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

  她还以为老爷子是来为难她的呢,一番话下来,她又要哭了,一把抱住老爷子,林越之都来不及拦,就看到自己的小妻子抱住了另一个男人,虽然这个男人是他的爷爷,但也让他非常不爽!

  林学昌悠悠然叹了口气,在某人的眼刀下,把手放在她头上摸了摸:“丫头,我知道自己来日不多了,我这个孙子虽然做生意挺有两把手的,但在生活感情方面,和他爸爸一样死心眼,认定就再也不放手,你还那么年轻就要被他祸害,如果我是你的的父母,肯定第一个反对,但偏偏啊,我是这臭小子的家长,所以我只能拉下老脸来拜托你,我把这孙子交给你了。”

  说着,把一个通体透白的玉镯子戴到林澈手上。

  “你还小,还不能结婚,今天要是丫头你愿意,我就把这门亲事定下,以后你们就是未婚夫妻。”

  “爷爷……”林澈已经哭了,幸福来得太突然,她都要快幸福砸晕了!

  她做梦都不敢想,林学昌竟然会承认她!

  “我一定会和他好好过日子的……爷爷……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丫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小子,这下你满意了吧?现在这丫头是我未来的孙媳妇,我宝贝都来不及,怎么会欺负呢?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去床上躺着吧。”

  林越之和林澈一样同样无法平静,千言万语,不足以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你……臭小子,你想干嘛啊!”

  林越之突然抱住老爷子猛地在他脸上亲了下。

  “爷爷,谢谢你!”

  “你这个臭小子!”老爷子边骂边笑,挥了挥拐杖,“快滚!”

  林越之被赶上楼,林澈接着抱住老爷子,怎么也舍不得松手。

  “爷爷,你真好,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看|L正版F(章节Y上若m年(^网0

  “丫头……林家不是普通人家,在这光鲜亮丽的外面下,藏着许多肮脏的东西,把你拉入这个大染缸,是我的私心,希望你能以后在他迷失方向的时候给他指引。”

  这些话只有在两人的时候林学昌才敢说。

  林澈心里沉甸甸的。

  为什么老爷子认为他会迷失自我呢?

  在她看来,他是如此完美,根本不会犯错。

  “爷爷,虽然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但我可以答应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一定会在他左右不离不弃,帮你盯着他,不让他犯错,好不好?”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丫头,你刚下为什么下楼?”

  “我……”一被提醒,她才想起来自己要干什么!

  “天呐!我差点忘了!我是要给我哥弄东西吃啊!天呐,我要把饿死了!爷爷,你先坐一会,我去看看厨房……”

  林澈急急忙忙走向厨房,原本林学昌想欣赏一下未来孙媳妇贤惠的样子,但看了一会,识趣的默默退出,选择老实待在客厅里。

  不锈钢盆掉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把客厅里的两位小老头子活生生吓掉半条命,紧接着稀里哗啦的脆响,陈管事眨了眨眼,安慰老爷子:“林澈小姐是真的爱孙少爷啊!”

  老爷子勉强扯了扯嘴角,又是一声脆响,听着厨房里的动静,两头老头子彻底不敢出一下大气,心里同时浮现一个想法:那丫头不会是想把厨房拆了吧?

  大约半个小时候,林澈终于端出三碗香菇菜粥,招呼小老头们享用,自己则端着另一碗往楼上去。

  “这……东西能吃吗?”老爷子吞了下口水,两人迟疑了下,同时往嘴里舀了一小口,接着,又同时喷出。

  为什么香菇菜粥是酸的?

  放醋了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放那么多糖?

  搞成糖醋的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放肉松?

  老爷子窜到二楼卧室门口,拉长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没有抱怨,没有砸碗,只有细细的谈话声,怎么会那么和谐?!

  老爷子不信邪,又把陈管家招来一起偷听,还是没听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不一会儿,房间里传来脚步声,两人连忙假装刚刚经过。

  “那小子都吃完了?”看到空碗,林学昌一脸震惊。

  林澈笑眯眯的点头:“是呀,他说饿,让我去把整个锅子拿上来。”

  老爷子面色僵硬,等她走远了,才窜进卧室。

  “你……那碗粥……你全吃了?”老爷子觉得林越之吃下去的不是粥,而是一碗毒药啊!

  可我们林大少却一脸幸福,这碗糖醋菜粥比起葱油味的八宝粥已经不知道进步了多少!

  老爷子看得嘴角抽搐,世界观被颠覆了。

  “虾找虾,鱼找鱼,乌龟单找大王八!一点说的都没错!一点都没错!”

  老爷子这一骂,把自己也骂了进去了。

  林越之是小王八,那他就是老王八!

  林越之填饱肚子后,拍了拍旁边的床铺,林澈红了红脸,爬上床,乖乖躺在他臂弯中后,林大少开始不淡定,在她唇上亲了又亲,都舍不得移开一下。

  “爷爷还在呢,他说想在这里住两天。”她小声说。

  林越之一听,剑眉顿时狠狠一蹙。

  “什么?他不走了?”

  “你干嘛那么大反应?这里也是爷爷的家,爷爷来住几天哪里不对?”反正她觉得理所当然。

  突然多了一双像X光线一样的眼睛盯着,他觉得非常不好!

  “能得到爷爷的承认,我到现在都觉得像在做梦。”要不是手腕上的镯子还在,她真的以为自己做梦了呢!

  “这是我奶奶的镯子,就这么一只,就连我妈都没拿到。”林越之紧了紧手臂。

  “真的?那……岂不是我有了尚方宝剑外加免死金牌?”

  “可以算是吧,总之以后在林家不会再有人敢小看你了。”

  “哇,那不是要把你婶娘气死啊?我差点忘了乔诗彤,她恨不得把我吃了,让她看到,万一找人剁了我手腕怎么办?”

  “他们敢动你,我就让他们吃不完兜着走!”

  “不行不行,那么贵重的东西,我还是不放心。”林澈连忙爬起来,跑到自己房间把镯子脱下锁进抽屉才放心。

  看到她紧张的样子,林越之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让她知道也就算了,现在知道了,万一以后真的碰到打劫,肯定宁愿被人切断手腕也不肯拿下来。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