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乐晨的助理几天前找到了楚天暮,他实在没了办法,这才找到了楚天暮,希望楚天暮能帮帮他。

  “你找我有什么事?”

  楚天暮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

  他虽然知道这个人就是梁乐晨的助理,只是一时之间不知道,梁乐晨的助理找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

  “楚总,我知道你跟我家梁总是朋友,您能不能劝劝他?这段时间他咳得很厉害,身体也不好,却还是天天泡在酒吧里,我担心他的身体会受不了。”

  助理以前只知道梁乐晨听宋安易的话,现在宋安易下落不明,只能寄希望于楚天暮了。

  就算希望渺茫,也要试一试。

  楚天暮皱了皱眉头,俨然没有想到,助理是因为这个原因找到他的。

  毕竟他怎么都料不到,自己如今竟然成了劝梁乐晨的人。

  “我就算说了,他也不一定听我的话。”

  他淡淡开口,并不想揽下这个事。

  助理看到楚天暮无动于衷的样子,只好住了口,离开了办公室。

  楚天暮那天虽然拒绝了助理的话,这段时间却还是时不时的打电话给梁乐晨,劝他不要整天喝酒。

  他毕竟救过宋安易几次,楚天暮到底还是念着旧情,没有看着他就这样萎靡不振的沉沦下去。

  “又在酒吧喝酒?”

  楚天暮看了看时间,他最近工作很忙,所以下班的时间基本是晚上十点以后了,看了看时间,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喝了点。”

  梁乐晨说话的语气已经明显不对劲了,却还是强撑着说自己才喝了一点。

  楚天暮知道他说喝了一点,那么肯定是喝了有六七瓶了。

  一想到这里,他只觉得头痛的厉害,想不明白梁乐晨之前那么偏执的性格,怎么就成了现在这副幼稚至极的样子。

  “赶紧回去睡觉,我也忙着回去看孩子。”

  楚天暮这段时间给保姆打了招呼,让她在他没有回家之前就一直留在家里照顾好孩子。

  所以他并不是特别担心,现在最关键的是要说服梁乐晨回家,他可不想梁乐晨以后就成一个醉鬼。

  “知道了,你比我妈还要啰嗦,真麻烦。”

  梁乐晨念念叨叨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刚起来就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

  正准备自己就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出丑的时候,被一个陌生人给扶了起来。

  他悻悻然的道了谢,这才恢复了点精神,打了个车回到家里,倒头就睡。

  楚天暮解决了梁乐晨的问题,这才回到了家里。

  他按了按门铃,保姆立刻过来把门给他打开。

  “楚先生,您回来了,小少爷刚刚睡着了,要不要把他叫起来?”

  保姆接过楚天暮脱下的外套把它挂在一边,给他汇报孩子的情况,又问了一句要不要把孩子给叫起来。

  楚天暮知道是自己这段时间太忙了,所以冷落了孩子,现在孩子已经睡着了,又怎么可能把孩子给叫醒?

  “既然他都睡着了,那就别把他给叫醒了,你先回去吧。”

  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挂表上的时间,都已经这么晚了,保姆现在也需要好好的休息。

  保姆点了点头,出了门,顺带把门给关上了。

  楚天暮简单的洗漱后,先到了孩子的房间,看到摊开一半放在床头柜上的童话故事,轻轻笑了笑,合上放回了书架上。

  他走到床边,看到睡着时还微微皱着眉头的孩子,心下忽然微微疼了一下。

  这孩子最像他的一点,就是喜欢皱眉头。

  就连睡梦里,都没有一点眉头舒展开的迹象。

  他抚了抚他的眉头,又蹑手蹑脚的给他盖上被子。

  楚天暮知道自己这几年对孩子亏欠甚多,没有尽好一个父亲的责任,总是忙于工作,不能抽出太多的时间陪在孩子的身边。

  对于这一点他向来都是觉得极为愧疚的,只是他不知道,如果放下工作,自己应当用什么方法,去压抑住心里不断翻涌的痛苦情绪。

  他在床边站了许久,最后叹了口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望着空荡荡的天花板,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许许多多的画面。

  只是这些画面,无一例外,都跟宋安易或多或少有些关系。

  他很想知道,宋安易现在到底过得怎么样,他很害怕,宋安易在外面会被人欺负,或是过的并不好。

  楚天暮给孩子取了个小名叫乐乐,希望他能永远开心快乐,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最“W新t章j节上#F若'}年j"网~}0

  乐乐一大早就醒了,他把自己上学需要用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乖乖的坐在餐桌边吃饭。

  保姆准时到了楚家,做好了一大桌子的饭菜,乐乐一边吃饭一边抬头张望着楼梯口的方向。

  今天有些特殊,楚天暮以前醒来的时间都很规律准时,很少会发生今天这种情况,到了该起床的时间还没有下楼来吃早饭。

  “林阿姨,爸爸怎么还没有起来?”乐乐奶声奶气的开口问道。

  他圆溜溜的眼睛里闪烁着疑惑,似乎想不明白楚天暮我现在都还没有下来吃饭。

  这段时间,他跟楚天暮见面的时间很少,只有早上吃饭的时候可以见一面,所以他才那么的不安。

  保姆也不知道楚天暮怎么回事,刚想开口让乐乐上楼去把楚天暮给叫醒的时候,楚天暮就一脸疲惫的下来了。

  他昨晚一整夜都没有睡好,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快要迟到了心情很是微妙,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无力感。

  “爸爸,你今天迟到了!”

  小家伙气势汹汹的看着他。

  只是,虽然他努力的摆出一副凶狠的样子,精致可爱的脸还是让他看上去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爸爸知道了,以后再也不会迟到了。”

  楚天暮看到自己的儿子,精神这才好了点,嘴角含笑的保证道,以前说这句话的都是小家伙自己。

  没有想到,有一天,轮到自己的爸爸说出这种保证的话,他顿时有种长大了的自豪感,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我今天没有迟到哦。”

  乐乐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亮晶晶的眼神,看着楚天暮,话里话外都是求表扬的意思。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