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我藏好了。”爬上床,松了口气。

  “你哟,别人巴不得马上拿出去炫耀,你倒好,好东西全都藏了起来。你的小金库里面是不是藏了不少好东西了?”林越之好奇问。

  “你说呢?”有个那么会赚钱的老公,小金库能瘦吗?

  林越之突然想起什么,从床头柜里取出脚链,那天车祸,脚链被生生撞断,现在又恢复如初。

  他捧起她的脚亲了亲,把脚链重新替她戴上。

  “澈儿,我爱你。”

  “我也爱你,老公。”

  门外,继续偷听的两个大老爷被刘管事撞了正着,老爷子尴尬的轻咳一声,假装若无其事的说:“两孩子感情好我就放心了,他们……是不是已经住在一起了?”

  刘管事也觉得有点尴尬,三个老爷们加起来都超过两百岁了,竟然还在讨论孩子的私密事。

  他干咳了下,避开重点说:“老爷,少爷和小姐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他们在一起已经住了十年了。”

  “你明知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

  “这个……小姐还小……”

  是啊!才十八岁!可放在古代早就是三个孩子的妈了!

  都怪他再一次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其实他最想看到林越之成家立业,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成家可能没机会了,但或许能看到大胖孙子出世,可……上次他在医院拒绝了!唉!

  现在让他怎么拉的下这个脸去说这个事!

  想到这里,老爷子顿时像被霜打的茄子。

  老爷子走到餐厅,看到桌上的那碗粥,认命的往嘴里塞了两口,他这大孙媳妇的手艺……真的太一言难尽了!

  翌日,睡饱的林澈眼睛眯成一条缝看向林越之,发现他竟然正在看叶稍和沈少君的红色炸弹。

  林越之察觉到她醒了,把请帖扔进抽屉,在她额头上印上吻,刚想开口,敲门上响起。

  “爷爷,你知不知道做电灯泡是件多招人恨的事啊?”看到林学昌,记仇的林大少没给他好脸色看。

  老爷子老脸红了红,梗着脖子哼了声:“好心当成驴肝肺!我是怕你饿坏我的大孙媳妇!”

  大孙媳妇这个词儿听的林越之心里暖洋洋的,算老头子知道投其所好!

  “澈儿,下去吃饭了,别管这个混小子,反正留着也只会惹人生气,让他饿死算了!”

  老爷子板着脸瞪了眼林越之,转身砰的一下关上门。

  “都怪你,爷爷生气了。”林澈拧了把林越之的腰肉,刚想爬起来,被后背一双手臂捞回。

  “因为他,我差点没老婆,我现在没赶他走算不错了!”

  “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在你面前吗?不说了,你觉得怎么样?是下去吃还是我给你拿上来?”

  林越之想了想,“下去吃!”

  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小老婆和其他男人待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就算这个男人是他的爷爷也不行!

  两人洗漱完来到餐厅,老爷子正坐餐桌前看报纸,听到脚步声,头也没抬:“终于肯起来了?让一个长辈等你们两个小辈吃饭,不像话!”

  林越之刚想回嘴,被林澈狠狠掐了把腰肉,顿时疼的他嘶了一声。老爷子见状,乐了:“活该!终于有人能治得了你了!大孙媳妇,来,我们吃饭,别管这小子!”

  “好的爷爷。”林澈乖乖坐到老爷子身边,见林越之还站在一旁,抬眸一瞪,妻管严的林大少撇了撇嘴,幸央央的拉开林澈旁边的椅子。

  “你坐旁边去!”老爷子低喝一声,紧接着林澈一记眼杀,被一老一小联手欺负的林大少只能坐到对面,脸上写着两个字:委屈!老爷子见状,别提心里有多得意。

  总算仗着孙媳妇的面子耀武扬威了一回哈哈!

