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候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快要等得不耐烦的战墨琛,正准备起身闯进去诊室里看看到底还要多久时,广播喊到了叶倾心的名字。

  及时拉住了战墨琛的衣摆的叶倾心,抓着挂号纸,起身走进了内科诊室里。

  坐诊的是一个中年大叔模样的大夫,看来应是学术十分精湛,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大夫的脑袋都成了地中海了。

  大夫弄了弄鼻梁上的老花镜,稍稍低了头,错过镜片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叶倾心,尔后按照正常的程序开口询问:“有什么不舒服的?”

  叶倾心走到了大夫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来,仔细向他描述了自己最近的症状,跑医院的次数不算少的她,很懂套路地把自己有胃病的病史也说了出来。

  “嗯,应该是胃病犯了,给你开一些护胃调理的药,回去吃几天,没事就不需要回来复诊了。”

  内科诊室里坐诊的大夫,仔细听完了叶倾心的描述以后,没有做什么检查,拿起笔就在处方纸上开方。

  “光凭几句话你就下诊断了?不需要做什么检查吗?这么随便开药,万一把人吃坏了怎么办?”

  陪同着叶倾心一同进来的战墨琛,一直站在隔壁静静地看着听着,以为大夫会给叶倾心做个具体的全身检查,或者是有针对性的检查项目。

  可他万万没料到,这名大夫居然就凭着她的几句描述,就下诊断开药了。

  认为大夫的判断有误的战墨琛,对此提出了质疑。

  闻言,大夫放下了手中的笔,视线从处方纸上抬起来,锁定在了战墨琛的身上,默默地又把他打量了一番。

  “你知道急诊一天的人流就诊量有多少吗?如果不是急症,你可以去门诊挂个号详细看看。”

  一早上已经看了数不清多少个病人的内科大夫,听了战墨琛的话,不怎么耐烦地回答道。

  他晓得作为病人和病人家属,当然都希望大夫多看自己几眼,但是有时候,现实情况不允许啊!

  若是对方不接受他的诊断和治疗方案,那他只能建议他另谋高就。

  “行,谢谢大夫。”

  尽管战墨琛的脾气暴躁,人没多少耐心,但还是比较有礼貌的。

  他走到了叶倾心的身边,拉起她的手,和大夫道了一声谢后,转身离开了急诊的内科诊室,往门诊的方向走去。

  “我觉得大夫的诊断没错呀!人家大夫也是累了,我们这些小病痛的也看急诊,怪难为人家的。”

  觉得内科大夫的话并没有错误,叶倾心不明白,战墨琛老在纠结和坚持些什么。

  “我没说他错,我只是不放心,不然我们住院好了,做个彻底的身体检查。”拉着叶倾心的手往门诊挂号处走,战墨琛加紧脚步,一分钟也不耽误。

  “别别别!不用那么麻烦的!”

  就是反胃干呕,至于闹到住院地地步吗?叶倾心听到战墨琛的这句话,吓得是手舞足蹈的,浑身都表现出了极度的拒绝。

  她不喜欢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呛鼻,光是来这儿看病都觉得难受,还要她住院?简直是折磨啊!

  “不住院,好歹也做个检查。”用余光瞥了叶倾心一眼,战墨琛瞧出了她的抗拒,不强求她,也做了一个让步。

  “那行吧……”为了不住院,叶倾心也只能选择妥协了。

  重新挂了门诊的内科专家号,他们又来到了相应的诊室门口的长椅上坐着等待,又等了半个小时,才轮到了他们。

  这次换了一个较年轻的医生,叶倾心坐下以后,又把刚刚在急诊和内科大夫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因为叶倾心是医生的最后一个病人,留给她的时间比较充裕,医生询问其情况来,相较于急诊紧凑的时间,会更加详细。

  “你说你这几天都这样,有服用过相关的胃药吗?”年轻医生听完了叶倾心的描述以后,就着她具体发生的症状,询问了用药史。

  “嗯,吃了两天,但是没起什么效果。”叶倾心回想起这几天的情况,如实地回答了医生的问题。

  “嗯……胃口怎么样?”点点头,医生又思索了一下,继续往下询问。

  “一般般,总是饿,但是吃得又不多,而且,最近比以前,更加喜欢吃酸的。”皱起眉头,叶倾心根据医生的问题,努力去回想这几天生活中的细节。

  “反胃干呕多在什么时候?”

  “大概是早上起来的时候吧!早上会比较多,但是其他时候也偶尔会有。”

  “嗯,我了解了,我开个检查项目给你,你到一楼的抽血中心去抽血化验,大概一个小时能拿到结果,到时候再过来给我看看。”

  大致了解了情况的年轻医生,开了几个抽血项目,让战墨琛和叶倾心去交费抽血,其余的治疗方面的药物什么的,都没开。

  拿着就诊卡,缴了费以后,战墨琛领着叶倾心抽了血,又在医院等了一个小时,顺利拿到化验结果后,看着其中的一些项目好像有所升高,但并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意思。

  “这个HCG是什么呀?怎么高那么多?还有这个黄体酮,也高了,我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呀?”

  仔仔细细地将手中的化验单结果看了一遍又一遍,叶倾心对其中一些升高的数值表示疑惑,但都不知道这些代表着什么意思,自己在那儿瞎紧张。

  “你要是看得懂,还要医院的医生做什么。”

  把化验单从叶倾心的手中抽出来,战墨琛让她把视线从单上挪开,认真走路,对于这些,他也并不大懂。

  可刚刚医生不是说了,拿到化验单以后回去找他么?照办就是了,有什么疑问,找医生问就是了,战墨琛觉得叶倾心没必要在这儿庸人自扰。

  回到了刚刚就诊的内科诊室,找到了为叶倾心看诊的年轻医生,战墨琛将化验单递给了他。

  医生浏览了一遍后,露出了微笑,重新递回给战墨琛,对他说了祝福的话:“恭喜呀!你老婆是怀孕了。”

  若/年S网yj唯一,正版N☆,^其f他(?都(是c盗版:0W/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