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话,林澈差点被口水呛到,不可思议的看向韩小静,只见韩大小姐脸上的笑容一窒,哼道:“我那时候是瞎了眼!”

  “那我希望你一直瞎下去。”

  “你咒我?”

  “我是希望你能继续喜欢我。”钱宇不要脸说。

  韩大小姐啧了声,“从你上了卫黎的床开始,我眼瞎的毛病就好了。”

  刚才不管林澈怎么怂钱宇,他都能面无表情,此刻却不说话了,笑容有些寡淡。

  “是啊,我就是这么坏,以后还会继续坏下去,林澈妹妹,今天就到这里吧,Bye。”钱宇转身离开。

  “小静姐,他不要紧吧?”林澈有点担心。

  “放心,这个人就算地球上的人全都死绝了,他也绝对能活下去。”韩小静说着这才注意到林澈手上的伤,“手怎么了?”

  林澈把手插进口袋,好不容易忘了相册的事,现在又一股脑儿想起来了。只要一想到林越之背着她翻看那本相册,她整个人就难受的要命。

  “小静姐,我今天能到你那里去睡觉吗?”

  “不想回家?”

  “我现在心很乱。”

  “还是因为卫黎?”

  林澈垂头丧气点了下头:“我需要时间好好缓一下。”

  “那行,你给林少打个电话,要是他同意,我没意见。”

  林澈犹豫了,拨通林越之的电话,林越之正和几个高管在总裁办开会,高管们听到他的手机铃声,脸上不由露出吃惊的表情,看到他接起电话,更是惊讶,接着听到他温柔的声音,一个个下巴都快掉在地上!

  见鬼了吗?!这个对着电话撒娇的男人是谁啊!

  “晚上我会想你的。”听到林越之这么说,高管们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所有人不约而同搓了搓手臂,明明空调把温度打到28度,问什么他们有种冷飕飕的感觉?

  “我也会想你的。”林澈心都在流血,明明这几天晚上都偷偷出去,谁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叫声好听的。”

  “老公。”

  林越之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笑顿时让所有人就像见鬼了一样纷纷瞪直了眼睛,林越之睨了众人一眼,丝毫不介意自己的形象,继续柔声说:“如果晚上想我了,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听到这话的韩小静忍不住在旁边揶揄:“放心吧林少,我一定完璧归赵!”

  “不说了大哥,你忙吧,明天再联系。”

  “好。自己在外面注意安全。”

  林越之不耐其烦的一条条叮嘱后才挂断电话,下一秒,表情瞬间凝固严肃,不复丝毫柔情。

  呼!

  高管们见状,纷纷长舒了口气。

  这才是他们的老板嘛!

  “走吧!我们去大采购一番!我们今天晚上开个单身大派对!”韩小静挽住林澈的手臂往回走,原本最初她本来是打算来医院会会卫黎的,但现在安抚林越之的小老婆才是当务之急最重要的。

  “我要喝酒!”林澈说。

  “好!我们这就去买!”

  两个小女人走到路边,看到钱宇踢到石块差点跌倒。

  “活该!”韩小静哈哈大笑,“怎么不摔死你啊?”

  钱宇直了直腰板:“我这叫祸害留千年!”

  “切!叫司机吧!”韩小静挽着林澈离开,边走边咕哝:“肯定又把隐形眼镜弄没了。”

  林澈闻言,脱口问出:“你怎么知道的?”

  “他的那副吊梢眼根本不适合隐形眼镜,偏偏还要扮帅装酷,不肯带框架眼镜,刚才我走到他面前他才发现是我,所以我百分百确定他的隐形眼镜肯定不在眼珠子上!走,不说了他,今天让我们把这些臭男人全忘了!”

  W;若ME年ym网永久$免费^看C小XL说hy0

  韩小静在上海有自己的公寓,两人去超市买了很多零食和熟食回去,说好了不提男人,结果林澈一杯红酒下去就醉了,嘴里全是林越之。

  “我就是搞不明白,卫黎对他来说到底是什么!”

  “他让我不要害怕,可他却还留着两人的合影相册!”

  “他说自己的心没缝,但每天晚上偷偷跑出去看她!”

  “小静姐!我就是个大傻瓜,被他们两个玩得团团转!”

  林澈憋了一肚子委屈,拿起手机,把自己的来电音乐从小夜曲改成了龚丽娜的忐忑。

  这才是她真正的心情!

  弄完拿起酒瓶往嘴里猛灌了好几口。

  脸红的发紫,多半是因为愤怒,可发完火,又觉得委屈极了。

  “等一下,你说林少晚上偷偷离开家?你确定他是去了医院吗?”

  “我想不出第二个理由。”

  “万一他不是去见卫黎呢?那你不是冤枉他了吗?”

  “偷偷摸摸,肯定不是好事,有两次我半夜起来还看到他在阳台一个人抽闷烟,肯定是在纠结到底在卫黎和我之间选择哪一个……”

  “如果真是这样,那你打算怎么办?放弃林少?”韩小静也喝了不少,打了酒嗝。

  林澈咬了会指甲,接着半跪在地上,手撑着脸颊看向韩小静,眼神带着一点凶狠:“我不甘心。”

  上辈子被劈腿,她成全了那对贱人,这辈子绝对不做那么傻的事,凭什么她一个人伤心难过?凭什么?

  “卫黎抢我的男人,我就去抢她的男人!”

  韩小静闻言,乐了:“有区别吗?”

  “当然有。防守和进攻有本质性区别,她想和林越之重修旧好,还得问问我这个现女友是不是同意!”

  韩小静忍不住拍手:“这些话你应该对林少说。”

  林澈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弱弱说:“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我发现他私下去见卫黎的事……”

  韩小静也不知道该怎么解这个结,她知道卫黎回国的消息后,怕林越之为了这个贱人干出傻事,才来上海,可林越之见了卫黎没怎么样,反倒把平时看起来像小绵羊似的林澈刺激成了大灰狼。

  “好!姐支持你!你就放心大胆的去抢,千万别输给那个小贱人!”

  两个女汉子干脆拿酒瓶喝,喝着喝着,两人就真的喝高了。

  林澈一喝醉就找耳朵咬。

  “小静姐,你真好!”

  “必须的……哎呦吗呀!我的耳朵……”

  韩小静的酒全醒了,林澈像只八爪鱼般缠在身上,牙齿重重咬在她的耳朵上,竟然还砸了下嘴!

  姑奶奶唉!

  你当自己是在吃猪耳朵呢!

  韩小静想哭的心都有了,艰难的从桌上找到手机。

  林越之……林越之……你他妈的赶紧来把人带走!

  手一抖,她按错了名字,把电话打给了钱宇。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