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越之一声不吭,扔下手机疾步离开,韩小静莫名,捡起手机一看,顿时也蒙圈了。

  她使劲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她今天凌晨竟然把电话打给了钱宇!

  P/最新dx章节!m上若D年●(网r0P

  靠!

  要发生流血事件了啊!

  韩小静来不及换衣服,几乎和昨天钱宇一模一样的状态跑出家,眼看林越之的车子急速离开,她只能又折回去取车钥匙,路上还掉了只拖鞋,一手拿着车钥匙一手拿着拖鞋直奔车库。

  千万别出事啊!

  一路上她不停在心里祈祷。

  林越之几乎是一路狂飙到钱宇住处,车子都还没停稳,便跳下来捶门。

  “干什么啊?”来了,钱宇听到发狂的拍门声,心里顿时一乐。

  磨蹭了一会,才慢吞吞的去开门。

  门一打开,一记铁拳迎面朝他门面砸来,他往旁边一躲,林越之满是戾气的脸出现在眼前。

  “人呢?”这两个字几乎是从林越之的牙齿缝中蹦出来的。

  如果钱宇敢碰她,他一定杀了他!

  漆黑的眸底已经染上猩红色。

  这一刻,林越之起了杀心。

  他浑身上下都弥漫着骇人的气息,仿佛在下一刻就会冲上去狠狠拧断钱宇的脖子!

  “林越之!”

  赶过来的韩小静想也不想出声阻止。

  “人呢?”

  林越之充耳不闻,一个健步上前,一把揪住钱宇的衣领,再次问:“人呢?”

  钱宇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侧头看了眼韩小静,看到她没穿鞋的脚,笑着调侃:“韩大小姐,你这个样子要是让你的那些追求者看到,还不得吓走一大批人啊?”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韩小静冲上去,怒气冲冲质问:“我问你,昨天晚上你是不是把林澈从我家带走的?”

  “是啊,是你打电话给我的,你知道的,对于你的要求,我是绝不会拒绝的。”

  韩小静的脸色一下子刷白,“那现在她人呢?”

  “在我卧室的床上。”

  林越之闻言,转身离开。

  “林越之。”钱宇叫住他,“你确定现在想进去吗?你能受得了接下去看到的画面吗?”

  “你找死!”林越之突然一个急速转身,拳头瞬间砸在钱宇的下巴。

  疼。钻心的疼。

  这场景本应该在六年前就上演了,就在当林越之去钱宇房间找他,看到卫黎的衣服落在沙发上时!

  多痛快啊!

  浓重的铁锈腥味在钱宇的口腔中散开,他舔了下裂开的嘴角,吊儿郎当说:“打,继续打,狠狠打,林越之,你今天如果不打死我,你他妈的就不是个男人1”

  “我现在就打死你!”

  林越之压抑了一路的怒火在这一刻爆发,如同失控的野兽,扑向钱宇,两个人都疯了,拳拳见肉,不把对方打趴下不罢休。

  一眨眼,整洁的客厅如被龙卷风扫过,装饰摆设倒了一地,沙发翻倒,玻璃碎裂,韩小静捂着嘴,一动不敢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厮打在一块。

  到底该怎么办?

  她到底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被惊动的林澈突然出现在卧室门口。

  看到这骇人的场面时,她和韩小静一样被吓得脸上血色全无,可下一秒,她抓起花瓶狠狠朝地上砸去。

  尖锐的脆响让两个男人同时看向她。

  她还是穿着原来的衣服,只是有点皱,小脸刷白,只有唇上因为被牙齿用力咬着,渗出一点点刺眼的红色。

  “看来公主睡醒了。”鼻青脸肿的钱宇呵呵一笑。

  “林澈妹妹……”

  “澈儿……”林越之深深吸了口气,心尖一颤一颤的。

  在来的路上,满脑子全是她。

  无法想象她和钱宇发生了什么,如果真的发生,他该如何面对?

  时隔六年,时光收尾重叠,同样的选择又摆在他面前,残酷无比。

  在敲门的时候,他疯了,控制不住怒火。

  可是六年前呢?

  当他知道卫黎就在钱宇的房间时,他冷笑一声转身,什么都没有做,甚至连求证都没有去求证。

  那时候的心情他至今都记得,他可以成全他们,因为钱宇是他最好的朋友。

  可是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把她带走!

  她是他的,一根头发,一片指甲盖都是他的!

  不管昨晚发生了什么,他都要她!

  “哥。”她勉强一笑。

  看到这幅场景,她隐约猜到了什么。

  一直以为是在梦里见到的钱宇,原来都是真的。

  她一步步走向两人,没有看林越之,目光直直落在钱宇的脸上。

  钱宇连林越之都不怕,但被她这么盯着,竟然忍不住心里发毛。

  “嗨……”刚张嘴,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他脸上,接着反手又是一记耳光,两记耳光响亮干脆。

  “你不是找打吗?好啊,我成全你。”她冷冷说,“这是你六年前欠我哥的。”

  林澈继续说,“六年前你为什么不说?那天晚上你的隐形眼镜也掉了吧?嗯?我说的没错吧?”

  “呵呵……呵呵……”钱宇呵呵一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的眼睛不适合戴隐形眼镜,这点卫黎也是知道的吧?没了眼镜,你只能凭借衣服和体型来判断一个人,所以昨天没有隐形眼镜,你也能认出是小静姐,可是你一开始没敢认人,直到小静姐走到面前,你才确定是她,对不对?”

  “六年前,你是不是把谁误当成了小静姐?”她说的很慢,不是询问,而是陈述。

  钱宇的脸色猛地一变。

  “你是怎么知道的?”

  此话一出,林澈绝望的闭上眼。

  她希望是自己猜错了,昨天韩小静无意中的话让她突然找到问题的关键所在,钱宇其实喜欢的是韩小静,又怎么会莫名其妙去睡卫黎,除非有人故意让他误以为来找他的人是韩小静!

  “澈儿,你到底在说什么?”

  林越之的声音很冷,犀利的目光落在她脸上。

  她睁开眼,无奈一笑。

  “哥,六年前钱宇哥没有睡卫黎,是卫黎让你误以为他们两个在一起了,钱宇哥,我说的没错吧?你没碰她吧?”

  “呵!你说呢?”

  “就算你想碰,卫黎姐也不会让你碰,因为她喜欢的人不是你,你只不过是她引起我哥吃醋的道具而已。”

  道具?

  说的好残忍,可是却是个不争的事实。

  六年前,他反复回想当夜的事,他的确记得是韩小静来找他,所以当林越之来他房间时,他压根不知道林越之是来捉奸的,这个屎盆子就这样被扣在他头上整整六年,没想到一个小丫头,竟然看穿了一切。

  “哥……”她深吸了口气,指甲被扣进掌心,钻心的疼,可脸上却灿烂一笑:“现在误会解除,你可以和卫黎姐重修旧好了。”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