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北之瑜还是没有等到宁嘉再开口,他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时而皱眉,时而露出浅笑,现在却又是一副苦恼又可怜的模样,北之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自然放松地接受宁嘉所有的目光。

   但是这里人来人往,在医院电梯口待着总会给他人带来不便,他便伸手拉起已然失神的宁嘉的手臂走到了窗边。

   手臂被人拉住的时候,宁嘉才回过神来,也意识到自己居然对着宁嘉发愣想了许多有的没的,“不好意思……”

   “嗯?具体是指什么?”若是照常,北之瑜会就此打住,接受对方的歉意而离开,纵使他不好奇不过分关心他人的事,现在他也还是忍不住问了,而且用了显得有些居高临下咄咄逼人的语气。

   “让你大晚上还冒雨开车来接我,又送我来医院……”宁嘉没有抬头,他现在不敢看北之瑜的眼睛,怕再让聪明的对方透过眼睛看到自己那自卑又嫉妒的内心。

   “这没什么,”不知为何,北之瑜很不喜欢看到宁嘉这一副“真心感谢”的模样,不如之前的假客气或真天然,总给人与众不同的新鲜感和独特感,“也不是第一次了。”

   “是啊,”尽管第一次没有直接拜托他,但总归还是麻烦到人家了,何况这次就算是找他帮忙,宁嘉当时用的语气和态度也不对,被对方这样直接说出口,仿佛公开处刑,让人无地自容。

  Qv若Uc年J"网唯}一正●版#,F其U他,》都,是:D盗#版`0{

   “医药费我会尽快还给你的…真的谢谢了。”

   “不急,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看到鞋面干净的鞋子随着主人的动作而离开自己的视野,宁嘉才慢慢抬起头来,看着北之瑜离开的潇洒背影,不知为何忽然想到了当初他让自己请莫利吃饭的画面,那次自己笑得比哭还难看,也说着要还他医药费的话,可是到现在欠他的没还完,反倒是越欠越多,宁嘉是真的笑不出来了。

   就在宁嘉试着动动受伤的嘴角,努力扯出一个微笑的时候,北之瑜却又忽然转过身来,“你和秦博,是什么关系?”

   “嗯?秦博?”

   “T大的秦博。”

   “朋友。”宁嘉知道指的是哪个人,但他诧异北之瑜会再一次直截了当,指名道姓地问他与对方的关系,他们果然认识吗?

   北之瑜看到了宁嘉再次裂开的嘴角,还有他疑惑的样子,但是他都没再搭理,听到答案后就快步离开了。

   「什么新鲜感,特别感?呵,都是假的。」

   医生评价宁嘉“真能忍”的时候,不考虑立场与情感,北之瑜也觉得这人是坚强的,惹人心疼的。但只要一想到他和秦博的朋友关系,北之瑜就会心生厌恶,否定自己之前对宁嘉所有的认知,理智告诉他这样是不正确的,但情绪让他不想再招惹宁嘉。

   正在护士站敲击键盘编辑的小姐姐肯定也想不到,自己在朋友圈一番夸赞的这位冒雨送朋友来医院,礼貌沉着的大帅哥,会第一次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感到后悔。

   宁嘉轻轻晃了晃混乱的脑袋,去楼上看宁泉,去的时候对方已经睡着了,手里紧拽着一个青色布包。

   小时候就见过那个小包,只是不知道那里面是装了什么东西,宁泉也从来不让他碰。

   有一次小宁嘉差点就好奇打开了,一个晒衣杆重重的敲打在他的手背上,一下子就疼得他缩回了手,那时候宁嘉猜想那里面不是烟就是钱……不过无论是什么,他也不会再好奇想要打开看了,被打真的太疼了,能少莫名挨一点打就谢天谢地了,何必要主动去招惹呢?

   只是,宁泉早就没有工作,现在也戒烟戒酒了,还带着这陈旧的布包做什么?

   轻轻帮对方盖好被子,去问了医生他的病情,宁嘉就回到了自己的病房,他还得独自处理后续问题。

   哪些人打的自己?出于什么目的?接下来的课和打工要怎么处理?学校的调查结果怎么样了?医药费怎么办?北之瑜和秦博到底是什么关系?

   夜深的时候,雨终于停了。套间病房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呼吸声,宁嘉看着右边头顶的小夜灯,忽然想到一个词,叹了口气:孤苦伶仃。

  微信搜“1 ”,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