  “丫头啊。”老爷子心情不错,笑呵呵的问:“照顾这个混小子很累吧?来,多吃点,为那小子熬坏身体可不值得。”说着还亲自夹了个流沙包给林澈,偏偏自动忽略吹胡子瞪眼的林大少,一顿饭下来,林大少就像被捡来的,没人疼没人爱,就连自己的小妻子也被老头子霸占,再这样下去,他这个一家之主的地位很快就要不保了!

  “澈儿,寒假结束还有几天时间,我带你出去玩怎么样?萧雨涧的度假村听说来了个大厨,我带你去尝尝,顺便可以泡泡温泉,放松一下。”

  “这……”

  老爷子能不知道自己孙子的心思吗?确认这两人相亲相爱,他就放心了。

  “丫头,你们去玩吧,我这个老头子也该回家了。”

  老爷子吃过饭打道回府,林澈本以为林越之是真的带她去玩,没想到钱德致和方茜已经比她们先到一步。

  “钱夫人?”

  林澈愣住了,看着笑盈盈的方茜,有点反应不过来。

  “傻丫头,叫干妈。你现在可是我们钱家的女儿,叫妈也可以,但我怕你不适应,所以还是叫干妈吧。”

  原来林越之约了两人在这里见面,上次订婚宴上他们出面帮了林澈,他还没好好谢过。

  “干、干妈。”林澈结结巴巴叫了声,被安茜挽着走进客厅。

  林越之和钱德致已经聊开了,看样子两人聊的非常尽兴。

  “澈儿,还不过来见见你干爸爸。”

  “干爸爸。”

  “嗯,不错,真乖,长得可真漂亮,是不是啊老婆,”钱德致狗腿的又加了一句:“不过再漂亮也没有老婆你漂亮,老婆,你今天是不是又美了?”

  方茜送了个白眼给钱德致,钱先生立刻收敛笑容一本正经道:“孩子啊,过来。”

  说着递给林澈一个红包。

  “这是我和你干妈的一点心意。”

  林澈打开一看,竟然是张一千万的现金支票!

  “你和越之的事情我已经听越之说了,你放心,只有有干爸干妈在,以后一定让你风风光光嫁给越之的!”

  林澈脸一下子红了,没想到他们连这件事都已经知道了!

  “干爸干妈,你们就别笑话我了……”

  “干爸干妈实话实说,不过现在你还太小,公开你和越之的关系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们和越之商量下来,目前还是维持现状,等时机成熟,再对外宣布你好越之的关系,怎么样?”

  “干爸干妈做主。”

  “那就这么先定了!越之,如果你以后敢欺负她,我方茜第一个就不饶你,知道了吗?”

  “干妈放心,我一定绝不辜负澈儿!”

  “老婆,说了那么久,渴不渴饿不饿?我们先去吃饭好不好?饿坏了你我会心疼的。”钱德致见事情聊的差不多了,狗腿的边替老婆捏肩膀边建议。

  “胡说八道什么呢!”方茜没好气瞪了他一眼,脸上的笑容却是明媚的。

  “我说的是事实,老婆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不胡说!”

  全世界都知道钱德致是老婆奴,两人都结婚快三十年了,还像热恋中的小情侣,打情骂俏的让人羡慕,就连宠妻界的后起之秀林大少看了,也不禁佩服老前辈啊!

  “我已经在餐厅订好位子了,要不我们现在就过去?”林越之提议。

  “好啊!”

  “等会!”

  夫妻两人同时应答。

  “儿子都还没来呢,等会吧。”被白了一眼,钱德致立刻焉了,下一秒,拿起手机给钱宇打电话:“臭小子,在哪儿呢?还不马上过来!如果我老婆因为你挨饿,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豪气万丈说完,立刻换上巴结的笑脸:“老婆,儿子说已经在门口了,我们去餐厅等吧,他马上就到。”

  “那好吧。”

  四人朝餐厅走去,林澈今天算是大开眼界。听老婆的没错,但能在外面这么肆无忌惮把老婆捧在手心的还是第一次见。

  “这只是冰山一角。”林越之呵呵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