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宇去药店买了药后,熟练的帮她消毒伤口,然后贴上创口贴。

  “吃了,这是消炎药。”剥开一粒药放到她手上,钱宇说什么她做什么,乖的没有一点脾气。

  唉。

  钱宇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有些不舍又有些无奈。

  “到底卫黎跟你说了什么?”他问。

  盯着手上的矿泉水瓶子看了一会,林澈才缓缓摇头。

  “不想说就算了,我也没兴趣知道,没吃饭吧?走,我先带你去吃饭。”

  “我不想去。”

  “行啊,我打电话给林越之。”

  一听到林越之三个字,林澈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站了起来。

  “吃饭可以,我请你。”

  她不想欠他人情。

  “好啊,反正有东西吃,谁付钱都一样。而且……”钱宇冲她咧嘴一笑:“你请我我更高兴,你花钱不就等于让林越之花钱吗?你知道因为那块坟地让我损失了多少钱?吃你的,我更香!”

  你这是活该!谁让你睡兄弟的女人?

  林澈没好气哼了声,脸色还是很不乐观。

  “你现在肯定在心里骂我吧?”

  刚这么想,钱宇便斜着一双吊梢眼看了她一眼。

  “尽管骂,反正这六年我已经被骂习惯了,所以你不用憋在心里,想骂就骂,想怎么骂就怎么骂,放心,小爷我承受的了。”

  “你就不觉得愧疚吗?”

  这种事都能拿出来开玩笑,这人怎么能那么没心没肺?

  “愧疚?这东西是什么玩意啊?能填饱肚子吗?”钱宇给林澈使了个走人的眼神,“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吗?别想糊弄我两句就完事儿,我还等着把林越之吃穷呢!让我好好想想等会吃什么。”

  “麻辣烫。”

  “什么?”

  “麻辣烫!”

  钱宇愣了下,哈哈大笑:“麻辣烫就麻辣烫!只要没毒,我就能下嘴!”

  两人走进医院旁边的一家小店,毒是没有,但林澈故意让了老板放了好多辣椒油,钱宇看着那层油红,忍不住嘴角抽搐了起来。

  “小丫头,想整我用错了地儿,我最喜欢吃辣,越辣越好!”

  钱宇呼噜一下吸了口汤,被辣的眼泪都飚了出来。

  “他妈的真爽!”

  爽死你!最好爽得你明天口腔长泡,看你这张嘴还怎么贫!

  吃完麻辣烫,钱大少的嘴都肿了,但还一个劲叫爽。

  林澈突然发现,他这个人就是喜欢把话反着说,就好像存心和自己过不去似的。

  怪。

  “呦!有娃娃机啊!”

  麻辣烫的店铺前摆着一抬破旧的吊娃娃机,钱宇晃过去,用脚踢了下,扭头问忙得不可开交的老板:“这东西能玩吗?”

  “能玩能玩!”

  “钱。”

  林澈瞬间眼睛瞪圆:“为什么要我出钱?”

  “不是你请客吗?”

  “我只请你吃饭。”撇撇嘴,赶紧抓紧钱包。

  “这不还在店里吗?这叫连带服务,懂吗?”

  钱大少匪气十足的抓过小猪钱包,掏出硬币往机器里塞了两个。

  “喜欢哪个?哥给你吊。”

  您大少爷知不知道花的是我的钱啊!

  林澈突然很想直接扬长而去,可钱包被挟持,她深吸了口气,忍下冲动,看了眼机器里的山寨娃娃,不情不愿指了下流浪的青蛙。

  除了这只青蛙还做的有点样子外,多拉A梦的手是不规则的,粉红豹是红色的,熊大熊二瘦的像猴子,山寨就山寨吧,就不能山寨的专业一点吗!

  简直是惨不忍睹啊……

  “好!哥就把青蛙吊上来,等着瞧!”

  钱宇擦了擦手掌,表情一下子变了,整个人浑然散发出凌厉的气势,不止林澈,就连旁边的人也忍不住朝他看来。

  爪子被慢慢移动到青蛙的上方,接着微调,然后一锤定音,爪子被放下,好多双眼睛随着爪子而下,但爪子竟然完美的错过了青蛙……

  对,没错,连碰都没碰到一下……

  钱宇默默又塞了两个硬币,接着又重复一遍刚才的动作,依样画葫芦,青蛙还是纹丝不动。

  林澈顿时凌乱,她心疼钱啊!

  “没事,我下次一定能抓住。”

  “等下!”林澈用手指堵住投币口:“你是不是近视眼啊?那么大只有没有看到啊?”

  钱宇一听,乐了,“嘿!你怎么知道我是近视眼?刚才我喝汤的时候隐形眼镜掉汤里了”。

  “……”林澈满脸黑线,不知道该说什么,夺过钱包塞口袋。

  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首k发0

  “别介,哥吊到也是送你的,不小气了成吗?”钱宇哄骗道。

  “那我不要了,你千万别送我,谢谢!”

  “你不要?我今天还非送了不可!老板,把这钱全给我换成钢镚!”

  好几张大红钞票被拍到桌上,老板乐坏了,赶紧给他兑钱,林澈见状,急忙制止。

  “老板,别换了,我哥开玩笑的!”

  说着拉起钱大少往外走。

  “别拉别拉,我说了送你就是送你,老板,娃娃一百块一个卖不卖?”

  “卖!”

  10块钱的成本,稳赚90块,没有不买的道理!

  老板打开娃娃机,直接把青蛙拿出来递给林澈,感叹道:“小妹妹,你哥对你真好啊!”

  “那必须的!”钱宇大言不惭。

  “走吧!”

  林澈瞪了眼钱宇,扭头就走。

  “心情好了?就是要这样嘛!就算天塌下来,还有比你高的人给你顶着,没什么事是过不去的。”

  钱宇追上去:“看看我,我现在不就活的好好的吗?”

  “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这个世界都要乱套了。”

  钱宇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我就当你是在夸我,反正这些年再难听的话都听过了。听哥的,不开心就要发泄出来,谁让你不好过你就让谁不好过,这个世界不是你弄死我就是我弄死你,懂吗?”

  “就像你和我哥?”林澈一下停下脚步,回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我可从来没想弄死过他。”

  “我不信。”

  “信不信随你,反正我这个人就没想过让谁信过。”

  她定定的看着他,原本很讨厌他,可现在突然又讨厌不起来了。

  “你这个人真怪,但托你的福,我心情好了不少。”

  “看吧,没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

  钱宇还想说什么,忽然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一道影子,即使没带眼镜,他还是一眼便认出了身影的主人,但又没出声,就这样看着人走到面前。

  “钱大少,怎么那么悠闲啊?”韩小静冲林澈挑了挑眉:“林澈妹妹,你可要小心他,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钱宇忍不住呵了声,“怎么现在才知道知道我坏啊?韩大小姐,当初你给我递情书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