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越之想也不想,说:“用不着,现在她在医院,有医生照顾,就算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毕竟……你和她交往了六年啊……”

  林越之抬起她闷在他胸口的脸,似笑非笑问:“老婆,你到底想说什么?”

  林澈轻哼了下,不甘心说:“我就是嫉妒她,自从知道了她的存在后,我觉得自己快嫉妒的发狂了!”

  “然后呢?”

  呼吸变紧,她的眼眶一下子湿润了。

  “我……我很不安……”

  闻言,他轻轻叹了口气。

  他和卫黎的过去是真,他无法辩驳,但他可以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对她爱。

  “傻丫头。”

  她不服气,鼓起腮帮子反驳:“我可是被S大破例跳级直升的天才,我哪里傻了?林越之,就你老是说我傻,我看说我傻的你才是真的傻呢!”

  “是是是,我这叫傻人有傻福,能追到一个天才老婆,听说孩子的智商随妈,以后我用不着担心下一代的问题了。”

  林澈一听,脸忍不住红了又红。

  林越之继续说:“以后我们家从上到下都是天才,到时候只有我一个普通人,你们千万别欺负我,要不然我去夫联告状。”

  “哪来的夫联啊?”亏他说的出口!

  凌晨两点,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浅眠的林越之几乎第一时间睁开眼,拿起手机看了眼,确定没有吵醒她后才轻轻下床。

  “怎么了?”掩上阳台的门后他才接通电话,声音压得很低。

  “孙少爷,老爷晕倒了。”老宅的陈管事说。

  林越之眉头一拧,说了句我马上到后大步流星走出卧室,夜色中,车子离开家,林澈隐约听到汽车的声音,但实在太困了,在睡梦中皱了下眉头没有醒来。

  第二天,一切如常,下午林澈向学校请了假,提着果篮到医院探望。

  “请问,卫黎卫小姐住在哪个病房?”

  来到医院住院部,值班护士查了下登记簿告诉她具体的病房,刚走到房间门口想敲门,突然,门被从里拉开,门里门外的两人看到对方,都不由愣了下。

  “卫老师?你怎么在这里?”林澈惊讶的看了眼卫靖,以为自己走错了,歪着头去确认墙壁上的病人信息。

  没错,是卫黎。

  “林澈同学?”卫靖也微微吃惊,掩上门,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来看一个朋友。”

  “你的朋友不会是卫黎吧?”

  卫黎、卫靖……

  林澈在心里默默念了下,猛地收缩了下瞳孔。

  “没错,我是卫黎的哥哥,你认识我妹妹?”

  呵呵!

  这个世界还真是小的可怕!

  “进去吧,卫黎在里面。”卫靖淡淡一笑,转身打开门,林澈跟着他还没走进去,猛地一声脆响突然在脚边炸开。

  “走开啊!我不要你管!反正我已经打定主意了,你再说就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

  卫靖的脸色沉了沉,越过杯子碎片,一把拉开帘子。

  “你是……”卫黎看到林澈,都忘了高举的手上还有一只准备泄愤的杯子。

  卫靖训斥道:“你朋友来看来,还不赶快先把杯子放下来。”

  “要你多管!”她边放下杯子边嘀咕。

  卫靖觉得很是头痛,回头对林澈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说:“进来吧,她不咬人。”

  “……”林澈默默绕过碎片蹭到床边,顺便把果篮递给卫靖。

  尴尬的笑了笑:“那个……卫黎姐……你伤的怎么样?”

  “他是我哥,”接着她指了指林澈:“林越之的妹妹,该知道的人一个都没忘,应该没事。”

  “那就好,这样我哥也放心了。”

  “越之担心我了?”她的脸上顿时扬起一抹明媚的笑容。

  林澈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哪壶不开提哪壶!

  “那个……卫老师,肇事司机找到了吗?昨天我已经把车牌号码告诉警察了,应该很快就能找到。”

  “警察说的目击证人是你?”卫靖惊讶反问。

  “嗯,正巧看到。”

  “那可真谢谢你了,越之果然没白疼你,我过两天就能出院,到时候我来找你们,对了,快年底放假了,有计划吗?”

  “没有。”她故意不说。

  “那我们一起去夏威夷怎么样?越之最喜欢冲浪,回想以前,每年冬天过年我们都要去夏威夷。林澈妹妹,你喜欢夏威夷吗?”

  “医生说你不能坐飞机。”卫靖提醒卫黎,卫黎没好气白了他一眼:“离过年还有大半个月,到时候别说飞机,就算坐火箭也没问题!”

  林澈心里微微一沉,昨晚林越之想也没想就说去夏威夷,本来还觉得挺高兴,但现在听卫黎这么一说,突然什么兴趣都没了。

  X!若年F网P永C\久免费H@看-小"g说k0/●

  “到时候再说吧,我听我哥的安排。”

  卫黎一听,乐地摸了摸她的头:“真是个乖孩子,怪不得越之那么疼你,我一定会让他带你一起去的。”

  林澈越听越不对劲,她和林越之出去玩,关她什么事?

  明明已经分手六年,丫的她是不是有失忆症啊?

  “别理她,她说着玩的。”卫靖说。

  “谁说我说着玩?”卫黎闻言,瞪了眼卫靖,“哥,我告诉你,我和越之的感情好着呢!”

  “但是你们已经分手了六年。”林澈提醒。

  “这点林澈妹妹你就放心吧,虽然我们分开六年,但我确定越之这六年从来没忘记过我,我想和他和好,就像朝马儿脖子上按个缰绳,分分钟的事情。”

  好吧,你卫大小姐就继续在这里幻想吧,老娘不奉陪了!

  她看了眼手表,站起来:“卫老师,我现在回去还能赶上最后一节课,我先走了。”

  “好,路上当心。”卫靖把她送到门口。

  “等一下。”卫黎突然想到什么,“林澈妹妹,帮我替越之捎句话,要是他想知道我六年前这么做的理由,就让他自己来找我。”

  “好,我知道了,我一定带到!”

  走出病房,林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这人有病吧?而且还病的不轻!

  她在医院门口停留了下,刚想朝地铁站走去,忽然熟悉的车子从眼前驶过,接着开进医院的地下停车库,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她能确定车子是林越之平时最常开的那辆。

  收回目光,拿出手机边打电话边往回走。

  “哥,在哪里呢?”

  “在公司,等会还有个重要会议,先不说了,我开完会给你打电话。”

  林澈闻言,猛地停下脚步,脸色变得有点难看。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