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嫂看向林澈,又惊又喜。

  林澈被李嫂看得有点不好意思,红了红脸说:“小玉和我很投缘,我很喜欢她,你还没找到工作前,不如和我回去,王嫂年纪大了,你正好可以搭把手,这样至少小玉的学费和生活费不会有问题……”

  还没说完,李嫂噗通一声双膝跪地,泪眼朦胧:“小小姐,谢谢你收留我们母女,谢谢!小玉快,我们给小小姐磕头!”

  “唉,别这样,快起来!”林澈刚想拉李嫂,小玉又跪了下来,林澈拉不动李嫂也阻止不了小玉,干脆也跪在地上。

  李嫂有点慌了,连忙去拉林澈。

  “小小姐,您快点起来,这怎么可以呢?!”

  林澈给小玉擦了擦眼泪,说:“李嫂,你要是和小玉不起来,我也不起来。人生来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你和小玉跪我,那我只能给你们跪回去。”

  “小小姐……”小玉惊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澈对她笑了笑:“小玉,你喜欢我吗?”

  “喜、喜欢。”小丫头把头点得像捣蒜。

  “那你以后不准叫我小小姐,我比你大,你就叫我澈姐姐。”

  “我……我怎么可以?”

  “我说可以就是可以。李嫂,就这么定了,今天你收拾好东西,明天一早就到我那里来,小玉,以后和澈姐姐生活在一起,愿意吗?”

  “我当然愿意小……不,澈姐姐!”

  林澈摸了摸她的头,小丫头哭得鼻子都红彤彤的,有点心疼。

  “来,起来。”她扶着小玉一起站起来:“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轻易下跪知道吗?”

  “我知道了澈姐姐!”

  “什么都别想了,今晚早点睡。”

  李嫂握住林澈的手,感激之情无以表达。

  小玉被李嫂牵着回房,小丫头走了两步,突然折回抱住林澈,脸埋在她腰间闷声说了几个字后立马跑开。

  她说的很轻,但林澈听得很清楚,她说:澈姐姐,我喜欢你。

  林澈的心顿时像被泡在了温泉里,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林越之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缓缓传来:“宝贝儿,你再这样笑下去,我可要吃那丫头的醋咯。”

  林澈看向门口,只见林越之依靠着门框,俊朗帅气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深邃的黑眸深处全是化不开的爱意。

  “你都知道了?”林澈走上前吐了吐舌,林越之很自然的低头亲了下她的红唇:“等会回去让王嫂收拾出一个房间给她们母女。”

  “林越之,你会不会怪我自作主张?”

  “我喜欢你这样的自作主张。”他笑着轻点了下她挺俏的鼻尖,“因为有了你,这个家才真的有家的感觉,走,我们回家。”

  林澈去向林老爷子告别后两人离开老宅。

  林越之一边开车一边把刚才的谈话内容告诉她。

  老爷子准备把订婚放在国庆,因为她还在上学,为避免造成她的困扰,订婚的可能不会大肆张扬,具体操作还要和钱德致安茜商量一下。

  “宝贝儿,会不会觉得委屈?”

  “怎么会?爷爷都一把年纪了,身体也不好,还要操心我们的事,我觉得很过意不去哎。”

  “那你以后就给他多生几个曾孙子让他抱。”

  林澈脸红了红脸,娇嗔的看了林越之一眼:“打着爷爷的名号给自己谋每天领6块棋牌 是吧?”

  林越之不要脸的偷亲了她一下,男人嘛,当然是每天领6块棋牌 越多越好啦。

  林澈推开林大色狼,拿起他带出来的资料。

  “我能看吗?”

  林越之瞥了眼,脸色变得有些沉重。

  林老爷子的病已经非常严重,国内医生都不建议手术,但保守治疗的效果太差,可如果手术,成功率又太低,没人敢冒这个险。

  知道老爷子的病情后,林越之便开始在国际上物色医生,耶鲁的格洛佛教授便是胸外科的权威,可是他接触了几次,都被格洛佛拒绝,就连重金都没用。

  可没想到乔利达竟然说服了格洛佛为老爷子手术。

  @F更QS新最快上;若$P年网0

  “那是好事啊,为什么你看上去不太高兴?”

  林澈手上的文件便是格洛佛教授的资料,她逐字逐句的细读,发现这个格洛佛教授的履历精彩的不得了,她不由的多看了两眼照片。

  林越之沉默了下,道:“没什么,可能是我多虑了。”

  “林越之,别给自己太大压力,爷爷一定会没事的。”

  “是啊,老爷子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不会就这么输的。”

  虽然林越之这么说,但林澈知道他其实很担心,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在生死面前,他们都太渺小。

  两人默契的结束这个沉重的话题。

  她能感受到林越之在这件事上的不安和纠结,第二天,正当她梳理人脉想找人打听一下格洛佛教授时,楼下传来汽车的急刹车声,紧接着,噔噔噔的脚步声出现在书房门口。

  “林澈妹妹!”门被大力推开,气呼呼的韩小静出现在眼前。

  “小静姐?你怎么在这里?”林澈有点傻眼,她不是应该在度蜜月吗?旭东哥呢?

  伸长脖子往外看,没看到成旭东。

  “哎呦,真是快憋死我了!成旭东这个猪头竟然选了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度蜜月!林澈妹妹,你能想像吗?手机没信号,电脑不能上网,电视只能看碟片,到了晚上连路灯都没有!这哪是度蜜月啊,根本就是坐牢!”

  韩小静灌了口水,这几天过得憋屈死她了!

  林澈很不厚道的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她以为韩小静最起码能忍一个星期,没想到才过了三天她就逃回来了!

  “今天你有空吗?”

  “有空。”

  “那你陪我去趟医院吧,被成旭东气得肚子都疼了,真是冤家,我怎么会选了这么一个呆子做老公呢?”

  “旭东哥呢?”

  “在家自我反省呢,饿死我了,我去找点东西吃。”

  陪韩小静吃完东西,两人便出发去医院。

  韩小静做检查,林澈就在外面等,就在这时候,她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迎面走来。

  她赶紧闪进安全楼梯内,谁知她前脚刚走进去,后面有人就推开了安全门。

  “别哭了,赶紧把眼泪给我擦干净。”

  说话的是罗美娟。

  顺着声音方向,林澈看到乔诗彤正在擦眼泪。

  微信搜“1 ”,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