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与月曦的那番打斗,此时的道士早已身负重伤。连滚带爬的回到了自己的道观,还没来得及开门,便两眼一黑晕了过去。再次醒来到时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眼前出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我怎么会在这儿?”看着像自己缓缓飘来的男子,道士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泪光。

  “路过你的道观,发现你晕倒在了门口,便顺手把你捡回来了。”男子飘至道士床前,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总算有些起色了,也不枉本座浪费的那些天灵地宝。”

  还是像以前一样,欠揍的语气还是像以前一样令自己欲罢不能。看着眼前这令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道士咬着嘴唇轻唤了一声:“醉君~”

  原本十分的惹人怜爱的动作,却在道士的那张沧桑大叔脸的衬托下,变得无比滑稽,看的醉君直皱眉头。

  “清风,我记得你以前长得挺好看的呀,怎么如今变得这般丑?”醉君坐在床头将人搂在了怀里,一手环住人的纤腰,一手摸上了清风的脸。使了个巧劲儿,轻轻一撕,果真撕下了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

  褪去了伪装露出了道士原本的模样。唇红齿白,眉目如画,虽不是女子却比女子更美上几分。

  醉君怜爱的看着怀中的人儿忍不住在她眉间印上了一吻:“乖乖,你还是如以前一般令我着迷。”

  “醉君,有的时候,我真的看不透你。”抬头对上了醉君充满笑意的双眸,听着他这半真半假的情话,清风的眼底闪过一丝落寞。“你为何要躲着我?”

  “哎~”醉君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语气之中多了几分愧疚:“终究是我害了你,我又有何脸面再做你的枕边人呢?”

  原来这清风道长本是天帝的第六个儿子,身份尊贵。本应受万民景仰的他,却偏偏喜欢上了一个作恶多端生性风流的野鬼王。因此便常常偷跑下界,与其私会。一次两次倒还好,次数多了便被天帝发现了蹊跷。

  那次二人正在行鱼水之欢,刚好被奉命前来寻人的玉溪仙子撞见,于是乎天地震怒,誓要踏平鬼界,活捉野鬼王。后来清风以死相逼才暂时免去了野鬼王的死罪,但条件是要他前去凡间捉拿同样穷凶极饿的万妖之王——月曦。

  当清风下界来寻野鬼王之时,却发现她早已没了踪影,还留书一封要与自己断绝关系。于是乎,万念俱灰的清风便找月曦拼命去了,然后就上演了,开头二人斗法的那一幕。

  “你本是多情之人,那么多娇艳的美人儿,都不为你所动,我一个男子怎能讨你喜欢。”以前的醉君生活作风并不好,身边总是围着一堆花儿粉儿莺儿燕儿的,也难怪清风会吃醋。

  听到他这犹如撒娇般的话语,醉君不由得苦笑了一声。自己这哪是喜欢呀,明明就是陷进去了,不然哪能“狠心抛弃他”之还天天往他的道观跑,只为远远的看他一眼以慰相思之苦。

  “喜不喜欢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里只为你而跳动!”醉君拉着清风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胸口,臭不要脸的在人的耳边说着令人脸红的情话。

  “骗人!”清风红着脸抽出了自己的手,嘟着嫣红的小嘴,佯装生气道:“你都死了几千年了那里怎么可能还会跳!”

  “不信你摸呀!”醉君再次交清风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处。故意挺胸蹭了蹭清风的手掌,不安好心的问道:“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吧?”

  “你……”清风小脸儿一红,别过头去娇嗔道:“真不要脸!”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看着清风嫣红的小脸,醉君实在是不愿再做柳下惠。轻轻翻了个身,将人压在身下:“乖乖,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开始了。”

  清风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望着身上的男人,软软的推了他几下,诺诺的摇头:“不要,身上会疼的~”

  “你身上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不会痛的。”醉君伸手解开了人儿的衣带,摸着人儿身上新长出来的嫩肉,轻声安慰着这个怕疼的小东西。

  “不是这里啦~”清风满面含chun的嗔了醉君一眼,羞答答的说:“这么久没zuo,那个地方会疼的……”

  听他这么一说,醉君恍然大悟。拍了拍人儿的小pp,调笑道:“咱们多‘恩爱’几次就不会痛了~”

挽卿说: 之所以拖更这么长时间,是因为我一直在考虑,到底要不要写双女主双男主。因为我觉得一对女主真的是太单调了,所以临时决定,加一对男主。毒舌傲娇风sao攻×乖巧可爱美艳受,不知道这样子的搭配,你们会不会喜欢呢? 这一章写得的确有些仓促,有什么逻辑不合或者是语句不通的地方,请大家多多指教。另外喜欢的小宝贝可不可以留个赞赞和评论呢?顺便点个订阅和关注可好?爱你萌,m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