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部署全都成了空架子,他没有时间去计划,甚至连一秒都不能浪费。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飞驰冲上一座石桥,就在这时,石桥底部突然传来一阵巨响,紧接着,桥面突然就拼图被一下子打乱,吉普车猛的颠簸了下,接着急速下坠!

  同时,一直联系不上秦凡凡的林澈忧心忡忡,就在她麻木的听着拨号音不抱任何希望时,电话突然通了。

  “凡凡?是你吗?你怎么样?你现在在哪里?”

  “凡凡?你怎么了?你说话啊!凡凡!你别吓我啊!你说句话好不好?”

  “是我!”

  “少君姐?!怎么是你!?凡凡呢?凡凡人呢?!”

  “她很好。”

  林澈松了口气。

  “不过,叶梢快死了。”

  说完,沈少君挂断电话。

  ……

  “澈……?”感觉被人抱住的秦凡凡麻木的抬起头,看到林澈时,强忍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我……我是不是又闯祸了?澈?”

  林澈红了红眼摇头:“没有,你没有闯祸,你做的很好,如果没有你……叶梢哥……”

  赶到医院,他们已经从沈少君那里了解了大致经过。

  害死叶森的人卷土重来,企图用意外掩盖谋杀,他们用秦凡凡把他引到动了手脚的石桥,石桥坍塌,叶梢连车带人被卷进河水,一切看起来和五年前叶森的意外如出一辙。

  可这群人万万没算到秦凡凡。

  她真的来找叶梢了!她的计程车正好在度假村门口和叶梢的吉普车擦肩而过,她想都没想就让司机跟上叶梢,可叶梢开的太快,好几次秦凡凡差点跟丢,幸好叶梢越走越偏,郊外的路没有那么复杂,才让司机勉强赶上,可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石桥在一瞬间坍塌,叶梢的车子瞬间被卷入河水之中!

  这时候如果她多想一分钟,叶梢就没了。

  想到这里,秦凡凡忍不住浑身颤抖,仿佛那恐怖的一幕再次在眼前发生!

  她想也没想冲出车子跳入河里,她从小学习游泳,水性很好,冰冷河水没顶的那一霎,她还是几乎被冻得动弹不得!

  不行!

  在没找到叶梢之前,她不能放弃!

  咬着牙睁开眼,终于在浑浊不堪的河水中看到急速下沉的吉普车的影子。

  终于,她游到车旁,车窗的玻璃在巨大的撞击里下撞得粉碎,她往里一看,车里竟然没人!

  就在这时,有人抱住了她!

  是叶梢!

  她有好多话想对他说,可一张嘴,全是咕噜噜的泡沫。

  叶梢冲她笑了笑,轻轻把她揽在怀中,接近零度的河水几乎把骨髓的都冻住了,可是她却觉得幸福极了,耳鬓厮磨中,叶梢一次次把空气度给她。

  如果她不下水,他就不会缺氧!

  都怪她!都怪她!

  想到这里,秦凡凡扑到林澈怀中嚎啕大哭。

  “澈!都是我!都是我!我明明说过我会保护他的,可是最后我非但没能保护他,还差点害死他!澈!我怎么那么没用?我为什么会那么没用?澈!”

  林澈眼睛也涩涩的,这些她都已经了解了。

  “不,凡凡,是你把叶梢哥从河里救起来的,你忘了吗?”

  “那是因为他把空气都给了我,所以才……”

  “傻瓜,难道你没有吗?”

  “我……”

  叶梢的头部遭到外力冲击,可一开始没查觉的他还潜伏在水里,等岸上的埋伏离开,如果没有她,昏迷后死路一条,根本撑不到沈少君赶到!

  所以他的命是秦凡凡救的。

  “我……我真的做到了吗?”听了林澈的话,秦凡凡还是不敢相信。

  “是,你做到了,凡凡,谢谢你救了叶梢哥,你做的很好。”

  秦凡凡哽咽,泣不成声,在林澈怀里哭了很久很久。

  “一定会没事的,叶梢哥一定不会有事的。”林澈自言自语,像在安慰秦凡凡又像在自我催眠。

  林越之见状,叹了口气。

  他的小妻子此刻心里也害怕到了极点,可是却咬牙硬是不让自己表现出来。

  “澈儿。”他轻轻捏住她的手。

  “没事的,相信我,没事的。”他的话仿佛有魔力,一字字落在她的心头,就像一针强心剂。

  “对,凡凡,我们应该想点开心的事情,前段时间因为这些人,叶梢哥故意冷落你,现在坏人都被一网打尽,你们又可以像以前一样。你爸爸那里,我和我哥会出面说服的,我相信你爸爸也不会再阻止你的,至于外公外婆那里,那就更好办了,他们是明事理的人,如果他们知道你们的关系,一定会尊重叶梢哥的。”

  “我们真的可以像以前一样?”

  若kG年网=唯{一vI正h。版、M,、其他都|e是盗&《版R0.+

  “真的!一定可以的!叶梢哥对你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吗?我还等着叫你一声表嫂子呢!你这样怀疑叶梢哥的真心,到时候他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你说的对,我不应该怀疑他的。”秦凡凡擦了擦脸。

  “好了,我给你带了干衣服过来,你先去把这身衣服换下来,要不然叶梢哥好了,你倒下了,让我怎么跟叶梢哥交代?”

  “我不想走,我想等他出来。”

  “等会你想穿着这身湿衣服照顾叶梢哥吗?”

  “我……”

  “去吧去吧,快去快回不就好了,我会在这里替你守着的。”

  半推半赶,秦凡凡前脚刚走,抢救室的灯灭了。

  “林澈妹妹。”叶梢已经醒了,看到林澈,沙哑着声音问:“凡凡呢?”

  “凡凡刚去换衣服了,马上就会过来。”

  “麻烦你告诉她,我以后都不会再见她了,你让她回去吧。”

  林澈一愣,脚步也跟着停了下来,这时换好衣服的秦凡凡看到叶梢醒了,开心的跑上来。

  “秦小姐,留步。”沈少君把她拦在病房外,冷冷说:“我这个人眼里容不下任何沙子,见不得自己的男人三番两次被其他女人纠缠,以前你和他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但以后请你不要再来纠缠我的未婚夫,我们再过不久就要结婚,你还年轻,没必要纠缠一个有妇之夫,今天的事我很感激,谢谢你能出手相救,你开个价吧。”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