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是来排练的,可是北之瑜也只是和主持人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出场顺序,之后便潇洒地离开了,留下莫利和宁嘉继续留在会场当苦力。

   隔天宁嘉到场的时候,正好看到几个工人在抬一架白色三角钢琴,他们的动作很轻缓,但似乎因为太过专注紧张于正抬着的钢琴,没有人注意到前方倒在地上的小马扎,宁嘉赶紧走过去帮忙拿到了另一边。

   负责搬运的大叔过来找宁嘉道谢的时候,他正在思考这个马扎凳好像是莫利昨天用忘记收起来的,要是让杨梅知道了,肯定又会把他数落一顿了,他可不想破坏朋友的甜蜜爱情,于是也让大叔不要放心上,别再提起。

   只是回想起来对方紧张的模样,宁嘉忍不住问了一句这钢琴是准备给谁用的。

   “是北家负责送过来的,应该是他们家的孩子要进行表演吧!”

   「北家。」

   宁嘉认识的北姓人只有一对双胞胎姐弟,而且看样子和其中那位弟弟的契合度还很高。

   对于北之瑜要表演什么节目,宁嘉有那么一点好奇,但他也没有去特意打听他之前的演出情况,只是继续少言寡语的跟着大活儿忙碌。

   冬日太阳总是下班得特别早,宁嘉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其他同学都已经收工去吃饭了。

   「难怪会被冷醒……」

   宁嘉搓搓冰凉的双手,并没有立即打算离开,他盯着舞台左边唯一还有灯光照着的那架钢琴,发起了呆。

   自己窝在座椅上睡着了,没有人发现他,也没有人找他。

   只有这架象征纯洁的白色钢琴,被光照耀着,安静地待在角落陪着他。

   「你也挺孤单啊。」

   起身坐到钢琴前,原本只打算摸摸琴面,可是当真的触摸到音键,不知不觉就按起来。

   宁嘉没有学过乐器,并不会弹钢琴,只能凭借记忆按出断断续续的音符。

   记忆中的音乐声停止,宁嘉的手指才缓缓停下,他忽然很想哭,心中有一股思念缠绕着他,轻柔却又实在地攻克着他的坚强。

   “这是什么曲子?”黑暗中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让宁嘉又惊又羞,立马从座位上站起来,“我不知道,我只是瞎弹……”

   “真的?”北之瑜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来,站到了凳子的另一边,“明明挺好听的。”

   “我小时候听妈妈……对,我妈妈,她很喜欢弹这段,我也很喜欢听……”

   宁嘉很认真的在回忆,所以没能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带上了哭腔,不过其中又有一些欣喜。

   只是听说钢琴运到了会场,莫利和杨梅今天都没能亲自到场,刚开完会的北之瑜才想顺路过来看看,却没想到会遇到宁嘉,听到他一下一下认真又痴迷的按键,看到他灯光下更显孤单单薄的身形。

   明明对方比自己还要大几个月,北之瑜却觉得他像个古怪又可爱的小孩,需要人照顾。

   “我来弹给你听。”

   对方没同意也没表示拒绝,只是呆呆地站在一旁,听北之瑜把刚刚自己瞎按的那一段完整地弹奏了出来。

  若年H;网~首发X0

   等到音乐结束,宁嘉才意识到尴尬,连忙摸了摸鼻子,“你怎么会过来?”

   北之瑜站起身,定定地看着又在自己面前低下头的人,“我来找我的琴。”

   “哦。”

   “你吃饭了吗?”

   “还没有。”

   “那走吧,”北之瑜勾搭过他的肩膀,“你请客,听我弹琴是要报酬的。”

   “自恋。”

   宁嘉知道北家小孩与众不同,但具体到什么地步他不清楚,也想不到若北之瑜自己愿意,一般人还真得用钱买门票去听他弹奏。

   但是,北之瑜没有再说其他,他只觉得宁嘉很特别,至少值得他花心思去记一段不成曲的音符,并努力去找原曲。

   等到圣诞晚会那天,秦博也特地翘课下午就赶了过来,北之瑜倒是一直没有出现在大家面前。

   “真是无情,好兄弟特意过来看他表演,也不见他的身影。”秦博摇头故作伤心。

   “你们和好了?”宁嘉不理他的戏多表演,只是奇怪他们这么快就和好了,难道是自己说的话影响了秦博?想到这儿,他不免有些难为情,害怕是自己多管闲事了。

   “对啊,多亏我们宁嘉提醒,才让我没有错失这段感天动地的兄弟情!”

