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确定越之这六年从来没忘记过我,我想和他和好,就像朝马儿脖子上按个缰绳,分分钟的事情。

  卫黎的话一下子从脑子深处蹦出来,久久不散。

  林澈只知道卫黎住在这间医院,理所当然误认为林越之是来看她的。

  原本她已经做好了陪他一起去探望卫黎的准备,可现在她显得是那么多余和不识趣。

  咬了咬牙,转身离开。

  “越之哥,爷爷的事情你没告诉别人吧。”林越之刚挂上电话,便听到林越文幸灾乐祸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两人并肩站在电梯口。

  林越之淡淡扫了他一眼,抬脚走进电梯。

  走进医生办公室,林学昌的主治大夫见人到齐,说:“林老先生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其他脏器,这种情况,不建议手术。”

  林正华眉头狠狠一皱,说:“那有没其他办法?医生,不管花多少代价,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愿意尝试!”

  “建议保守治疗吧。”

  “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林越之面无表情问。

  “很遗憾。”

  “那我爷爷最多还能活多久?”林越文问。

  “最多半年。”

  半年……

  林正华和林越文同时看了眼对方,老爷子手上握有集团百分之二十三的股权,是整个集团最大的股东,如果能继承这些股权,就可以把林越之赶下总裁的位置!

  林越之闻言,深深吸了口气,脑子里全是小时候老爷子带着他玩耍的画面,再过六个月,整个林家就再也没有真正关心他的人了。

  接下来是和医生讨论治疗方案,回到家时已经过了饭点,林澈正趴在书桌上写作业。

  “回来了?”她走出书房,还没来得及问什么,被林越之揽入怀中。

  “今天怎么那么晚?吃过了吗?”

  “还没,开了个紧急会议,没想到那么晚了。”

  林澈心里一沉,难受极了。

  “连饭都够不上吃,你这个会议还真够紧急的啊!”她半开玩笑说。

  “的确很紧急,我必须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林越之从容道,丝毫没有提及去过医院的打算,林澈见状,心里忍不住冷笑两声。

  两人谈了那么久,看来是不用她传话了!

  林澈醋劲山上来,浑身上下都冒着一股子酸味。

  “王嫂给你留了饭,你自己吃饭去吧,我回房间睡觉去了!”

  还没走两步,再次被林越之拽入怀中,两条手臂就像铁箍似的圈住她。

  “别走,让我抱一会。”他把头埋在她头发中,没再多说什么,就连平时那些不要脸的情话都没说。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她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卫黎那么信心满满,肯定留了后手,难道她的缰绳给他套上了?

  她苦涩一笑,自己给自己好不痛快,道:“我今天下午去医院看卫黎姐了。”

  林越之连卫黎住哪家医院都不知道,压根没想到自己已经被深深误会了。

  闻言,说:“不是让你别去了吗?怎么还去?”

  林澈抬头扫了他一眼,心想你就再装吧!

  “其实吧,我觉得卫黎姐这个人不错。”

  “怎么看出来的?”林越之自然而然接下去问。

  “就是感觉。”

  “那你如果看到她拿着菜刀追着我跑了两条街的画面,就不会这么想了。”

  “不敢想象。”她老实说。

  “她这个人没心没肺,不提她了,走,陪我吃饭去。”

  她心里窝着一把火,哪有心情陪他吃饭,脑子提溜一转,故意说:“我今天还看到卫黎姐的哥了,你猜他是谁?他竟然是我们班的新班主任!他这个人不仅长得帅,脾气也超级温和,我们班好多女同学都喜欢他呢!”

  “你说什么?”林越之锐利的视线直直落在她脸上。

  “干什么那么凶?我说的是事实,你不信去学校问问,不仅我们班,现在他都快成为大众情人了,每天收到一大堆情书。”

  “你怎么知道?”

  “我……我偷偷看到的。”

  “你去偷看他?嗯?胆子肥了是吧?竟然敢背着老公去偷看别的男人?”林越之故意朝她痒痒肉上搔,“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看别的男人!”

  林澈痒的不行,边笑边逃,“停停停!休战休战!这不公平,我有痒痒肉,你没痒痒肉。”

  “来不及,这是你看别的男人的惩罚!”

  那你呢?你看了别的女人怎么算?

  当夜,没睡踏实的她隐约感觉到床铺突然晃动了下,眯起眼定睛一看,林越之捏着手机走到阳台,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她听不见他说了什么,只见他挂了电话点了根烟,然后吞云吐雾了起来。

  林越之和林学昌的主治大夫通过电话后,心情沉甸甸的,忍不住抽烟解乏,就是这一反常的举动,把他往脚踏两条船的渣男之路上越推越远。

  第二天早上,他把她送到学校,这两天被卫黎的事情弄的心烦意乱,在门口站了会才抬起脚步,还没走两步,便被人叫住。

  @若)/年◇网首IO发A0

  “小静姐?”林澈意外的看着来人。

  “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肯定是在为爱情心烦,走,姐儿带你去发泄一下。”韩小静知道卫黎回来后,连夜赶到上海,果然看到当事人闷闷不乐呢!

  两人来到KTV,点了个最大的包房,边唱边跳边疯,一轮下来,林澈的声音都嘶哑了,不过心里还是难受的要命。

  放下话题,任由音乐继续放。

  “小静姐,卫黎回来了。”她说。

  “我知道啊!”韩小静想也没想,说:“回来就回来啊,脚长在她身上,你还能阻止她不回来吗?”

  “她还喜欢我哥。”她又说。

  “我也知道啊!要不然她回来干嘛?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林澈突然无语哽咽。

  “唱歌,”韩小静把话筒塞进她手里,“难道为了她,你连唱歌都不唱了?”

  “小静姐,我真没心情开玩笑。”

  “我也没心情开玩笑。”韩小静淡然笑笑:“我还知道林少恨她恨得入骨。”

  林澈苦笑反问:“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吗?”

  “错,这只是自欺自人的说法而已,恨得太深,就再也萌生不了爱。卫黎这个人……呵呵……性格大大咧咧,做事从不瞻前顾后,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男孩子都喜欢跟她混在一起,那时候虽然他们两个在交往,可是和她关系好的男生可不止林少一个,可林少那时候硬生生忍了下来,以前想不明白,但看到他是怎么对你的以后,我就知道为什么了。”

  韩小静继续说:“在那时候,我们都以为喜欢一个人,就是无限的包容和忍让,不管做了多么荒唐的事情,都能给她找借口,可是爱恰恰相反,爱会使人斤斤计较,即使一句无心的话,都能引起对方的强烈反应。”

  见林澈一脸懵圈,韩小静哈哈一笑:“还不明白?”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