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你?”慕淙屹冷笑,“岂不是让你称心如意了?”

  “殿下,我心中只有沈宜修一人。”长安冷声道,眼神倔强不屈地看着他。

  “好,好个沈宜修!!”慕淙屹捏着她的下颌,一步一步趋近,长安疼得眼泪簌的从脸颊上滑过,沾湿了他的指尖。

  她一步一步后退,最后被他生生抵在了案桌上,再也退无可退!

  “你!”长安眉头紧锁,怒目而视,“慕淙屹!你自重点!”

  他原先只知道怒极,恨不得将她狠狠蹂躏一番,可却一直控制着自己,现在长安一提醒,只听得他冷笑一声:“好……”说罢,另一手将她纤腰往自己身前一箍,两人立时便贴得严严实实。

  慕淙屹身上清爽凛冽的男性气息立时将她萦绕,长安心跳得如擂鼓一般,害怕地双手放在他胸前用力想要将自己与他隔开。

  “自重?”慕淙屹低笑一声,勾起嘴角时邪魅而又可怖,仿佛野兽见到了最心爱的食物,只等着一张大口便将她全数吞入腹中。长安从未见过他如此表情,心中一紧。

  “本王自重了二十五年,今天倒是巧了。”慕淙屹阴郁地盯着她润泽的双唇,腹下一紧,“今日本王偏偏不想自重了!”

  说完,他瞧着她满脸的雀斑甚是不满,一边用自己的身体将她狠狠压制在案桌上,空出那搂着她腰身的手,找出面具难以察觉的边缘,一撕!

  一张白润光洁的脸登时便出现在他面前!

  饱满的额头,英气的剑眉,明澈的眼神,小巧的琼鼻,嫣红的双唇……这副面容不知在他梦中出现过多少次,现在她大了,已经可以做他的妻子了。

  “慕淙屹!!”长安含糊地厉声怒骂,“你这个混蛋!!”

  帐外几人听得浑身一颤:这军营中论大胆,常安若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直呼宣王殿下的姓名便已是大不敬,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敢怒骂殿下?

  果真是被殿下宠得无法无天了吗?

  周烁摇摇头:“厉害厉害!比我三哥可厉害多了!难怪殿下要喜新厌旧。原来殿下是厌了三哥那样温文尔雅的,改了口味喜欢起这泼辣挠人的了!”

  这营中殿下身边几个亲信,也只有周烁这般愚钝了,到现在为止不知道长安是女身也罢,偏偏还以为殿下真如传闻那样好男色,并且十分身体力行地将这个谣言给发扬光大。他除了一身功夫不错之外,心思看起来倒是所有人当中最为简单的:殿下维护长安,他便既维护殿下同时也维护长安;谁要说半点殿下不好,那他定和那人干到底。

  骁影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心想:若是换做郁锦这样骂自己,嗯,我定然也是不能真伤了她的。也不知殿下这一回是否能下了决心将常安给处置了。眼前又突然浮现出郁锦的笑来,想着上次带了她将朱三贵闷头狠揍了一顿时郁锦拉着自己的袖子声称好不痛快的样子,眼角眉梢都温和了下来。

  “你敢?!”大帐中又传来长安的厉喝。

  周烁啧啧叹道:“这话有意思了,在咱们这营中,还有什么殿下不敢的?”

  的确,没有什么殿下不敢的!

  此时此刻的慕淙屹,已经捏着长安的下巴,与她贴得呼吸可闻了,只差一线,他的唇就要贴上她的!

  今儿,他就是想要任性一回!怒火中烧之下的他,冷哼道:“还没有本王不敢的事……”

  说完,双唇暴躁地贴在她的双唇之上。

  疼!

  长安恨不得狠狠一口咬掉他的舌头,可是,这该死的男人偏生将她下颌捏得紧紧的,根本无法合上口。

  越是反抗,他越来劲。

  长安认命地任他在自己唇齿之间一番辗转,双颊流下两行清泪来,浸湿了他的手指。

  这绵软润滑的触感,是他梦中出现过多次的。慕淙屹体内的狂躁被指尖的湿意和萦绕鼻尖的体香慢慢安抚下来,他松了手,不再捏着她,转而双臂将她紧紧抱住,吻也渐渐变得绵长而温存起来。

  长安的脑袋发懵,有一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他怒火冲天,最后却演变成这副样子!

  该死的男人,突然之间发难,突然之间就夺走了她的初吻!(如果上次水中渡气不算的话。)

  她笨拙地开始回应他,当慕淙屹心中一喜,全然没有戒备的时候,她狠狠一口咬在他的下唇上!

  他闷哼一声。长安以为吃痛之下他会松手松口,没想到他竟还紧紧抱着自己不放,温柔的吻不再,又变成狂躁的蹂躏。

  血腥味儿弥漫在两人口腔。长安又一次想要开口咬他,这回却被他躲开了。

  慕淙屹一抹下唇上的血迹,轻嘶了一声:“你真是狗吗?!”

  长安冷笑:“殿下忘了,您方才才说过,我连狗都不如!”

  他看着她微红的眼眶,双颊上还有泪渍,心中不免怜惜。这么多天以来,自己日思慕想的一张脸就在眼前,偏偏却做了让他恨不得杀了她的事情!真是,可恨!可恨!!

  若》?年uF网永久E免费看F小Um说z0*v

  “你夜会沈宜修……”他很想问,可有与他做过刚才我们俩之间的事情,却说不出口,只冷清问,“可有将机密泄露?”

  “末将行的端做得正,没有。”长安冷声说,“殿下既已说只有你我凌风三人得知此次行动计划,那为何偏生要怀疑末将?难道末将就比凌风更不牢靠?!末将就像是个奸细模样?!”

  “因为,骁影一直跟着你们。”慕淙屹神色复杂地看着她,说。

  长安心中大惊,面上强自维持着镇定:“殿下什么意思?”

  “每一支队伍本王都派了暗卫暗中监视着。为什么本王怀疑奸细是你。”慕淙屹一双眼睛犀利无比,“长安,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那夜,你和沈宜修都说了什么?”

  她就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都没有自由!上一次她回萧家老宅就被他派人跟踪,这一回可不也是!

  长安烁:“您都派人听得真真的了,还需要末将重复一遍吗?”

  慕淙屹冷笑:“也是。你都要杀了本王了,本王竟然还想给你机会!呵呵,真是可笑啊可笑!这天底下还会有像本王一样这么窝囊的男人吗?本王真该一剑刺死你!!”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六月凌说: 呃呃,亲爱的小仙女们,感谢大家追文,今天初八了,马上要上班了。这几天俺会努力多更点,希望大家看文愉快。感谢留言的小仙女和点赞签到的宝宝们!么么哒。感谢楼兰遗梦小仙女私包我的红包,哈哈。收到读者的肯定是作者的最大动力,爱你,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