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走?”林澈脸色顿时一紧,冷风簌簌吹在她脸上,眼眶湿润的一瞬间,瞬间冰凉。

  秦凡凡点了点头,平静的不像话:“是啊,我打算走了。我被叶梢甩了,虽然很丢脸,但我不得不承认他的未婚妻的确比我出色,更适合他,而我……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人,他不选择我,是对的。”

  “凡凡……”

  “我想清楚了,我对他是个累赘,只会加重他负担的包袱,他是个眼里容不下任何沙子的人,他虽然不爱我了,可我也不想做他眼里的沙子,所以我决定离开,我会走的干干脆脆,以后再也不去找他,也不会留意他的动向,我会彻底和他分手。”

  “澈,你是我做好的朋友,为我哭为我笑,我和叶梢事已至此,你没有错,所以你千万不要为了我和他自责难过,要不然我走也走的不安心。”

  “凡凡……你真的决定了?”

  “决定了,明天的飞机,我爸已经帮我安排好了。”

  秦凡凡轻描淡写的样子深深刺痛了林澈,良久,她才吐出一个沉重无比的字。

  “好。”

  一天后,秦凡凡坐上飞往国外的飞机。

  关机前,她反反复复编辑短信,删删减减后却犹豫了。

  空姐再一次提醒乘客关闭手机,可她却看着手机屏幕出神,最后,她把短信全删了留下再见两个字后发送给叶梢。

  短短两个字,她的初恋落下帷幕。

  这段恋情就像一杯浓茶,只有苦涩的回味。

  若干年后,他们是否还会记得彼此?

  秦凡凡闭上眼,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叶梢收到这条短信,猛地抬头,冲上云霄的飞机从眼前划过。

  由于职业的特殊性,他总是在东奔西跑,以前不管走到哪里,他都无所谓,习惯了漂泊的他可自从有了秦凡凡,每次出门,心里总是满满的牵挂,希望能尽早结束任务和她相聚,甚至就算只有一天的假期,他也愿意开车来看看她,哪怕只是一眼,他的心也像有了着落。

  可是现在,他留在这里,而秦凡凡走了。

  他没有去追,不是不够爱她,而是不敢追。

  她还小,应该去追求更广阔的天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而不是被圈禁在大铁门内为他担惊受怕。

  如果将来有一天有比他更优秀的男人出现,比他对她更好,他会默默送上祝福。

  打开脖子上两人缩小的合照,照片里的她笑的灿烂无比。

  每次见到严肃死板的他,她都会笑的格外灿烂,就好像把他的那一份也一起笑了,她说,他做不到的事情她会替他去做,殊不知他只想让她做自己就好。

  “叶梢。”

  沈少君的脚步最后停在他旁边,即使他把情绪控制的很好,可是她依旧能感受到他的悲伤,她其实心里也不好过。

  “她走了也好,害死叶梢哥的那些人还没连根拔除,她继续留在你身边,只会增加危险。她还小,还那么年轻,会很快走出失恋的阴影的,叶梢,从今以后,你只是她的前任。”

  “我知道。”

  “我知道你喜欢她,可是你只是她人生中的一个过客而已,她应该活出自己的精彩。在你彻底忘记她之前,我不会逼你,我会继续做你的未婚妻,至于婚事,我会向父母解释。”

  沈少君离开前深深看了眼叶梢,他还看着飞机消失的方向,就算飞机早就已经没了影子,依旧舍不得收回目光。

  ……

  林澈没有去送机,不是不想,是秦凡凡不让。

  一整天,她的心情糟糕极了,不是发呆就是出神,偶尔流露出悲伤的眼神就像只被主人丢弃的宠物狗可怜巴巴极了,林越之实在看不下去,带她出门散心,包了转机飞往巴厘岛,在酒店住了一天,第二天打算去离岛的时候,在码头竟然碰到了好久不见的韩小静和成旭东。

  两人看到他们,也很惊讶,互相道出目的地后,发现竟然一样,于是结伴包了条船一起走。

  他们选了个比较远的岛,游客相对比较少,环境安静又漂亮,可面对那么好的美景,林澈还是提不起兴趣,韩小静敏锐的察觉到,私下偷偷问了林越之才知道秦凡凡的事。

  “想不想知道沈少君的事?”

  林澈坐在沙滩边上,韩小静走过去直接拢了拢印花碎裙坐下。

  听到这话,面无表情的林澈终于有了反应,歪头看了眼韩大小姐。

  “沈少君是我的发小,想不到吧?”韩小静俏皮的眨了眨眼:“因为家庭原因,我在玩芭比娃娃的时候她已经会拆卸枪支,她就像逆风傲放的玫瑰,经历了无数个寒冬腊月的洗礼,就算有一天叶梢死在她面前,我敢发誓,她也绝不会眨一下眼睛。”

  “她并非无情,而是不能有情。同样叶梢也是,感情只会让他们软弱,他必须活得严肃毫无破绽,才能保护自己所爱的人,有时候,离开并不是因为不爱,正是因为爱。或许你不同意,但林澈妹妹,如果秦凡凡有一天因为叶梢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时,你能接受的了吗?”

  韩小静问的很残忍,脸上却染着一层笑意。

  林澈暗暗咬了咬牙,指甲因为用力而嵌入了掌心,眼圈因为强忍而一圈圈红了,韩小静见状,叹了口气,笑容变得有些无奈:“其实这也是摆在叶梢心头的问题,他是个战士又是个医生,照理说他看惯了生死,可面对爱人的生死问题时,他宁愿做一个懦夫也不想让爱人受伤,这就是他的回答,你呢?林澈妹妹,你可以吗?”

  看正版a$章Y+节J上:Q若G+年网$o0G}

  “我……”

  她当然也做不到!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难受,但比起最糟糕的情况,是不是已经好了很多?这么想是不是能觉得好受一点?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秦凡凡是女生,叶梢是男人,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总是女孩子吃亏多一点,现在秦凡凡还小,只有十八岁,分开对他们来说只是暂时的,如果有一天再相遇,成熟的秦凡凡再爱上叶梢,到那时候两人再修成正果不是更好吗?”

  “好了,别难过了好吗?你再这样下去,你那个妹控哥哥要抓狂了,他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你伤心难过,只要你笑一笑,他连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礁石边上围了不少人,指着远处的一处礁林议论纷纷,好像有出事了。

  韩小静看了眼,突然脸色大变。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