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旭东突然听到这段告白,心跳陡然加快,幸福得都快让他晕眩了!

  他是在做梦吗?

  “小静,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你不会是因为在海里泡久了所以脑子不清楚了吧?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成旭东结结巴巴的样子惹的韩小静气不打一出来,她神情认真,说了那么多甜言蜜语,而他竟然觉得她脑子糊涂了!

  有这么不解风情的男人吗?

  活该追不到女朋友!

  韩大小姐抬脚狠狠往成大公子脚背上一踩,“成旭东,我看脑子有毛病的人是你吧!”

  说完气呼呼的甩下成旭东往酒店走去。

  海滩上,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追赶,成大公子痛并快乐,恬着脸追上去:“小静,小静!别生气好不好?刚才是我说错话了,是我二百五,是我脑子有病,我收回刚才的话,你原谅我好不好?小静……”

  原谅?

  她可以原谅他,但不能原谅自己。

  /若年n;网tL唯O,一*正版$,sc其、.他,@都是"@盗版●0h

  她竟然对这头猪告白!

  简直是奇耻大辱!

  酒店套房内,林越之以最大的速度帮林澈换上干净衣服,她的额头不断冒出冷汗,他就不耐其烦的为她服务,一遍遍用温水擦拭冷汗。

  “澈儿,我知道你还在为秦凡凡的事情自责,可是感情的事谁都无法预测,你没有做错什么,不需要责怪自己。”

  “这件事说起来怪我,我明知道秦凡凡不适合叶梢,却没有阻止,他们两个走到这一步,说到底我也有责任,所以如果要怪,你就怪我,是我不好,是我没考虑周到,如果我能早点阻止,就不会这样了。

  “秦凡凡走了,但我不会走,我哪里都不会去,我就在你身边陪着你,就算你嫌我烦赶我走我也不走,反正这辈子我林越之赖定你了。

  林越之亲了下她的额头,一字字轻声道:“我爱你宝贝儿。”

  半夜,韩小静觉得浑身不舒服,一会冷得像被冻在冰库里,一会热得就像被放在煎锅上煎的牛排,翻来覆去难受的要命。

  三更半夜,又是在离岛上,连个药店都没有别说是医院了,打了好几次前台,竟然没人接。

  熬了一会,实在熬不下去,咬牙给成旭东打去电话,成旭东一听,立马去酒店医务室拿了两颗药来到她房间。

  可韩小静房里没有热水,成旭东只能先烧水,韩小静难受的要命,看着成旭东忙忙碌碌的背影一阵阵犯晕。

  “成旭东,你能不能停一下?我看得眼花……”

  “我给你烧开水呢,生病难受的时候最好多喝热水。”

  “你难道不知道女生最讨厌的就是这句话吗?”

  “但热水的确有用啊,水有调节体温的功能,还能舒缓神经,稀释体内的毒素……”

  “闭嘴,别说了,我听得都头疼了,你不是要给我喝水吗?说了那么说,你倒是给我啊!”

  韩小静难受的要命,可成旭东还像个老妈子在旁边长篇大论,没病死都快被他唠叨死了!

  她想坐起来,可浑身无力手上使不上劲,成旭东见状,连忙过去搀扶,但被韩小静阻止。

  “别别别,别动我了,我一动头更晕了,难受死我了……”

  “不起来怎么喝水?”

  “我……我怎么知道……你把药和水都放着吧,我好受点再吃。”

  她难受,成旭东比她更难受,恨不得躺在床上的人是他自己!

  韩小静从小在男人堆里长大,虽然长得娇俏漂亮,但性格十足十的男人婆一个,有什么头痛脑热从来不会喊一下疼,可现在她整张脸因为难受都皱在一起,看的成旭东别提有都心疼了!

  就在韩小静微微眯着眼喘气时,成旭东喝了口热水,直接俯身吻上她的唇!

  韩小静的眼睛猛地睁开,傻乎乎的瞪着近在咫尺的俊脸。

  源源不断的热水流入口中,成旭东往她口里渡了五六口热水后,单纯的喂水慢慢变了味道,他的薄唇不断厮磨着她的红唇,韩小静忍不住低喘一声,如梦初醒的成旭东连忙推开她。

  “我……我……”成旭东俊脸通红。

  “你这是在趁火打劫。”

  “不是……哎呀……我也不知道……”要不是她现在身体不适,现在自己肯定已经被打死了吧!

  以前有个小二B用手摸了下韩小静的脸,结果当天晚上回家时被不知名人士打断了手,到底是谁干的,大伙儿心知肚明。

  成旭东尴尬的解释:“小静,你听我说,我刚才真的只是想喂水,真的!我绝对没有动歪脑筋!”

  他可不想被打断嘴!

  猪!

  韩小静忍不住暗骂,平时看他泡妞挺有手段的,怎么到她这里就变成了二百五呢?气死她了。

  “趁我还没起杀心前,麻溜的滚蛋!”

  成旭东一听,立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搞得像被洪水猛兽追赶似的!

  韩小静见状,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起来。

  成旭东,还挺可爱的嘛!

  转眼到了天亮,另一间套房里的林澈微微转醒,在她睁开眼睛的同时,守在床边的林越之也立刻睁开眼,摸了摸她的额头,确认体温正常后松了口气。

  “哥……”林澈鼻子一抽,眼睛红了。

  “傻丫头,哭什么?”

  “我以为遇险的是你,我怕再也见不到你……我怕……我真的害怕……我死了不要紧,可是你不能出事……”

  “谁说你不要紧?”还没说,林澈的话被打断,因为一夜没睡,林越之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暗沉。

  小心翼翼把她揽入怀中,就像宝贝似的亲了亲:“以后不准再说这些话,你比我自己的命还重要,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你必须好好的。”

  “可是……”

  “可是什么?”林越之弹了下她的额头,没好气说:“这不是乞求是命令,知道吗?我好不容易找了个又漂亮又聪明的老婆,如果说没就没,你让我怎么接受?”

  林澈张了张嘴,无从反驳。

  一想到这两天闹情绪的自己,就觉得太对不起他了。

  看了看外面,太阳已经从海面上升起,又是新的一天。

  从今天开始,她要从情绪里走出来。

  就在她暗暗下定决心之时,林越之一个横抱把她从床上抱了起来。

  空气还有点冷,不过很舒服。

  因为时间还早,海岸线上除了两人再没第三人。

  一连串脚印蜿蜒至椰树林,林澈好奇,他到底想带她去哪里,就在这时,一座古朴的教堂出现在眼前。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