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一听凌风刚才捏着嗓子的声音全然恢复成正常男人的音色,又见他手上突然之间就多出了一把飞镖,面露邪恶的微笑,登时心中一惊,往前的动作也停滞了下来。

  “哥哥们,说说?刚才是想玩什么呢?哥哥们想怎么玩?”凌风笑着一步一步朝他们走去。

  那五人见他竟不再逃窜,反胸有成竹地主动迎了上来,不由得微微后退。

  “东哥,这家伙他妈的不是个娘们儿!”瘦猴儿说,“他是女扮男装啊!”

  “怎的?女扮男装咱们就怕了?”东哥说,“老子们可是五个人!兄弟们,谁要是怂了就是孬种!给老子上,揍这不男不女的玩意儿!!”

  其他几人被他一鼓动,重新又来了劲儿,没有娘们儿玩没关系,摁倒这小子出口恶气也是爽的!几人重新又一拥而上!

  只见凌风脚下一点,腾身而起,双脚在巷子两边的墙壁上疾点,已经飞身在五人上空。五人张大了嘴巴朝天空中望过去,还没看清,只觉得眼前一抹鲜艳的红绿色一闪!

  “啪啪啪!”几声脆响在五人当中响起。

  响声停,五人一个个全都捂住了自己的双颊。

  疼啊,火辣辣的疼!

  尤其那东哥,厚厚的手掌也捂不住脸上的巴掌印子。凌风可是使足了劲儿的,慢慢的,东哥肥厚的双唇角落里挂下来一缕嫣红的血线。

  “东哥!东哥!您流血了!!”瘦猴儿尖声大叫。

  东哥朝他狠狠瞪了一眼,后退了几步,再看向凌风的背影,心里后悔得要死:眼前这个高大的身影明明宽肩窄臀,双腿修长有力,分明就是男人的身形,而且还是身材不错的男人身形。方才他怎么就被这男人的面相给蛊惑了呢?

  “喊什么喊!”东哥不耐烦地训斥,“撤!”

  几人一听,拔腿就想逃,长安冷冽道:“想逃?!”

  她越是这样喊,几人越是跑得快,长安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冷哼了一声,从巷子里走了出来,对后面整整衣服扭扭捏捏的凌风说:“好了,走吧。”

  “安哥,俺好怕!”凌风说着,将那胸脯拍得咚咚作响,“俺的小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长安一脸黑线:这家伙真是演上瘾了。

  她知道凌风素来就是演技一流的家伙,那时候与她二人为了帮助凌冬说话,竟假戏真做真给她的脖子上开了一条口子。现在可好,又有机会好好过一把瘾了。只是,那捏着嗓子扭捏的样子,看得她浑身起鸡皮疙瘩,恨不得一掌狠狠拍在他后脑勺上。

  长安闷头在前面走,真不想搭理这男人。谁知他一把拽住了自己的手,假惺惺“娇滴滴”地说:“安哥……”

  哎哟,我的妈也!长安心里哀嚎一声,这家伙还没玩没了了?真是头皮发麻,受不了哇!!

  “乖,风儿。”长安冷着脸,反握住他的手,狠狠用大拇指掐了一下他的掌心,“等咱们将这点儿粮食卖了,哥就去给你买花衣裳穿。”

  “好!”凌风朝她露出了大大的一个笑容。看得长安一阵恶寒,恨不得吐他一脸。

  两人来到城守府,韩忠诚见来的竟然是一对女高男矮的“夫妻”,不由得吃了一惊。再一细看凌风,发觉竟是个男人,说:“扮得倒是真像。”

  “哈,将军过奖,一般而已。”凌风笑道。

  长安惊异地回头看了一眼凌风,发觉自己竟然一直在被这姓凌的家伙在牵着鼻子走!!

  她不动声色地在韩忠诚那里清点了粮草和冬衣,又见韩大人已经替她准备好了各种必需品和蔬菜种子,道了谢:“韩大人考虑得真周到,长安替殿下谢谢您了。”

  韩忠诚与长安因韩文轩之事颇有些渊源,此时见长安面色坦然,叹了一口气道:“食君俸禄,忠君之事罢了。”

  ;t看O正O版&*章R节上若/年¤、网I0M◇

  长安朝他点了点头:“大人,有您在,殿下对云慕城方可放心。”

  韩忠诚笑笑,说:“人马我已经备好了,到时候送你们上山。”

  韩忠诚办事很牢靠,护送的几千人马各个都是精英,又替凌风长安备好了马匹。

  等到了半夜时分,长安才带着人马押送着粮草悄悄从城守府往东城门而去。

  一路上,长安都没有和凌风说过话。此时的凌风已经卸了妆,没有战袍在身,只着了一身青色劲装,一头乌发用一根簪子斜斜簪了,几缕调皮的发丝从额角挂下来,在夜风中微微拂动,颇有几分风流浪荡的模样。

  “东哥,你咋一直不吱声呢?”凌风打马跟在她身边,笑眯眯地问她。

  长安寒着一张脸,依旧不开口。

  “怎么?看起来心情不大好的样子?”凌风又问。

  看起来?这乌漆嘛黑的夜晚,你能看到什么?长安心里反驳道。

  “怎么了?”他又问。

  长安冷声开了口:“凌风,有意思吗?”

  “啊?”凌风奇怪地说,“什么意思吗?”

  “你做的事,你心知肚明!”长安清冷道,“凌风,你是当我是傻子,还是觉得自己的戏演得够逼真?所以别人拆不穿你?”

  凌风笑笑:“哈哈,被你看出来了?常安,你可真聪明!”

  长安在心里暗暗骂道:聪明你奶奶个熊!聪明还被你耍得团团转?聪明还会让你找了机会地揩油?不要脸的登徒子!下三滥!

  “流氓!”长安骂道,“土匪!你他妈的这身匪气怎么也改不了!就像那恶狗改不了吃SHI一样!!”

  “咳咳咳!”凌风使劲清嗓子,“注意身份!注意影响!”说完,凑到她身边压低了声音说,“哪个姑娘家像你一样话这么糙的?难听不难听?”

  “你他妈管老子好听难听!”长安愤怒道,“凌风,你要是再敢耍老子,小心老子要了你小子的小命!!”

  “啧啧,这才在军营里混了几天,满口粗话!惨不忍闻!”凌风笑眯眯地说,语气十分轻快。

  长安阴沉着脸,心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着,老子有一天一定让你小子也尝尝被耍的滋味!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