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有点明白。

  昨晚她就提了一下卫靖,他就醋意大发,但卫黎和那么多异性保持关系,他却忍让包容,他这样,不是爱的太深就是根本没有爱过她。

  “那时候在我看来,说卫黎是他女朋友,还不如说是他的哥们更恰当。”

  林澈眨了眨眼睛,突然笑了起来。

  “干嘛笑?”

  “我发现小静你说的话好有哲学啊!我都快被说服了!”

  “我说的事实,不信我们以后等着瞧。”

  韩小静点了首梁静茹的勇气唱完,口干舌燥的喝了口水。

  “小静姐,夏威夷好玩吗?”林澈突然问。

  韩小静想了下说:“好玩啊!特别适合度假,往那个沙滩上一躺,看看书,睡睡觉,太舒服了,如果觉得无聊,可以去下海潜水或是钓鱼,总之是个不错的地方。”

  林澈一脸的可惜,啧啧摇头:“可惜去不了了。”

  “为什么?”

  &若年c%网e首K发"$0…

  “因为我改变主意了。”

  晚上,林越之又去阳台抽烟,那样子既深沉又悲凉,林澈好不容易在韩小静那里找回的一点点信心,被他一根烟给全都抽没了。

  “哥!”她坐起来。

  “怎么起来了?”林越之听到声音,掐灭烟头快步走进卧室,声音格外温柔:“是不是我吵醒你了?”

  “不是,是我自己睡不着。”

  “胡思乱想什么呢?嗯?”

  她勾住他的脖子,软软说:“我在想我们过年去哪里玩。”

  “不是去夏威夷吗?”

  “嗯,我突然好想去东北看大雪山,我们今年去东北滑雪怎么样?”

  林越之想也没想,一口答应:“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第二天,林澈正和秦凡凡在食堂吃午饭,手机突然响了。

  是个陌生来电。

  “现在骗子太多,傻子都不够用了。”秦凡凡一早上接了三个骗子电话,无意扫了眼林澈的手机,没好气说。

  林澈笑了笑,接起,还没来得及说话,另一端的卫黎先开口道:“是不是林澈妹妹呀?”

  林澈的呼吸窒了下,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一个是。

  “林澈妹妹,是我,卫黎姐。”

  “……卫黎姐,有什么事吗?”

  卫黎笑嘻嘻的说:“是这样的,我突然想起我有一本相册在越之家里,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放在他书房的书架的倒数最后一层上,能不能麻烦你找找?如果有,帮我送到医院可以吗?我在医院真的很无聊。”

  “好啊,如果看到,我就帮你送到医院。”答应下来,但心里直打鼓,都已经分手了六年,林越之还会保留这东西?

  找不到就算了,万一真的有,让她情何以堪?

  秦凡凡察觉到她的脸色有点差,关心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千万别相信骗子说的啊。”

  林澈勉强一笑,摇头说:“没事,我突然想起有事,你下午帮我向老师请个假,我先走了。”

  “那好吧,我知道了。”

  秦凡凡答应下来,目送林澈离开。

  一回到家,直冲书房。

  书架是落地书架,趴在地上在最后一排仔细一找,看到不同于其他书脊的东西时,她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心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死死捏着,难受得喘不过气。

  她突然很想假装这一切都不曾发生,她不知道林越之和卫黎的往事,更不想去帮卫黎找什么相册!

  可是事实就是这么残忍,打开相册,扉页上写着一排字:和最爱的人。

  呼吸在这一瞬停止,她捏了捏手指,发现自己的指尖竟然在微微颤抖。

  她害怕了,也后悔了。

  她不想知道林越之和卫黎的过去,更不想知道他们曾经有多相爱!

  韩小静说,林越之对卫黎是喜欢,对她的感情才是爱,但在她眼里,这两种感情没有区别!

  不知道在地上坐了多久,她才换了口气,合上相册,可是下一秒,相册又被打开,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最后牙一咬,把相册放进书包,站起来扭头走出书房。

  “啦啦啦……”还没推门而入,便听到卫黎愉快的轻哼声。

  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她倒好,到了她这里,她这个新人已经哭了好几回。

  深吸了口气,推门而入。

  “来了啊!”卫黎看到林澈,别提有多高兴,兴奋问:“怎么样?有没有找到相册?”

  林澈慢吞吞的点了下头,从书包里取出相册,还没问是不是这个东西,卫黎一见到,两眼放光,“对!就是这个!太谢谢你了林澈妹妹。”

  林澈心里无比苦涩,心里哭了无数回,表面上却面无表情:“没什么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慢走啊!”

  卫黎敷衍的说了句,迫不及待打开相册看了起来。

  林澈低着头走得很快,连撞到人都不知道。

  “林澈?”被撞的钱宇吓了一跳,连忙追上去,但她走得更快。

  “走开!”她现在没心情应付他。

  “你到底怎么了?”钱宇仔细打量了她一眼,她的脸色很差,让人忍不住担心。

  “我没事……你能不能不要管我?”她只想静一静,有那么难吗!

  “你去看了卫黎?”钱宇反问,“她是不是说了什么话?”

  “没有,她什么都没说。”用力挣脱后,头也不回往医院外走,钱宇犹豫了,最后还是放心不下,追了上去。

  她走的很急,根本没看路,在医院外差点撞上疾驶而来的车子,司机撤下玻璃怒气冲冲骂了句。“找死啊!”

  钱宇看到这一幕,急忙跑过去,一面扶起林澈一面对司机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司机见他态度诚恳,忠告了一句离开。

  “你的手都擦破皮了。”

  因为整个人往后跌,手掌直接蹭在路牙子上,愣愣的看着血一点点渗出鲜红的手掌,她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痛。

  “我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走,跟我去医院检查一下!”

  这次钱宇没再让她耍脾气,把她往医院里拽,这时候任何一点刺激都会让她失控,因为她的忍耐已经到了临界点。

  “我不去医院!”她使出浑身力气甩掉钱宇,失控的说:“能不能让我一个人呆一会?”

  “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让你一个人?”钱宇冷静的看着她:“你不去医院可以,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你哥,让林越之来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听到林越之的名字,林澈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到底在干什么啊……

  钱宇叹了口气:“跟我来吧,不去医院可以,我去药店买点消毒药水,你的手流血了,必须处理一下。”

  “那你……能不告诉我哥吗?”

  见她眼圈红红的,钱宇心生不舍,摸了下她的头,无奈道:“走吧,我先帮我处理伤口。

  林澈咬了下嘴唇,低头跟了过去。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