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吃……

  这次这个猪耳朵不仅好嫩,还好香。

  s若P年网n正P版$首/S发^;0:

  醉糊涂的林澈眯起眼,冲韩小静呵呵一笑,笑得韩大小姐顿时后背一凉。

  你妈不会还想吃人吧?

  靠!老娘风华正茂,连个正儿八经的男朋友都还没找呢!怎么能就这样稀里糊涂交代在这里呢?

  手机在混乱中掉到地上,凭着一股强烈的求生意志,电话被接通的那一刹,她扯开嗓子嚎道:“杀人了啊!啊……!林越之你他妈的赶紧给我过来!”

  钱宇一愣,顿时睡意全无,穿着睡衣就冲出家门,再回拨过去,被林澈缠住的韩小静腾不出手接电话,害得他担心害怕了一路,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绿灯,硬是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韩小静家门口。

  门铃响了又响,韩小静使出吃奶的劲,连拖带拽把林澈弄到门口,打开门,看都不看门外站着是谁便把人推出,接着砰的一声关上门。

  终于得救了。

  稀里糊涂的韩小静松了口气,钻进被子呼呼大睡。

  门外,钱宇看着手里的林澈,傻了。

  这是什么情况?

  再按门铃,睡死的韩大小姐把门铃直接当成了催眠曲,配合门铃发出轻轻的鼾声!

  闻到林澈身上浓重的酒精味,钱宇满脸黑线。

  “林澈,你醒醒!”他摇了摇她,林澈努力睁开眼,看到钱宇,傻乎乎一笑:“你谁啊?”

  “钱宇!你哥的死对头!”

  “……”她懵了,恍然大悟:“噢……我想起来了……是睡了卫黎的人渣啊……”

  小爷我不是人渣!

  “你……你这个人啊……”林澈醉得稀里糊涂,想到什么说什么,“你……你当初怎么不睡得彻底一点啊……你的……额……那个地方是不是太短啊……所以她睡过以后觉得不满意啊……”

  “你说谁是短?”

  钱宇的脸都青了,语气隐隐透着危险。

  “不是吗……那应该叫什么吗?……牙签?”

  !

  一个男人最忌讳被怀疑那方面的能力!

  牙签……很好、非常好!

  钱宇磨了磨牙,隐隐测测地问:“林越之的呢?”

  林澈挡不住酒意昏昏欲睡,垂下脑袋咕哝一声:“……不告诉你。”

  “我是谁?”

  “……钱宇。”

  “我是好人还是坏人?”

  “……坏蛋。”

  “非常好!现在大坏蛋带你回家!”钱宇的脸色都比锅底还黑了,把林澈往肩上一甩,扭头离开。

  “嗯……”在他背上找了个舒服姿势,林澈满足的微微睁开眼,看到近在咫尺的耳朵,张嘴咬了上去。

  “啊!”

  夜色中一声惨叫,钱宇穿着拖鞋,深一脚浅一脚的往车子走去,边走边骂骂咧咧:“痛死老子了啊!你他妈的倒是轻点啊!耳朵都要被你咬掉了啊!妈的!让你轻点你怎么越来越重啊!啊……痛痛痛……你妹的……好痛啊……你倒是换个咬啊……操!怎么那么听话?让你换你就换啊!我让你轻点你怎么不轻点啊!痛死了啊!”

  林澈还真是使了劲地咬,谁让钱宇睡了卫黎,睡就睡吧,还没把人给睡服,搞出那么多糟心事!

  所以咬的就是他!

  回到家时,钱宇的两只耳朵都快变成招风耳,又红又肿。

  他把耳朵凑到镜子前,仔细一看,还带着一层层的牙齿印!

  这笔账不算,他就不姓钱!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早起的老公有老婆抱。

  林越之起了个大早,把厨房的早点全都打包好后驱车前往韩小静家。

  按了好几下门铃不见有动静。

  难道是睡得太死没听到?

  接着又按了几下,还是一样。

  他看了眼时间,不早也不晚,这个点平时他们正在吃早饭,他的小老婆不可能那么早就去学校的。

  想到林澈,林越之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弧度,拿出手机拨通她的电话,此时,另一个小区内的一套大平层内,突然响起龚丽娜的神曲《忐忑》,睡了一夜沙发的钱宇猛地一激,浑身一哆嗦,咚的一下从沙发摔到地上。

  那个呆,那个呆,那个呆,那个呆,那个呆,那个呆,带了个刀,带了个刀,带了个刀,带了个刀,哎一呦,哎一喂……

  钱宇蒙圈了,傻愣愣的听完了整首忐忑。

  音乐结束,他重重松了口气,紧接着,激烈的音乐再一次朝他脆弱的神经发起进攻。

  那个呆,那个呆,那个呆,那个呆,那个呆,带了个刀,带了个刀,带了个刀,哎一呦,哎一喂……

  操!

  忍无可忍,钱大公子手脚并用爬起来。

  “带你妹的刀!我……哎呦……”

  小脚趾踢到茶几,他的哎呦竟然和龚丽娜的哎呦无缝连接。

  钻心的疼!钱大少痛得直吸冷气,一瘸一拐忍着剧痛终于在卧室门口找到声音来源。

  林越之?

  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名字,他突然冷笑了起来。

  “急了吧?急死你!”

  电话另一边的林越之没打通林澈的电话,只能退而求次,拨打韩小静的,韩小静正睡得香,忽然手机铃声响起,她摸了摸床头柜,没有,接着又盖上被子闷头继续睡。

  林越之竖起耳朵一听,隔着门,隐约传来手机铃声。

  “韩小静!开门!韩小静!”咚咚咚捶了好几下门,终于把韩小静从床上挖起来,坐在床上了愣了好一下,才去开门。

  “怎么这幅鬼样子?”看到披头散发一身酒气的韩小静,林越之忍不住皱眉。

  “我老婆人呢?”

  “什么老婆?”咕哝了声,难受的韩大小姐也不招呼他,转身回到客厅躺下。

  林越之扫了眼客厅,顿时两条眉毛狠狠一皱。

  到处散落着杂志和食物,还有啤酒易拉罐和红酒瓶。

  人还没长大,倒是开始学坏了!

  看这个样子,昨天晚上两人喝了不少酒!

  才一杯酒的酒量,现在肯定醉得不成样子!

  一想到小东西指不定正抱着马桶呼呼大睡的画面,林越之便加快脚步一个个房间找,但找了一圈,就是没看到林澈。

  因为怕她喝醉了随便找个地方睡,他连韩小静的衣橱和鞋柜都没放过,可还是一无所获。

  再次拨打电话,房间内没有熟悉的音乐响起。

  “韩小静!”林越之脸色一沉,把韩小静叫醒。

  “干什么啊?”韩小静一脸不悦,把脸埋在毯子里。

  “我老婆人呢?”

  “老兄啊……找老婆回家找啊,怎么到我要啊……”突然,韩小静猛地住嘴,瞪大眼睛看向林越之。

  “你老婆?林澈?我昨天不是打电话让你来接她回家了吗?”

  “我没接到电话!”林越之察觉到事情不对劲,捡起地上的手机查看,当看到通话记录时,整张脸都青了。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