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风对着铜镜左看看又看看,对长安的手艺甚是满意:“不错不错,比小爷刚才自己弄的好看不知多少倍。”

  那是自然,长安心想:你刚才那般打扮走出去可不得吓死个人?嘴上却谦虚道:“大当家的堂堂男子汉,对女子之事不懂实属正常。”

  “常安,你定然不是出身在普通农家吧?”凌风问。

  “何以见得?”长安问。

  凌风一边将那两个白面馒头使劲往自己胸前塞,一边说:“普通人家的姑即便是涂脂抹粉也定然不会如此娴熟,毕竟家境有限。更何况农家的闺女呢?我猜你出身一定不错。”

  长安默然,转了话题道:“大当家的打扮好了,我们便走吧。莫让韩将军久等了。”

  凌风见只要提起她的家世,她脸色便立时不大好看,便也不再提,跟着她出了门来。

  这样的两个人走在一起咋看咋别扭。偏偏长安就是不肯自己着女装,凌风使劲扯了扯最大号还显短的衣袖,脸上有些别扭地走到大门口。

  秀儿抬头一看,见他那副滑稽模样,当即“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大当家的,你今日这身打扮不错呀,走在大街上,只怕要惹得那小流氓多相看几眼呐!”

  凌风瞪了他一眼:“秀儿!”

  秀儿捂着嘴笑得更开心了:“这风情!只怕那‘醉春风’的当红头牌也不如你呢!”

  长安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两个女人一台戏,轻松几句话倒让平时浪荡不羁的凌风越发不大自在了。毕竟这扮女装是第一回,举手投足之间学得过了显得不大正经,要是不学又太汉子,分寸委实难以把控。

  “大当家的,等会步子小一点,跟在你郎君身后,方才显女儿家娇滴滴的本色。”秀儿又笑道。

  凌风冷着脸:“知道了!多谢指教!”

  长安不再打趣凌风,转而对秀儿道:“秀儿,你可认识一个叫二狗子的年轻人?”

  “二狗子?”秀儿疑惑地重复了一遍。

  长安从怀里掏出两块乌木雕刻成的小吊坠:“这个,你可认得?”

  _&若年C网W唯F&一cT正版)",其f他gf都\是o:盗f。版n*0@

  秀儿拿起来看了看,说:“雕得倒是精巧,该费不少刀工吧?这是大人您的?”

  长安知道自己找错人了,恍然道:“不是你,也好。”的确,若是二狗子地下得知他的秀儿被浪子凌风给沾染了,只怕地下也无法合眼。

  她叹了一口气:“天底下叫秀儿的人何其之多,我认错人了。”

  她将那两块乌木牌子紧紧攥在自己手心,想着那日二狗子临死时还记挂着秀儿,心里蓦然一酸。那日二狗子手中捏着的那朵小红花,在她面前晃呀晃,晃得她眼眶发涩,鼻腔发堵,她闷声闷气地说了声:“走吧。”说完,自己转身便走,生怕自己发红的眼眶被人看见。

  凌风赶紧跟在他的身后,秀儿在他背后大声叫道:“风哥!步子小点儿!”

  长安闷头走了好一段路,凌风见她一声不吭,拽了拽她的衣角:“安哥?当家的!你走这么快,人家跟不上了要。”

  长安脚步一滞,心里暗骂一声,转过头来上上下下看了他一眼,心想:妈的,你小子腿那么长,就我这点儿步子还跟不上?装得可真假!手上却拍了拍他的肩膀:“娘子,为夫知道了。”

  凌风趁机握住她的手晃了晃:“安哥,你真体贴。”

  长安抽了抽,却被他抓得紧紧的,她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这登徒子,找了机会就揩油,好不可恨!

  两人这般亲昵模样,还真有几分像那新婚的小俩口,尤其凌风打扮得漂亮,身形又高挑,偶有路过行人,也不由得朝他注目。

  云慕城如今早不比往日热闹,但来往行人尚有,秀儿一张嘴还真说什么来什么。只听得一声调笑:“哎哟,现如今这大街上竟然还有如此娇俏的小娘子呢!”

  两人回头一看,只见四五个小混混站在不远处贼兮兮地朝他们二人看着,那为首的小混混目光赤果果地在凌风身上流连,半张着一张肥厚的香肠大嘴,只差没流下哈喇子来!

  “东哥!这小娘儿们很正啊!啧啧,哥,你瞧瞧那胸,那腰身,那PI股!真真是惹人喜爱啊!”香肠嘴身后一个瘦猴儿似的家伙说。

  凌风听见他的话,故意一扭身子钻到长安身后拽了拽她的衣角:“安哥,俺怕!”

  噗——长安只觉得一口老血直涌上喉头,这厮还真装上了!

  “别怕。”她只能配合他,“安哥保护你。”

  “哎呦呦!东哥,您看,这俩人还恩爱上了。啧啧啧,这小子长相不咋地,身板儿跟根竹竿似的,一张嘴巴哄女人倒是厉害。”瘦猴儿说。

  “少他妈跟他们废话。”香肠嘴的东哥说,“带着这小娘们儿一边去玩玩儿!”

  他一令下身边高矮胖瘦不一的几个小混混撸起袖子就要上前来抓凌风,长安双手一伸,挡在他身前,怒目斥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就想强抢民女,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法?王法是个甚东西!”东哥笑得很猥琐,那大嘴被笑容一拉扯,足足占据了半张脸,“咱们这云慕城该跑的早就跑了,官府现在忙得很,这几根人毛哪里有空来管?兄弟们,给老子上!”

  世道将乱,世道已乱!

  长安反手拉起凌风就跑,五人见他俩跑得飞快,当即撒腿便跟了上去。

  旁人表面上看起来是长安拉了凌风在跑,但长安自己心里明白,他虽然在自己身后,但自己丝毫没费力气。

  “去那小巷子里!”凌风说。

  那里没人,正是动手的好地方。

  长安带着他进了小巷子很快,那五人也包抄了进来。“哈哈哈!小娘子,这可是个死胡同!咋地,巴巴地带着哥哥们进来,是不是想哥哥们想得慌呢?”瘦猴儿满口污言秽语,听得长安眉头微皱,倒是凌风一改刚才羞怯害怕之样,转而对着几人意味深长一笑:“哥哥们,来来来,正巧小爷我的拳头想你们想得慌呢!”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