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在身上,只觉得每个毛孔都十分的舒服,好像在肆意的吸收着氧气一般的,看着海上的风景,柳挽沁只觉得整个心胸都开阔了不少。

  而阳光洒在身上也是十分的舒爽,没有特别炎热的感觉,只是觉得很温暖,把身上的沉闷都一扫而空了。

  唯一不足的,就是站在船舷边上有点不太稳,觉得头有点发晕,不敢太往边上去看,只敢靠后一点的站着。

  正在柳挽沁沉浸在远处的风景之中时,听到了有两个女人的谈话声,而且越来越近,一时便下意识的想要躲起来。

  来回找了找之后,看到了左后方有一个桌子,上面摆着香槟塔,如果躲在那里的话,正好就可以完全挡住,不会被她们发现。

  生怕发出声音的柳挽沁提着裙子慢慢的往前走着,头上的装饰品在此时显得格外的多余。

  踩着高跟鞋走在上面总会发出沉闷的咚咚声音,柳挽沁也只能踮起脚来,慢慢的往前走着。

  只听声音越来越近,柳挽沁刚刚走到了香槟塔后面,就听到那两个女人已经走了出来,声音一下子就变得清晰了许多。

  柳挽沁忍不住探出头来偷偷看着,却觉得头上的东西实在是不方便,便轻轻的摘了下来放在手边。

  随后又看着,虽然并没有看到正面,却也可以从背影看得出来,确实就是先前的那个女人。

  只见她和另一个女人,一人手里端了一个高脚杯,正背对着自己聊着天。

  那红色的高跟鞋的跟看起来能有十五厘米,像是踩了个高跷一般的,而另一个女人的高跟鞋则是黑色的,看起来没有那么的张扬,却也是极其引人注目的。

  “若…年网永Q久^免费S看U,小K%说IA0=

  随后还能看到的就是两个人的发型,一个是盘在脑后的,略有凌乱却十分知性优雅,而另一个则是先前那个女人,发型和高跟鞋颜色一样,都是那么的张扬。

  没想到下一秒传入柳挽沁耳朵里的声音,又是那个女人。

  “那个什么柳挽沁,真不知道是没有自知之明吗?竟然赖上了林珂,啧啧啧。”

  而另一个女人听了之后淡淡的笑了一声,看着远处的风景,摇了摇手中的高脚杯,随后一抬头便一饮而尽。

  随后便附和着那个女人的话,说道:“我们哪能知道,林珂也真是的,那么精明的一个人,难不成被她下了迷魂术不成?也不看看她能不能配得上自己。”

  说完之后,那女人把胳膊放了下来,而高脚杯的杯口朝着底下,杯子里剩下的一滴红酒顺着杯壁缓缓地流了下来,直直的落在了地面上。

  那女人看着她喝完了杯子里的红酒,便也是一口气喝完了自己酒杯里的红酒,说道:“日久见人心,林珂也总会看透她,发现她不配自己的。”

  说完,那女人便缓缓地转过了身。

  而柳挽沁看到也是立马把身子给缩了回来,听到了她们说的这番话,她只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沮丧两个大大的字直接写在了脸上。

  只听到那女人又说了一句“走吧。”紧接着就是一阵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

  这时柳挽沁才舒了一口气,慢慢的站起身来。

  谁知,心里只想着刚刚她们说的话,一个没注意,肩膀便碰到了摆着香槟塔的桌子。

  意识到事情不妙,柳挽沁就伸手去抓,却也于事无补,不仅没能阻止这场意外的发生,还被从头到脚洒了一身的香槟。

  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加上刚刚她们说的话,柳挽沁只觉得自己现在确实像她们说的那样,根本配不上林珂。

  而柳挽沁却忽略了自己刚刚撞到香槟塔时,发出的那声巨响。

  那两个刚刚离开的女人却注意到了,明明刚刚在这里一个人也没有,突然就这么大呢动静,立马就折了回来。

  一出来就看到了蹲在地上浑身湿透的柳挽沁,只见她现在狼狈的不行,头发还在滴着水,衣服也是被香槟给打湿了。

  高跟鞋也因为刚刚太过慌乱,歪歪扭扭的倒在一旁,地上又是一堆高脚杯碎掉的玻璃渣,只要柳挽沁挪动一步,就可能会踩到玻璃渣。

  先前那个女人实在没有想到,自己折回来竟然可以看到柳挽沁如此狼狈的一面,不由得心里暗爽。

  轻轻的一抬手,就把自己手里的高脚杯扔在了柳挽沁的身旁,清脆的一声把柳挽沁吓得抖了一下。

  “哟,我当这是谁呢?这不是柳大小姐吗?这是改行来当小丑了吗?”那嗲声嗲气的声音又一次在柳挽沁的耳边响了起来,让人听了之后忍不住的起鸡皮疙瘩。

  而另一个女人虽然一句话也没说,却也是在一个劲儿的笑着,给了柳挽沁无形的压力。

  柳挽沁自然也没有太过于懦弱,随便把自己头发整理了一下,就看着那女人顶道:“你们在背后乱嚼舌根,就不怕万一林柯听到了饶不了你们吗?”

  “我当你有什么能耐呢?原来也只是仗着林柯帮你出头才敢如此嚣张啊,不过你终究不会是他的女人,你根本配不上他。”黑色的高跟鞋也在甲板上狠狠的跺了下。

  听到另一个女人这么说,柳挽沁知道自己要是一味的隐忍,她们只怕会爬到自己的头顶上。

  于是便挺了挺身子,轻蔑的笑了一声,看着之前的那个女人,装出得意的样子看着她说道:“我不配林珂,可他偏偏喜欢我,你配得上他,你倒是让他喜欢你啊?”

  听到柳挽沁这么说,那女子只觉得她这是在赤裸裸的挑衅自己。

  一时就按耐不住了自己心中的怒火,脸就变得通红,眼里好似就要喷出火来把柳挽沁烧着了一般。

  张牙舞爪的就朝着柳挽沁冲了过来,那副样子,像是要把柳挽沁给活生生的吞进自己的肚子里一般一样。

  抬起手就朝着柳挽沁的脸打过去,不料却被柳挽沁给一把抓住了她打来的胳膊。

  另一只手直接就打在了那个女人的脸上,她脸上立马就显出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