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顾锦城没搭理穆风,助理也不敢搭他的话,只恭敬问道:“秦总说此事蹊跷,总裁您看需不需要我出面帮忙调查一下?”

  “不用。”顾锦城黑眸一转,俊脸上神情让人捉摸不透,“你继续跟近那件事情,其他事不必插手。”

  “是。”助理稍稍颔首,将接下来的工作和顾锦城汇报了一边后就稳步离开了办公室。

  :1 /|首¤…发+0yr

  穆风坐在沙发上左瞧瞧右看看犹豫了老半天才开口问:“你又给于大美女指派了什么任务?”

  刚刚出门的助理叫于馨,英国名牌大学金融系博士后,多年来一直在英国帮顾锦城处理海外事务,一个星期前才刚刚回国在顾氏集团任总裁助理一职。

  顾锦城扫了穆风一眼,语气淡漠道:“你话太多了。”

  穆风闻声心里愤愤不平,拔地而起:“顾锦城,我在你这里有这么不受待见吗?”

  “我顾锦城身边的人,都是有能力的人……”

  听到顾锦城这么一说,穆风便理了理衣领,沾沾自喜道:“原来你会说好话啊!”

  可下一秒,顾锦城便冷漠补刀道:“除你之外。”

  穆风笑容一凝,恨不得将这家伙撕碎了,真是可恶!

  穆风无论权势手段还是嘴上功夫都斗不过顾锦城,便打算智取,只见他双手合十做出一副苦行僧的样子:“施主嘴上积德益于感情幸福美满,阿弥陀佛。”

  “今天来找我什么事?”顾锦城对穆风的耍宝毫不敢兴趣,直接了当的问道。

  等顾锦城在沙发上坐好之后,穆风的嘴便呱唧呱唧地说个不停,“嗨呀你不是我都忘了,这件事我早就应该告诉你的,主要是这人太忙,但这次的重要晚会你不能不参加啊我跟你说……”

  面对穆风的聒噪,顾锦城冷眸一扫,直接命令道:“说重点!”

  穆风吸了一口气,紧闭着眼睛,一口气将憋着的话都说了出来:“重点就是苏梦妍的生日要到了,你妈准备为她举办一个宴会,喊你回家陪她吃顿饭给个面子。”

  “与我无关。”顾锦城神情冷漠。

  穆风嘴角一抽,埋着头悻悻开口:“你知道的,我就是个传话的,你别为难我!”

  顾锦城面色如冰,声音低沉道:“以后别在我面前提那个名字。”

  穆风重重的点了点头,心头是有一万个苦处都说不出口啊一一要不是穆老爷子拿那几家酒吧威胁他,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在顾锦城面前提起那个女人的名字啊!

  “是是是,以后在顾总面前我绝不说嫂子以外第二个女人的事情。”

  极会察言观色的穆风,立即将话题转移道了宋瑾伊的身上,问:“不过嫂子香水那事情,明显是被人调包了吧?你真的不打算调查清楚还她一个公道吗?”

  顾锦城脸色微微好转,漫不经心道:“这种小把戏她能应付,JK集团里那些喽啰对她而言还不足为据。”

  “什么?JK集团的那么些阴险狡诈的人物,你说都是喽啰?你这未免也太吹捧嫂子了。”穆风只觉得顾锦城是夸张了。

  JK集团其他的虾兵蟹将是喽啰,易处理不假,但像是戚水柔这种在香水界混迹了十多年的,绝不是个容易对付的角色。

  顾锦城不以为意道:“我自己的女人有多少本事,我心里清楚得很。”

  刚才听到于馨汇报宋瑾伊的项目出事的时候,他不仅不担心,反而微微放松了片刻。

  因为事故发生在宋瑾伊能独自应对的范围之内,要是这个项目途中不出现些小插曲,一帆风顺得进行到底的话,恐怕过不了多久这女人就会发现端倪。

  香水被调包的事情,正好掩盖了其中的破绽,所以若宋瑾伊不主动开口请他帮忙,他绝不会轻易插手这件事情。

  穆风可没有想到这些弯弯绕绕,自然也没参透顾锦城的心思,只觉得这男人现在已经被宋瑾伊勾了魂魄,恨不能将其宠上天夸上天。

  已经被狗粮喂得饱饱的他也没在这里久留的打算,和顾锦城道了再见便潇洒地离开了。

  顾锦城随后拨打了跟在宋瑾伊身后暗中保护的她的手下楚肖的电话,听说宋瑾伊并未和沈慕远见面,也没有寄出任何东西的时候,他的脸色倏地黑了下来。

  该死的蠢女人竟然还没有把项链还给沈慕远,她到底还要把那条项链留到什么时候?!

  顾锦城眉头紧蹙,漆黑的眼眸露出猎豹一般凶狠的神色。

  该死,他竟又因为那个女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而此刻,正在办公室里为香水被调包的事情筹谋的宋瑾伊早就把还项链的事情抛到脑后了。

  现在最紧要的事情是在秦祥问责JK集团高层之前找出真凶,她好对公司有一个交代。

  只是幕后黑手是有备而来,早就在行动之前遮挡了所有的监控摄像头,所以她们并没有从监控记录里发现任何的线索。

  但她敢肯定,这个人一定是研发部的人,且对研发部的陈设非常的熟悉!

  宋瑾伊正想去找乔晚晚讨论下一步方案,没想到一出门就看见面如黑煞的席振安。

  “席……席董,您怎么来了?”

  在外人看来,席振安的到来让宋瑾伊十分意外。

  “我怎么来了?难道你心里一点数都没有吗!”席振安黑着一张脸,火冒三丈的瞪着宋瑾伊,“言逸信任你把这么大一个单子交给你,你就是这么辜负他对你的信任的吗?”

  面对席振安突如其来的指责,宋瑾伊茫然地眨了眨眼,一脸摸不着头脑的样子道:“席董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席振安怒目圆瞪,看着宋瑾伊这副装傻充愣的样子只觉得儿子是看走了眼:“龙祥世香的事情我都已经听说了,宋瑾伊你还打算装到什么时候?!”

  龙祥世香的事情除了她和乔晚晚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情,他怎么会……

  宋瑾伊下意识地看向乔晚晚,瞬间眉皱成川字。

  对着宋瑾伊探寻的目光,乔晚晚立刻露出忐忑不安的表情,差点没哭出来:“瑾伊对不起,刚刚董事长问起项目进度的事情,我不小心说漏嘴了……”

  微信搜“1 ”,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