恐怕在小白荆这个年纪来说,带他去游乐园玩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大伯母,你最好了,小荆喜欢你。”小白荆抬了抬头,对着苏青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在这一天中,苏青带着他玩了小白荆之前没有玩过的东西。

  “小荆,今天玩得怎么样?”当苏青带着小白荆回来时,白晨曦带着他来酒店餐厅吃饭,而一同来的,还有江月和苏青。

  最近因为公司里还有些事情要忙,他便没能顾得上小白荆,白晨曦的心里还有些愧疚感。

  “叔叔,小荆今天可开心了。大伯母带我玩了很多游戏,小荆还吃了冰激凌!”一听白晨曦这般询问,白荆便顿时激动地回答道。

  看着小白荆一脸高兴的样子,白晨曦嘴角微微上扬起来。他摸了摸小白荆的脑袋,表情一脸宠溺。

  “小荆开心就好,等明天再让大伯母带你去玩吧。”白晨曦轻抿了一口红酒,只见他冷眸一瞥,望向一旁的江月。

  此时的江月表情隐隐有些愤怒,她双手拿着吃饭的刀叉,微微有些颤抖着。

  她本来就因为这几日白晨曦囚禁自己的事情而生气,再看着白晨曦让苏青带着小白荆出去玩,江月的心里便更加觉得不舒服。

  “好啊,小荆很喜欢大伯母!”小白荆并未察觉到一旁的江月有什么异样,反而他童言无忌,直接将内心对苏青的喜欢给说了出来。

  虽然白荆并没有觉得怎么样,可在江月那里听来,是那么地扎心。

  “小荆,你喜欢大伯母,那大伯母以后经常带你去玩,怎么样?”坐在对面的苏青注意到了江月的异样,看着江月愤怒无比却又不能发火的样子,苏青心里觉得十分爽快。

  只见她一脸笑容地看着小白荆,对着他轻声说道。

  听了这话,小白荆心里更加觉得开心。他连连摇了摇头,看起来十分兴奋的样子。

  “弟妹,我带着小荆出去玩,你……没意见吧?”看着江月气得不轻的样子,苏青顿了顿,干脆故意转头向她问道。

  空气中弥漫着一阵尴尬的气息,白晨曦听了这话,也渐渐地将头抬起来,他望着眼前的江月,一直等待着她开口说话。

  江月被苏青这一句话顿时从自己的世界中拉了出来,江月微微一怔,眼神瞥向别处,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怎么会呢,大嫂,还真是麻烦你了。”最终,江月冷笑了一声,随后便低沉道。此时的她根本就没有权利决定任何事情,更别说……她想带小白荆出去玩了。

  这句话说出来时,江月心觉得一阵绞痛。看着小白荆这几天这么活泼开心的样子,作为妈妈的她根本不想扰乱了小白荆的兴致。

  可当江月又一想起这些快乐是苏青带给他的时候,江月心里觉得十分难过。明明自己才是小白荆的亲生母亲,她却不能够陪在小白荆的身边,陪着小白荆一起玩耍。

  白晨曦简直就是剥夺了自己当母亲的权利,在江月眼里看来,白晨曦这么做,就是故意的。

  就这么想着,江月心里对白晨曦的怨恨便更深了一层。她死死地盯着白晨曦的脸,一直沉默不语。

  “哎呀,那就好。弟妹,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听了江月的话,苏青轻笑了一声,随后便赶忙说道。她望着江月那张阴沉的脸,自然知道她是口是心非了。

  更)新{最M快B上(若年“。网0t

  在这之后的几天,白晨曦和江月还是一直处于冷战之中。江月依旧是被白晨曦给囚禁在房间之中,白晨曦也不出门,一直跟江月耗着。而小白荆则是每日被苏青带着出去玩耍。

  “今天小荆就先不过去了。”难得这一天早上白晨曦主动跟江月说话,他拉着小白荆的手,准备一起去吃早餐。

  “这是什么意思?”听了白晨曦的话,江月心里觉得有些意外,她望着白晨曦的脸,有些疑惑道。

  可在白晨曦说完那句话之后,他便一直沉默不语。等早餐吃完之后,他便吩咐李密将准备好的东西放在江月的房间里去。

  “今天有个商业晚宴,我要带你去,给你半个小时时间,赶快准备一下。”白晨曦走到江月房间门口,他靠在门上,随手指了一下放在床上的礼服,对着江月缓缓开口说道。

  今天的晚宴十分重要,白晨曦思索一番还是决定要带江月一同去。

  原来如此。

  江月瞥了眼放在一旁的礼服,心中冷笑了一声。她还正在疑惑为什么白晨曦突然有这番举动,原来这个男人只是要拜托自己罢了。

  “我不去,如果你缺女伴的话,就去找苏青吧。”江月勾了勾嘴角,望着白晨曦一阵冷笑。她拿起礼服扔在了白晨曦的怀里,随后便一脸不屑地说道。

  “我只给你半小时的时间,别做这些无用功,等会我派人来接你。”看白晨曦那冷静的表情,他貌似是早已预料到了江月的这个反应,所以看起来十分不以为然。将这句话说完之后,他便转身离去,随后又让李密在门口看守着,防止江月给逃走。

  白晨曦并没有过多的解释,那一如既往冷漠的态度让江月又气又急。她狠狠地敲打着房门,想让白晨曦跟她说清楚,可不论如何,还是没有人理她。

  而另一边,在另一间屋子里的苏青早已听闻了外面的动静。其实白晨曦要参加晚宴的事情,她前一天晚上便已知晓,所以也让人替她去准备了晚宴需要的礼服。

  苏青猜测,以江月的个性,她肯定是不会答应白晨曦的请求的。所以苏青便趁着这个时候,赶快穿起礼服,准备打扮好随时陪白晨曦去赴宴。

  可让苏青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将一切都准备好之后,白晨曦早已带着江月赶去了赴宴。

  “晨曦,听江月在闹脾气,晚上的宴会,我陪你去吧?”在不知道情况之下,苏青走到白晨曦房间门口,敲门轻声说道。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