   “之瑜什么时候有这么臭不要脸的朋友?”隔了2个座位的莫利发出疑问,让中间的宁嘉和姜晓东都不自觉地发笑。

   “抱歉哦,我俩从小玩到大的!”秦博气哼哼的回应,宁嘉忍不住小声嘀咕,“难怪一样自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众人打趣的时候,灯光忽然暗了下来,之前劲歌热舞的表演者早已下台,换上了一位一袭白裙的美女,她优雅安静地坐在钢琴前,没有人报节目,也没有人嬉笑,只有慢慢弹奏响起的钢琴声。

   第一排中间的几位聆听美妙旋律的时候,却都有些纳闷:这里不应该是北之瑜的表演吗?

   宁嘉更纳闷的是,白裙小姐姐弹奏的居然就是自己瞎弹的那段曲子!只不过自己的水平岂能和人家专业的相提并论。

   演奏进行到一半,钢琴声逐渐变缓,一声明亮又哀伤的小提琴声接入,北之瑜踏着光缓缓步入众人的视线,一身裁剪合身的白色西服,挺拔的身形,俊俏的脸庞,再配上动听传情的演奏,着实光彩夺目。

   演奏结束,响起的掌声与欢呼声也没能让宁嘉把视线从那个人身上移开,秦博以为他听迷糊了,开玩笑地转过他的脸,却发现他泪眼朦胧,嘴角却带着笑。

   “你怎么了?”

   “我没怎么啊,”宁嘉慌乱的擦着眼睛,“只是太开心了。”

   “为什么?”秦博听得出他语气里的喜悦,却不懂宁嘉眼神里的情感波动,“为什么开心?”

   “因为,我终于听到了完整版了,终于!秦博你知道吗,小时候我妈妈常常演奏这首曲子的,只是我一直记不太清了……”

   周围人都在继续看节目,或继续讨论闪耀的北之瑜,宁嘉有些兴奋的模样并不显得突兀,但是秦博却直觉地知道,他刚刚的眼泪和微笑绝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母亲……

   晚会结束,一行人浩浩荡荡准备去聚餐唱歌,秦博因为接到九哥的电话,临时有事不得不提前离开。

   走之前他送给宁嘉一个东西,说是之前生日礼物的补偿,也是今天的赔罪礼物。

   光线不好,宁嘉没能看清具体那是什么,只是安静地让秦博亲自给自己戴在手上,“告诉我的好兄弟,他今天还是很帅气啊!同样帅气的我有事就先告辞啦!”

   “少一个人我就能多吃点咯!”莫利故意气他。

   “那你帮我多坑他一点吧!”

   聚餐吃晚饭的时候,宁嘉显得很开心,似乎也和被莫利灌了几杯酒有关系,和谁都放得开有说有笑,但也不像之前那边刻意。

   一个步伐踩空后转转悠悠跌坐在座位上,抬起头却发现旁边就是北之瑜,“噗哈哈。”

   “笑什么?”

   “之前穿着白西服的王子,现在正在这喝萝卜汤,嘿嘿……”

   “是啊,”北之瑜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自己的白色毛衣,“而且你把我的汤撞洒了。”

   “哦,那真是对不起,”宁嘉说着就要伸手过来帮忙擦拭,就在他的手要碰到北之瑜的腹部时,手腕却被抓住了,“这是什么?”

   “嗯?手链?”之前穿着外套没发现,现在暖室内脱了外衣才看到,宁嘉的手腕上多了一条银手链。

   北之瑜没有松开抓着宁嘉的手腕,仔细看了看——并不是自己当时送的那份礼物,“我送你的那条呢?”

   “在盒子里,”宁嘉已经有些晕了,其他人也有些兴奋过头,没人注意到他俩现在的姿势有多暧昧。

   “这个呢?”

   “应该是…秦博给戴上的,”说着说着,醉意和困意袭来,宁嘉顺势趴在了北之瑜的肚子上,“他说是,补偿。”

   之后的唱歌活动,宁嘉和北之瑜都没有去,一个是已经醉迷糊睡着了,一个是说太累了,衣服也脏了,只负责请客,本人就不到场了。

   把宁嘉扶上车的时候,他显然不喜欢新的“床”,忽然乱动起来,嘴唇轻轻擦过北之瑜的脸颊,让人愣了几秒才继续帮他把安全带系好。

   北之瑜努力让自己不去在意刚刚那个偶然的亲吻,正准备启动车子,旁边躺着的家伙忽然又冒出一句清脆的声音,“谢谢你哦。”

   他不清楚宁嘉是真的睡迷糊了,还是已经醒酒了,只是看到他手腕上有些亮眼的手链,他选择了沉默,继续启动车子回学校。

   「太像了。」

  微信搜“1 ”,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