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宇辰,都怪你!”白芷夏慌慌张张的起床刷牙洗脸。

  苏宇辰则一手揽住白芷夏的腰把她抱回来,贴着她的背俯在她耳朵旁说道,“急什么,老婆昨天舒服吗?”

  温热的呼吸打在白芷夏的耳朵上,瞬间激得她耳朵通红。

  白芷夏一想到昨天,就恨不得把头埋进被子里,昨天苏宇辰对她温柔至极,一声声老婆更是叫得她难耐不住,不停的求苏宇辰满足自己。白芷夏没想到自己居然爱苏宇辰爱到这般模样。

  “哈哈,”苏宇辰笑着放开白芷夏,昨天小女人的需求极大满足了他的征服欲,于是今天心情也非常好,便也不急着打趣白芷夏了。

  毕竟万一小女人被逼急了不让他吃了可不好。

  “白芷夏你还没好吗?”唐清儿快要被逼疯了。

  “马上马上。”白芷夏一手拿着包一手穿鞋,怎么也穿不好,苏宇辰在一旁笑出了声蹲下来帮她穿好鞋子。

  苏宇辰的笑声通过手机传到了唐清儿的耳朵里,一点苦涩蔓延开来。

  算了,她狠狠的摇摇头,逼迫自己别想了,今天还有大仗呢,必须得打起精神应对,不然让陆天明察觉到了可不好。

  $最f新章{节上"若Z年.网0

  苏宇辰看着远处的唐清儿,有点疑惑,他以眼神示意白芷夏。

  白芷夏只朝他点点头。

  “走吧。”白芷夏一手挽着唐清儿一手挽着苏宇辰。

  苏宇辰觉得今天过得特别莫名其妙,比如某个小女人拉着自己逛街,止不住给自几试衣服但是又不让他买。

  又比如明明唐清儿就在身边白芷夏却非要去情侣餐厅吃中饭。

  又比如,一向很久照顾身边人的情绪的白芷夏这次居然让前不久明明对自己抱有爱意的唐清儿给自己和白芷夏拍照,仍唐清儿一个人在那。

  苏宇辰几次欲言又止,但又想到小女人说过了这是演习也就不好问什么,总之这一整天都过得实在奇怪。

  旁人看到这三人估计只会看到一个一脸纠结的苏宇辰,满脸笑容的白芷夏,和总会偷偷翻白眼的唐清儿。

  这傻笑的姑娘估计不知道旁边这个女人看上了他男人吧,看见这三人的人心里都这么想。

  “呼,任务完成了!”白芷夏找到一家奶茶店坐下,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苏宇辰细心的给她买了杯牛奶,说道,“饿了吧,休息会,回家吃饭吧?”

  “好。”白芷夏靠在苏宇辰怀里,点点头。

  唐清儿也终于不用翻白眼了,靠在沙发上笑,“你们啊,这狗粮撒的可真足。行啦!”

  唐清儿起身,拍拍手,“我也该走了。”说完就走了,走的时候还不忘朝白芷夏眨了下眼。

  白芷夏挥手,却被苏宇辰一把抓住,苏宇辰抱住她,问道,“说吧,你们在玩什么?”

  白芷夏想了想,笑了一下,“秘密!”

  陆天明办公室门前,唐清儿深呼吸三下,迅速调整好情绪,边推门而进。

  “我真的受够了白芷夏那女人!”

  “怎么了?”陆天明从电脑桌前抬头看唐清儿一脸怒容,关心的问道。

  “你是不知道啊!气死我了,白芷夏那女人明知道我喜欢苏宇辰,这次还把我们两个都拉出来玩!”唐清儿走进陆天明,说到愤怒的地方一把掀了陆天明办公桌前的几叠文稿。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唐清儿迅速的走到陆天明身边捡起文稿整理好放在桌上。陆天明不动声色的点了下鼠标说没关系。

  “真的是服了,白芷夏能嫁给他不就因为她爷爷吗?要不是她爷爷和苏家老爷子关系好,苏家少奶奶的位置哪轮得到她?有什么好得瑟的!”唐清儿转过头不在看陆天明的电脑,气愤的嚷嚷道。

  “那我之前和你说的……”陆天明沉声说道,女人尖锐的声音刺得她耳朵有点疼。

  “我答应你,”唐清儿吼道,好像现在白芷夏出现在她面前她就会把最白芷夏大卸八块一样,“她白芷夏算什么!屁的闺蜜!”

  “说吧,你的详细计划是什么,下一步是什么?”

  陆天明抬头看她,定了一会,说道,“我现在说,你听好了。”

  “你可以……”

  “千万要谨慎,一步错步步错,想要得到苏宇辰,就听我的。”陆天明不住的提醒道。

  “好好好。”唐清儿陪着笑,活像一个受、贿的奸商。

  陆天明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又继续看着电脑屏幕,意思是她可以走了。

  出了陆天明办公室,唐清儿立马给白芷夏发了个微信,“第一步,计划完成。”

  想到陆天明诱惑她联合他一起破坏白芷夏和苏宇辰感情的话语,唐清儿不住摇头,如果是以前,自己也许就会傻乎乎的信了吧,唐清儿心里感叹,如果不是有白芷夏,自己也许就成为了陆天明的一枚棋子。

  刚刚唐清儿是故意将那叠文稿掀翻的,虽然陆天明察觉到了什么关掉了页面,但唐清儿还是看到了,那个页面上有几张照片,是她和白芷夏还有苏宇辰三个人白天在一起玩的照片,从照片的视觉来看,有人跟踪他们,而且距离非常近。

  虽然自己和白芷夏说对苏宇辰的感情是钦慕,但是到底是什么只有自己心里才清楚,而且倾慕,也是一种喜欢,是一种比单纯的因爱产生的喜欢更为强烈的情感。这是一种更加不理智的感情。爱是双方的,而倾慕则是孤独的。

  陆天明这个人真的是精明的可怕,唐清儿想起刚刚去看他电脑屏幕的那一瞬便感觉后怕,想来陆天明当时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但是因为自己以前并没有表现出别的什么,所以他对她还是很信任的。只是之后做事还是更应该小心谨慎。

  “真的是太好了!”收到消息的白芷夏在床上打滚,看来陆天明也不是那么可怕嘛。这第一步完成了,接下来只要小心一点,扳倒他还不是那么困难的。

  于是唐清儿和白芷夏这两人又计划了一番,今天还有场戏等着他们,即使这场戏只有一个观众陆天明,不过这也要让他们用尽精力去对付。但是一个是为了自己的闺蜜,一个是为了保卫自己的爱情,便足以值得了。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