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三个小时,林越之终于吃力地撬开沉重的眼皮,睁开眼的第一眼,看到林澈的脸时,笑了,随即是心疼。

  下意识把她的手放到唇边吻了吻,这才注意到她的手红红的,还有鲜明的手指印。

  “傻丫头……”

  “肚子饿不饿?我给你做点东西吃好不好?”她把手藏起来问。

  “不要,我想好好看看你。”

  “想看我也得有力气呀,你等着,我马上就来。”

  林澈说着替他掖了掖被子走出房间朝楼梯走去,忽然,脚步猛的停下。

  “爷爷?”

  林学昌哼了声:“终于不做望夫石了?”

  林澈的脸白了白,勉强扯了扯嘴角:“爷爷,你怎么在这里?”

  “来看看你们还能给我整出什么乱子来!昨晚你们玩的够大的啊,要不是我提前在机舱里安排了自己人,又让人把闲杂人等拦在外面,你们现在能那么清静吗?”

  林澈垂眸,表情晦涩,轻声说:“谢谢爷爷。”

  “当初是你来找我的,我们之间的约定还有效吗?如果想走就趁现在,我已经安排好了飞机,保证越之以后再也找不到你。”

  林学昌锐利的视线直直落在她苍白如雪的脸颊上,她正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发抖发颤,因为牙齿死死咬着嘴唇,煞白的唇上溢出一点刺眼的红。

  “我……”

  许久之后,她猛地吸了口气,抬眸看向老爷子。

  “我不想走。爷爷,我想陪着他,就算我们是兄妹,我也想留下来。我们可以做回普通的兄妹,我可以像妹妹一样敬重他,只要你能让我留下来,我保证……绝不越步,爷爷……”

  “这就是你的决定?”老爷子的目光听了她的回答后猛地一沉,即使年老,气势依旧不减当年,她也怕,小手捏成拳头,指甲都扣进了掌心,血一点点染红指甲,可她还是直直看着他,就算知道会被他撕碎了吃下肚子,她也不想后退一步。

  “丫头。”老爷子的声音低沉到了极点:“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我知道。”

  “就算知道还想继续留在这里?”

  “是的。”

  林学昌定定的看了两秒,心里忍不住感叹:就算是男人也没这丫头的魄力!他那个混蛋孙子竟然能养出这么个有骨气的孩子,意外!真是意外啊!

  “你们想让我做鉴定,就不怕我动手脚吗?”

  林澈摇了摇头:“我相信爷爷。”

  “哈哈?你竟然相信我?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想拆散你们的人,你竟然还相信我,林澈啊林澈,你到底是真的傻还是跟我装傻?”

  “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你想拆散我们,没必要用这么卑鄙的方法。爷爷你英明一世,再也没有比你更让人信得过的人了。”

  “你……”林学昌一时语窒,突然一扫满脸阴霾笑了起来:“丫头,你过关了!”

  昨天晚上林越之自导自演苦肉计的时候他也在场,她在明知危险的情况下还能毫不犹豫的扑向林越之,可见她对他也是真心,原本打算再狠一狠心,可是看到林澈衣带不解的照顾林越之,忽然让他想到了自己去世的老婆,每次他生病,老太婆也总是这样,不管谁劝都没用。

  人活到他这个岁数,总是会想起以前,看到林澈,他突然好想他的小老太,不知道她在天堂过的怎么样,会不会有人欺负她。

  再过不久,他应该就能去找她了吧。

  我的小老太啊,让你久等了。

  林澈闻言,愣了下:“爷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你过关了。我可以同意你和越之在一起。”老爷子提高嗓门道。

  “可是……可是我们……”

  “不用做什么鉴定了,你不是我儿子的种,早在十八年前我就偷偷做过了,放心吧,你和越之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爷爷!”就在这时,低沉沙哑声音突然钻入两人的耳朵,两人同时回头,只见林越之站在楼梯口,黑沉着脸,怒气冲冲的瞪着林学昌。

  隐约听到爷爷的声音,林越之怕他的小妻子被欺负,所以强行下床,没想到刚到客厅,竟然听到老爷子亲口承认!

  若x`年网永}久、T免{d费-)看真人现金棋牌、0

  这个老狐狸竟然想出这种缺德的方法来拆散他们!

  “林广明,也是你安排的?!”

  老爷子的目光尴尬的躲闪了下,欲盖弥彰否认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本以为林广明出马,林越之就会知难而退,谁知两人回来后竟然像什么都没发生,所以咯,他就坐不住了,改从林澈身上下手。

  老爷子打马虎眼道:“你这孩子也真是的,才刚刚好一点,怎么就下床了呢?还不快点去休息。”

  林越之不买账,一步步逼近:“爷爷,请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林澈扶住他,两人全都看向一脸窘迫的林学昌。

  唉!他这算是亲手给自己挖了个坑啊!都一把年纪了,竟然还被两个小辈逼得脸红耳赤,这算个什么事唉!

  “好好好!说就说!你们两个听好了!”林学昌梗着脖子哼了声,一字字说:“林澈不是你爸的种,满意了吧!现在给我滚回床上去,要横也等你好了再跟我横吧!”

  林越之恨不得把林学昌轰出门,无奈现在浑身无力,就连站着都困难,别说赶人了,只能用眼神表示不满。

  如果眼神能杀人,林学昌身上现在有数不清的窟窿眼了。

  老爷子也知道自己做的过分了,主动和好。

  “丫头,给你的东西,还不接着。”

  林澈看了眼林越之,不敢伸手,老爷子老脸一红,直接把东西塞到她手里。

  半信半疑打开,看清手里的东西时,眼睛瞬间睁圆,不敢置信自己看到的东西!

  林越之看到时,也愣了下。

  “我名下百分之三的股权,现在转让给这丫头,”老爷子看两人的反应,眉头一皱,伸手想取回,幸好林越之眼疾手快,帮林澈把东西收好。

  “哼!”林学昌的鼻子发生一声冷声,转而对林澈说,“丫头,以后要是我这孙子敢欺负你,你别怕,有我给你撑腰呢,如果他敢花心乱搞女人,你就一脚把他蹬了,三条腿的癞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缺吗?我这些股权,就当给你的嫁妆,知道了不?”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