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越下越大,宁嘉躲在街边的雨棚下瑟瑟发抖,过路的人来来往往,步伐急促,没人注意到这边有一位被殴打过,还咬牙走过两个公交站,现在正努力站直身体的男生。

   原本接到他电话的北之瑜就很纳闷:这大晚上的,他不在寝室学习,也没有去打工,却主动联系自己帮忙,而且是送他去医院呢?

   等到了碰面地点,远远看到他缓慢挪动着步伐,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北之瑜更是百思不得其解,气不打一处来。虽然疑惑又生气,但他还是打伞下车了……

   接宁嘉过来时,握住他肩膀的手并没有用多大力气,他本人也没有发出什么不满的声音,北之瑜却清晰地感受到了他身体不自然的颤抖。

   “快,”等上车坐好,宁嘉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市一医院。”

   北之瑜心想:我可不是你的私人司机!却还是点头应了,并侧身过来轻缓的帮他系好安全带。

   看了看宁嘉有血迹的额头与嘴角,结合刚刚那明显的颤抖,还有走路都费力的双腿,北之瑜大概能猜到他是遇到了什么事,但他向来好奇心不重,也不是话多的人,就只是沉默着开车。

   车速很快,应该马上就可以到医院了,但现在这狭窄又带着水汽的空间,却让人格外尴尬。之前身体太不舒服,宁嘉光是忍耐不出声喊疼就已经很费力了,现在感觉逐渐麻木,脑子却变得十分清醒。

   「自己怎么会鬼使神差地就给北之瑜打电话了?」回想起来是因为自己身上没钱,受伤的身体也实在熬不住他冒雨赶到医院,所以他才用快没电的手机联系了北之瑜。

   对方是自己身边认识的,有车,且会常常开车出行的人,而且他的确也开车来帮自己了。但再想到自己打电话时,因为要掩盖疼痛带来的软弱无力,而故意大声吼出来的,绝对谈不上礼貌和善,完全是求人办事时不该有的语气……宁嘉现在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令宁嘉没想到的是,更丢人的事情居然还在后面……

   他赶到护士站,刚问清楚宁泉被送往哪一个手术室,就啪的晕了过去!他这一晕可把跟在身后的北之瑜吓了一跳,连忙帮他叫来了医生……

   “真是能忍啊!”北之瑜询问医生结果的时候,没想到第一句话居然是这样,“怎么说?”

   “头部受重物击打,暂未发现脑震荡后遗症,腹部,背部,大腿多处受伤,胃部和腰部更是有出血情况,一般人受这种伤早就休克过去,动弹不得了,你说他还冒雨走了很远的路程,这还不算能忍吗?”

   北之瑜沉默着,只是回头看了眼现在睡着还眉头紧锁的宁嘉,不知道他是太疼了,还是太累了……

   见他不说话,医生也不再多言,“你放心,安心休养几天就好了,年轻人身体的恢复力免疫力还是很不错的,不过也要记得多补充营养。”

   “好的,谢谢。”北之瑜交代了护士几句,去交了费用后又转去看望那位让宁嘉不顾受伤的身体,也要冒雨赶来关心的“宁泉”。

  》看+正y版}%章,@节上k若)w年J网0

   没想到见到的却是一位头包着纱布,腿打着石膏,正仰躺着的中年男子。

   不过,这也在北之瑜的意料之中:宁嘉说过他没有谈恋爱,能舍命关心的也不一定是情人……

  「那这位……」

   “宁叔叔,您好,”北之瑜打断了对方对自己身份与来意的探索,主动打招呼道,“我是宁嘉的室友,北之瑜。”

   “哦……”

   “宁嘉……”原本打算实话实说,但不知怎么地,一想到宁嘉着急的样子,还有这位男士之前看向门口一脸期盼的表情,北之瑜默默感叹了一句「真像」,就改了口,“他因为淋雨有些感冒,怕传染给您,现在在楼下打点滴,让我过来先探望一下…您身体怎么样?”

   “感冒啊…严重吗?哎,同学你坐吧,”宁泉费力地想招呼北之瑜坐下,“我就是没赶上绿灯又走得急了点,就被车撞了,不过没事了,没事!”

   除了必要的礼貌与习惯性的教养,北之瑜其实并不习惯和人寒暄日常,尤其是面对长辈,现在一时之间他也只能点头应着,还好宁泉急于了解一些事情,倒是显得有点啰嗦话多。

   “我赶来其实是因为学校老师联系我了,说宁嘉弄虚作假,故意蒙骗同学与老师,要接受很多检查,我这不一着急就连忙赶过来了,只是半路车坏了,所以晚点了,接着又出车祸了……不过这些不重要,宁嘉从小没有妈妈照顾,但他绝对不是会骗人钱财的孩子,北同学是吧?你们学校现在检查的怎么样了,会不会有处分啊?这孩子那么刻苦读书,都是自己挣钱交学费,可不能受这般不公啊!”

   “您放心,大家都知道他的为人,现在学校也调查得差不多了,绝对不会让宁嘉蒙受不白之冤的。”

   「虽然他今晚好像就受了委屈……」北之瑜又回答了宁泉一些问题,等护士来给他上药,才借口抽身,准备去看看那位受了委屈的好孩子醒了没有。

   宁嘉醒是醒了,就是不想起,原本受伤的身体一旦放松下来,接触到柔软平坦的床铺,就不愿离开了。像人过了一段舒适日子,就很难再过苦日子了一样。

   不过,他还得去看宁泉,还得想办法补交医药费。听照看自己的护士姐姐说,是一位大帅哥送自己过来的,还安排了营养餐……

   他可不想再麻烦北之瑜了。

   刚等到电梯下来,一打开却正好看到北之瑜略显疲惫却依旧帅气的脸。

   “你去哪?”出乎意料的,两人异口同声地问了同样的话。

   “我……”对宁嘉来说,说自己是宁泉的儿子很容易,承认对方是自己的父亲,却很难。

   北之瑜像是看出他的不自然,接过话简单讲了下自己刚与宁泉的交谈。

   看着面前这位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人,他有着高大帅气的身形容貌,自信大方的谈吐举止,聪慧的头脑,显赫的家世,果敢的胆识……

   面对这样像小说里王子一般的北之瑜,宁嘉是羡慕的,嫉妒的。

   不过,王子也有坏脾气,他情绪变化大,他睡觉有太多金贵习惯,他并不是真正的天才,他也有不喜欢吃的菜……这些又让宁嘉觉得他并不是遥不可及高高在上的人,只是同自己一样普通的大学生。

   在自己心情不好时,生病时,受到惊吓时,被捉弄时,需要帮助时,却又是他在换角度换方法地进行开导,给予不让人觉得有负担的照顾,还有那从小细节都透出的安慰……就连今晚,不告知前因后果就朝他吼叫,就让他冒雨开车送自己来医院,他也来了,甚至到现在都没有问他为什么,并且帮自己垫付了医药费,很好的缓和了他与宁泉之间的尴尬……

   「换做是自己,我做得到吗?」

   宁嘉不敢再想下去,他也不清楚究竟要怎么还北之瑜这一份人情,好像从一开始面对他,自己一向待人处事的方式就都不奏效了,他一次次打破自己的原则,一次次扰乱自己的心情……

  微信搜“1 ”,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