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刚才没有听错吧,她怎么好像听到了宁席深的声音。

  E看正版J章eh节上。)若b年网#0☆^

  看了看里面的人,然后又看了看车牌,这车牌号码怎么有些眼熟,好像在公司里见过。

  在宁氏能开得起路虎的高层没有多少人,况且这个车型的也只有宁席深了吧,宁席深……柳挽沁这才猛地抬头,这么说的话,刚把叫自己的人是宁席深才对。

  “宁总好!”看到柳挽沁一系列有趣的反应,宁席深的笑意更是藏不住了,平常都是穿着白大褂一丝不苟的样子,什么时候见到过穿着休闲装的她,嘟囔着资本家了。

  宁席深问:“在这里干什么呢?”

  没办法,柳挽沁只好把照顾完朋友的母亲,现在才有时间打车回家的事情说了出来。

  其实宁席深的电话还没有挂,那头时不时传来朋友的声音,“宁席深,你到底来了没有,用不用我让人去接你?”

  没想到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我这里有朋友你等一下。”随后把蓝牙耳机拿了下来,柳挽沁见他还在打电话,以为他还在忙,于是说:“既然宁总还在忙,我就不打扰了。”

  惹不起,难道我还走不起吗?遇到宁席深总没有什么好事,柳挽沁心中想,想趁他没有反应过来赶紧走,没想到宁席深放下耳机以后就开车追了上来。

  宁席深隔着一扇门对柳挽沁说:“上来吧,天色这么晚了,公车应该能很难等到才对,我送你吧。”

  柳挽沁急忙拒绝,说:“怎么敢麻烦宁总,我还是打车回去……”

  没想到他用命令的语气对自己说:“这是上司的命令,让你上来就上来。”

  柳挽沁被吓得愣了一下,自己怎么上的车都不知道,直到看到宁席深棱角分明的脸庞,才敢确定这是真的。

  随后开始思考起来,自己是不是应该买一辆车了?嗯,明天就去买!

  另一边,还在酒吧的朋友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宁席深这种没有感情的人居然也懂得载美女了?看来这个人身份没有这么简单才对,其他人见他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还以为他又被宁席深怼了,在一旁起哄着。

  没想到下一秒,他回过头来惊讶地说:“宁席深居然让女人上了他的车,简直不敢相信!”众人也是被吓了一跳,就连那个宁老夫人喜欢的锦月都没能上过宁席深的车,现在居然有了其他的女人,接着一片唏嘘。

  半个小时后,宁席深把柳挽沁送到了她小区的楼下,车子刚一停下,柳挽沁就急忙打开车门跳了下来,对车里面的人说:“谢谢宁氏亲自送我回家,天色不早了,还请宁氏小心回去的路。”

  说完急忙想走的时候,又被宁席深黑逮住了。

  “怎么?不打算请我上去喝杯茶吗?”上司不仅送自己回家,还要到自己家喝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算没有什么,这次要是再被拍到的话,可就真的百口莫辩了。

  “还是不了吧,我可不想再上一次报纸了。”

  听到她这么说,宁席深这才反应过来,也不强求,改口说:“你上去吧,我看着你。”

  这次扭不过他,柳挽沁只好转身上楼。

  柳挽沁刚到门口,隔壁阿姨突然出现,一脸八卦的样子说:“怎么?那是你男朋友?”

  柳挽沁急忙否认,开玩笑,她躲他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像是男女朋友,“阿姨您可别乱说,刚才那可是我的上司。”

  没想到听说宁席深是上司以后,隔壁阿姨的眼睛更是雪亮,一脸了解的样子说:“我都懂,办公室恋情嘛,而且你上司开的可是路虎。”

  柳挽沁听了只觉得头疼,直接说:“阿姨我还有事,先回去了啊。”

  不等阿姨再说话,柳挽沁飞快关门,这才松了口气。

  而楼下的宁席深直到看到柳挽沁开灯,默默地记下第几层以后,这才驱车离开。

  经历了难熬的一天,柳挽沁只觉得自己快要虚脱了。

  刚才在车上的时候,自己紧张得浑身都绷得死死的,现在一放松下来,只觉得肌肉酸痛,刚想好好休息一下的时候,手机翁地震了一下。

  柳挽沁地拿起手机一看,上面显示写伊琦邀请自己视频。所以只好重新坐直身子,拍了拍自己的脸,假装一副很有精神的样子这才划开了接受的按键。

  下一秒,哭泣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把柳挽沁的耳膜震了一下,急忙拿远了一点,随后就听到了伊琦哭着说:“挽沁,我好傻,真的……”

  不用说,柳挽沁都猜到了,她一定又是失恋了,可还是关心地询问原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听那边的人边哭边说:“我跟他分手了,他根本就不懂我,我只是想要买一个包而已,他就说我无理取闹,要跟我分手,我一气之下就甩了他,”

  柳挽沁颇为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

  之前伊琦有过一任男朋友,因为没有同意给她买限定版的口红,她便大闹了一场,两人最终不欢而散。

  虽然柳挽沁曾经跟她提起过这个问题,可她根本听不进去,所以一次又一次地犯着同样的事。

  “可是我现在又后悔了,我还不像跟他分手,怎么办,”

  此时柳挽沁虽然已经累到不行,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但还是安静听着伊琦说话,问道:“你想怎么解决呢?”

  伊琦不知想什么,一边说着想和好,话到了嘴边又变了卦。不停地和柳挽沁吐槽男友的事情,伊琦又说:“不,我不要回去,他这么花心,一定又有了女朋友才对,我才不要回去。”柳挽沁又是象征地安慰了几句。

  “要是他回来找你和好,你就同意了吧。伊琦,我今天太累,我们有时间再聊吧。”

  可以听出,伊琦非常不愿意的,仿佛还没有说够,“好吧,那你好好休息。”随后依依不舍地挂断了电话。

  柳挽沁像解放了一般重新躺下,看着挂断的屏幕,她陷入了沉思。

  感情的世界,她真的是不懂。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