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德致不管家里家外,大事小事全都听老婆的,还有一套新时代男性的三从四德和八荣八耻做为行动准则呢!

  为了能腾出更多时间陪老婆,早早把家族事业交给钱宇,可怜儿子每天累的像条狗,而老子却风花雪月玩浪漫。

  “哇,我突然有点可怜钱宇哥,在这种环境中他竟然好好长大了,还没长歪!”

  “他都歪的没边了,还不歪?”

  两人正悄悄说着,钱宇迎面走来,进了包厢,钱德致看都没看菜单,直接点了几道方茜爱吃的菜。

  林越之也是,林澈喜欢什么他都记在心里,直接报了几个菜名给服务生,只有单身汪还在翻菜单,等他决定点什么时,服务生都已经走了!

  眼见林越之剥了颗桂圆直接递到林澈唇边,钱大少的眼睛忍不住抽了抽,都还没开始吃饭呢,他就已经被一塞了一肚子狗粮!

  “林子,有你这么看人的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来吃人的!”这哪是吃饭啊!两只眼睛就没离开过小妮子的脸!

  现在小妮子是他的妹妹,就算要拱他家的白菜也请不要让他看到好不好!

  林大少不以为然,继续给小妻子剥桂圆:“谁让我小妻子好看呢?百看不厌。”

  钱宇不买账,拱了拱鼻子说:“八字都还没一撇呢,别乱叫啊!以后我是不是同意把妹妹嫁给你还是个大大的问号呢!”钱大少话音未落,钱德致在旁边低声嘀咕:“你小子说不同意就不同意啊?当我老婆是摆设啊?”

  “爸!”

  这顿饭还能吃吗?!

  钱宇气得鼓了鼓腮帮子,眼角被气得多了好几条血丝!自己动手开了瓶红酒,给父母满上,轮到林越之的时候,阴着脸问:“酒没戒吧?”

  “戒!”他的小妻子在旁边盯着呢,他敢乱来?说着看了眼林澈,那样子简直就像接住飞盘讨肉吃的狗子!

  苍天啊!大地啊!

  这还让不让单身汪活啊!

  这顿饭吃的钱宇都快胃抽筋,吃完一抹嘴开溜,方茜还要去做美容,钱德致贴身相伴,又是充当司机又是充当助理,反正老婆去哪里他就去哪里。

  终于只剩下两人,林澈松了口气,别看她表面上谈笑风生,其实她都快紧张死了!

  参加高考也不过如此!

  “哥!你也真是的,怎么约了他们也不提前说一声,害我都没心理准备。”幸好没出丑。

  “见自己爸妈需要做什么准备啊?我是新女婿第一次正式见未来丈母娘,该紧张的人应该是我才对,不信你摸摸,我的心是不是跳得很快?”

  林澈半信半疑摸了摸他的心口,心脏果真跳得飞快。

  “想当年我一个人和四国代表谈判的时候都没那么紧张呢!现在生怕说错一个字,丈母娘对我不满意不肯让我把你娶回家,那我可怎么办啊?”

  “能怎么办?凉拌呗!”

  “小东西,翅膀硬了是吧?看我现在怎么收拾你!”

  说着手往她的痒痒肉上捏,就在两人打闹时,她的手机忽然响了,一接通,紧张急促的声音钻入耳朵。

  “林澈,凡凡有没有去找你?!”是秦凡凡的爸爸秦岳明。

  “没有啊,我已经很久没和她联系过了,出了什么事了吗?”

  “凡凡……凡凡她不见了!”

  林澈刚想说什么,忽然,眼角余光瞥到两道身影。

  叶梢和沈少君!

  只见他们有说有笑十指紧扣并肩走出餐厅!

  林澈恍惚了下,没察觉的秦岳明心急如焚说:“林澈,凡凡真的没联系过你吗?你知不知道叶梢现在在哪里?这死丫头肯定偷跑找他去了!”

  “我……我也不知道。伯父,你先别急,我也帮忙找一找,凡凡那么大的人,不会有事的。”

  “那谢谢你了!有什么消息打电话联系!”

  “好的。”

  挂了电话,林越之见她脸色阴沉沉的看着餐厅门口,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才发现了叶梢和沈少君。

  “澈……”刚开说什么,林澈大步朝两人走去。

  “叶梢哥!”

  被叫住的叶梢回头,看到她,面色有些尴尬,想松开手,被沈少君不着痕迹捏住。

  “恭喜你啊叶梢哥。”她赌气说,没想到叶梢想也不想,淡淡回了她两个字:谢谢。

  谢谢?他竟然说谢谢!

  几天前还和秦凡凡爱的死去活来的人现在竟然跟她说谢谢!

  要不是这个人是她的表哥,她真想替秦凡凡狠狠抽他一巴掌解恨,不过她冷静惯了,这个念头刚刚冒出个头时就被她压了下去。

  “我替凡凡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麻烦叶梢哥以后碰到凡凡连招呼都别打。我不打扰两位了,哥,我们走吧。”说完拉着林越之离开。

  就在这时,几步外的叶梢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林越之头回看了眼,正巧看到叶梢脸色大变!

  “澈儿,秦凡凡是不是不见了?”林越之皱眉问。

  一提这个,林澈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磨了磨牙点头。

  “这下恐怕要糟糕了……”

  “怎么了?”

  林澈回头瞥了一眼,叶梢一路狂奔到吉普车前,沈少君晚了一步,被硬生生丢下。

  没赶上的沈少君立刻拿出手机打电话,不一会儿,一辆车加速朝她冲来,车子都没来得及减速,她直接打开车门跳了进去!

  看到这一幕,林澈有点蒙了。

  “是……出了什么事了吗?不会是……凡凡吧?!”

  o$最新R章节◎|上《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0。

  此时,心急如焚的沈少君给叶梢打电话。

  “叶梢!你千万别轻举妄动!这很有可能是一个陷阱!”

  “就算是陷阱,我也要去!”

  “请你听从命令,叶少校!”

  叶梢沉默下来,浑身上下散发着骇人的杀气,因为死死咬着牙齿,太阳穴凸凸的跳。

  作为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

  五年了,为了抓住害死叶森的凶手,他们整整等了五年,沈少君自愿做诱饵,可没想对方还是把秦凡凡牵扯了进来!

  “我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我现在命令你马上返回!”

  没有得到回答,沈少君心脏跳得飞快,因为紧张,额头上全是细小的汗珠。

  “叶梢……”

  最后,命令变成乞求,叶梢扯了扯嘴角,一字字道:“恕难从命。”

  就算等待他的是龙潭虎穴,他也必须去闯一闯!

  “秦凡凡现在很安全,但三十分钟后就不一定了。限你在三十分钟内赶到,超过一分钟,就剁下她的一根手指,你好好算算,你能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还有,不准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你身边的那位美女,如果让我们发现你带人过来,你就永远都别想再见到活的秦凡凡!”

  对方只留下这么一段话和一个地址,就算他掐着时间过去,也不一定能赶到!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