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一点点没过头顶,窒息的感觉,犹如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扼住了她的咽喉。

  叶倾心无法呼吸,她拼命挥动着双手,想要找到一块救命的礁石,手心能够触碰到的,还是水,只有水……

  她是不是,要死了?

  “女人,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死!”

  男人的嗓音低沉霸道,笃定,邪佞,宛如帝王一般。

  叶倾心:“……”

  他是谁?

  ……

  她的脑子昏昏沉沉的,后来那股昏沉窒息的感觉,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

  她只感觉到自己像是一叶孤舟漂浮在一望无际的海洋中心,伴随着巨大的波涛,上下起伏着,时而冲上云霄,时而跌落云端……

  身体极累,晕眩袭来,叶倾心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幻觉。

  忽的,叶倾心清楚地听到,自己的耳边响起一道霸道的男声,那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你还没有给我再生个女儿,不准死。”

  还是那个男声,什么,生个女儿?

  叶倾心努力地想要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竟然一点力气都没有。

  终于,她被迫睁开了双眼!

  却被自己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

  她死死在瞪大了眼睛!

  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没穿衣服的男人,而她自己又何尝穿了衣服?

  这是梦。

  这一定是梦。

  又或者,是自己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叶倾心连忙闭上了双眼。

  可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那身材傲人的男人不但没有消失,还说话了。

  “你醒了。”

  他的声音听上去暗藏着一丝激动,看着她的眼神,带着一丝丝的热切。

  叶倾心:“……”

  她意识到这根本不是梦!

  叶倾心胸腔之中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几乎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扬起手,朝着男人俊魅的脸,就扇了过去。

  手腕却忽的一紧。

  “放开,别碰我!”叶倾心狠狠瞪着握住她手腕的男人,却发现,这该死的男人并没有打算放过她。

  叶倾心紧紧咬住了下唇,也一直瞪着他。

  “你真的醒了。”男人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看着她的眼神,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

  但叶倾心却看不到,她能看到的,只有男人可恶的嘴脸。

  “你谁啊?还不快点……快点滚开!”

  最后那句话,叶倾心是红着脸吼出来的,真是羞耻。

  她怎么一醒来就遇到了这种事情!

  “早知道这样能把你弄醒,三个月前,我就该这么做了。”男人的语气,恢复了冰冷,带着高高在上的不近人情。

  叶倾心有些懵逼。

  什么意思?

  把她弄醒?

  若Jx年@网Nx正Am版首发O&0D

  三个月前?

  她该不会是睡了三个月了吧?

  可就在叶倾心想要问明白的时候,男人竟然又开始折腾了起来。

  叶倾心:“……”

  你大爷!

  叶倾心反射性地抬手挣扎,双手却直接被男人紧紧桎梏到了她的头顶。

  耳边是男人微喘的声音,“我还没结束。”

  那声音性感又沙哑,仿佛具象化成了成千上万只蚂蚁,从叶倾心的耳朵爬进去,撕咬着她的身体,她的心……

  叶倾心死死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叫出来。

  就在叶倾心被折磨得快要晕过去的时候,身上的男人终于停止了掠夺的动作。

  可她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只能狠狠地瞪着他,“你到底是谁?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做这样的事情,是犯法的!我要告你,我要告你……”

  “我是你的男人。”男人说得名正言顺,也做得理所当然。

  他看着叶倾心的眼睛,如兽的视线恍若一道枷锁,连她的灵魂都禁锢了。

  “战墨琛,记住我的名字。”他再次开口,霸道地命令。

  叶倾心心尖一阵抽搐,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男人的名字,就一阵震撼。

  之前看新闻,那个站在军区金字塔顶端的男人,也叫战墨琛,号称战神,年纪轻轻,就曾拿下多个大满贯的得主,是最年轻有为的首长,军痞。

  男人已经离开了叶倾心,翻身下床。

  叶倾心反射性地看过去,一片涟漪之色瞬间映入她的眼帘。

  男人修长的身形,完美的身材……

  他身体上下的每一处,都在告诉她,造物者是有多么偏心,都说人无完人,而这个男人光靠外貌,就赢了一切。

  但很快,战墨琛便穿上了衣服,侧头看了她一眼,迈步离开。

  叶倾心骂骂咧咧地坐起身,拉过一边的被子盖住自己,这才得以捋顺一切。

  从刚才那男人的话语里,她知道自己可能已经昏睡了三个月了。

  竟然那么久。

  而三个月前,那场意外,她落入了水中,之后的事情,便有些断片儿了。

  这个男人又为什么要把她带到这里,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

  叩叩叩……

  一阵敲门声却在这时响起,打断了叶倾心的思绪。

  然后,房门打开,进来的不是刚才那个男人,而是那个男人的缩小版。

  叶倾心看着进来的mini战墨琛,先是一怔,胸腔之中的怒火再次蔓延开来。

  泥马,那个混蛋都有孩子了,竟然还对她做出这样禽兽的事情,他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妈咪,你终于醒了!”mini战墨琛又奶又帅的小脸上露出惊喜欣慰的笑容,几步跑到床边,一双葡萄般明亮大眼睛盯着她,“太好了妈咪,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

  叶倾心看着面前这个只有四五岁大的小奶包,有些懵逼,“你叫我什么?”

  “妈咪!”小奶包又唤了一声,眨巴着一双漆黑灵动的大眼睛深深地看着叶倾心,“妈咪,以后,我会和爹地一起,把你宠成小公举的。”

  “可我不是你妈呀。”叶倾心有些哭笑不得。

  她今年才二十三岁,还没有结过婚,虽然有一个未婚夫,但却不是战墨琛,他们也没有过肌肤之亲。

  而这孩子看上去已经四五岁了,怎么可能是她的?

  小奶包闻言,眸底掠过一抹失望之色,但又很快压下去,对着叶倾心露出了一抹帅气的微笑,“可我是你儿子啊。”

  微信搜“1 ”,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