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袁霜两母女对他的指责,叶启良长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的用心良苦得不到真正的谅解。

  “你们都不懂,倾城,你知道公司里对我的评价是什么吗?就因为叶倾心搬出去,所有人都说是因为我刻薄她,虐待她。如果这样的名声传出去,倾城,你还想和倾城继续下去?只怕我们在叶氏做的那些事情,都会被一桩桩的捅出来。”

  女人的眼界就是短浅,没有他想的那么细致和长远,眼看着袁霜和叶倾城还发表着她们愚昧的看法,叶启良决定点醒一下她们。

  “你……你说的是真的?”袁霜听到叶启良所说的,心中一惊,瞪大着一双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老公。

  “难不成还假的?就你们妇人之见!”听袁霜还质疑自己,叶启良都快要被气死了,忍不住地骂了她们一句。

  那头趴在桌子上装委屈哭泣的叶倾城听了这话后,也停止了哭泣,但是爱面子她仍然没有轻易地妥协下来,抬起的脸上,依然是写着不高兴。

  知女莫若母,看到叶倾城这副模样,袁霜清楚,她是担心叶启良这样给足叶倾心面子,等下回来了,只怕不会给她好脸色。

  而叶倾城最担心的,是叶启良会默许叶倾心欺负自己。

  “话虽如此,老公,你也清楚,叶倾心那丫头,自从回来以后,尤其是倾城还和舜熙订了婚,她心里头肯定不舒服,对倾城有意见,你这样让她回来,指不定她会欺负倾城的。”

  袁霜终究是叶启良的枕边人,叶倾城不敢说出口的,她全都替她这个女儿说了。

  “让她耍点嘴皮子而已,就让她说了,倾城,我跟你说,别和她争,等风头过了再说。”

  当下处于风尖浪口上,说什么都得让着叶倾心一点,先把名声挽留回来,把流言辟除。

  “爸!”

  瞪大着一双不敢置信的眼睛,叶倾城始终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叶启良居然叫她忍!

  “你真当叶倾心是傻子吗!倾城,温封那件事,没那么简单!你给我收敛一点吧!”见叶倾城还在这里为这些无谓的事情争强好胜,叶启良再次怒火起,把她吼醒。

  “……”

  一说到温封的事情,叶倾城立马没了方才的气焰,整个人就像是焉了的花儿一样,没了声息。

  “倾城,你长点脑子吧!有什么想法,等一切都过去再说。”看到叶倾城终于乖乖闭上了嘴巴,叶启良又强调了一遍。

  真当他不想除掉叶倾心这个心头大患吗?叶启良比她们还想!

  只要叶倾心多留一天,他在叶氏就待得越发不安心。

  可现如今他的处境,是急不来的。

  把叶倾心接回来,避过了流言蜚语的风头,给她些甜头,让她放松戒备,再好好谋划怎么让她身败名裂……这才是叶启良的全部计谋。

  “倾城,听你爸的,让叶倾心快活些日子,以后,又得她好受的!”读出了叶启良的话中意思,袁霜转向了自己老公的阵营,跟着试图劝说叶倾城。

  纵然叶倾城真的很不情愿接受,可是他们说的不无道理。

  如今因为温封的事情,她成了叶氏的笑柄,更成为了董事和股东们眼中的废物,总是被拿去和叶倾心比较。

  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她太过心急了。

  “我知道了。”撅着嘴巴,叶倾城不情不愿地应着,终是附和上叶启良,遂了他的愿。

  三人的家庭会议恰巧开完,叶家的大门应声而开,拖着行李箱的叶倾心,进了门。

  “小姐,东西都给我吧!”迎上来的是家里的佣人,已经事先接到了叶启良的命令的她,早就候在了门口,等到叶倾心一进门,便接过她手中行李。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佣人拿过行李上楼后,叶倾心正在换鞋,结果瑞叔不知道从哪儿走了出来,唤了她一声。

  更-,新y,最(快上若x年X网j0

  “瑞叔,是啊,我回来了。”看见亲切的瑞叔,叶倾心笑得舒心。

  “哎,你回来,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开心地打过招呼后的瑞叔,没几秒又一脸惆怅。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瑞叔,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叶倾心安慰着他。

  她明白,此次回来不是那么简单的,尽管不清楚叶启良心里打着什么算盘,但是这个家,她还是得回的。

  视线环顾四周一圈,这栋房子,也是她妈妈的,原本在她的名下,却生生地被叶启良偷了去。

  鸠占鹊巢,不仅仅是叶氏,叶倾心还要把这栋房子也拿回来,把这一家子赶出去。

  “我先去餐厅了。”对着瑞叔笑了笑,叶倾心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紧接着往餐厅走去。

  “小姐!”刚走出几步,瑞叔喊住了她。

  “嗯?”叶倾心微笑回头,疑惑地看着瑞叔。

  “没……没什么了,你万事小心。”瑞叔想说些什么,但是想想,自己说了也不过是给叶倾心徒增烦恼,帮不上什么忙,于是选择沉默。

  “嗯,知道了。”又笑了笑,这个家唯一能让叶倾心感到暖心的,只有瑞叔了。

  推开餐厅的门,叶启良三人早已等候在了里边,进入这个地方,等同于开始了一场年度大戏。

  他们演,叶倾心也跟着一起演。

  “倾心回来啦!快坐下!准备的都是你喜欢吃的菜。”看见叶倾心的那一刹那,叶启良脸上立马展露出慈祥的笑容,招呼着她坐下。

  讲真的,这是二十二年来,叶倾心第一次感受到来自于叶启良的热情,尽管这份热情,虚伪至极。

  “好。”哪怕知道是一场戏,叶倾心也甘愿暂且陪着演下去,就当做是做梦,感受一下这虚妄的父爱吧!

  拉开靠近叶启良左手边的椅子坐下,叶倾心开始享用着她的这顿家庭晚餐。

  过程中,听进了叶启良的话的叶倾城,乖乖地闭上嘴,第一次没有去说难听的话讽刺膈应叶倾心,实属一件奇闻。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