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酒吧,秦栀站在路边呼吸着新鲜空气,她也不知道是谁提议来这种地方,刚进去就是乌烟瘴气的,再加上她本就不怎么舒服,心里的情绪反而越来越糟糕,不过既然是花月叫自己过来,坐一会儿还是可以的。

  正当秦栀准备进去,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秦栀?你怎么出来了,不进去和大家一起吗?”

  只见刘萌萌从不远处走过来,她今天穿的格外亮眼,身上那带着闪片的连衣裙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芒,不仅如此,她还披着一件白色貂皮,乍一看,这貂皮还有点眼熟,似乎是和安然身上那件差不多,一时也不敢确定。

  看着,秦栀不由得暗想:“照刘萌萌那点可怜的工资,应该连貂皮的一个袖子都买不起,怎么会突然多了一件这样高大上的衣服,也不知道是谁送的,故意穿出来到处显摆,生怕没人看见!”

  刘萌萌见秦栀对着自己可劲的打量,嘴角扬起不屑的笑意,上前一步,装作关心的说道。

  “哎呀,秦栀,别看了,这可是你几年的工资都买不起的东西,还是省省吧!”

  说完,她丝毫不管秦栀怎样,扭着圆润的翘臀往里走去。

  顿时一股浓郁的香水味扑面而来,熏得人够呛,对于秦栀来说,她才不稀罕那种东西,对着刘萌萌背影翻了个白眼,紧跟着也进去了。

  从舞池玩完回来的花月坐在秦栀旁边道:“你知道吗?刚才好几个小帅哥故意往我身上蹭,明显是对我有意思!”说着,她拿起桌子上的啤酒瓶又喝了几口。

  “嘀嘀嘀......”秦栀的手机响了起来,连同震动一起。

  秦栀拿起手机,发现打电话过来的人是傅靖舟,她连忙拿着手机和包走去卫生间。

  就在这时,秦栀发觉包上的拉链怎么打开了,而且手机和其他东西都散落在沙发上,明显是有人动过的痕迹。

  f更r新/最Kh快“%上*若n年Jx网0V}

  她心里一紧,立马开始找詹姆斯李交给自己的储存卡,那可是命根子,要是丢了就什么都没有了,结果翻了好几遍,一无所获,桌子上,地上也找过了,区区一个储存卡就这样平白无故的消失了。

  “秦栀,怎么了?你在找什么?”花月注意到秦栀脸色惨白,询问道。

  “我的储存卡没有了!”秦栀一边说着,一边还在不断寻找,急的她整个神经都攥在一起,如同小时候丢了最重要的乘车卡那般。

  花月作为好姐妹当然不能干看着,她打开手电筒,半蹲在旁边帮秦栀一起找。

  过去了好久,两个人什么都没有找到,最后秦栀不得不放弃。

  坐在旁边喘气的花月问道:“秦栀,那储存卡上是什么?要实在不行就再去拷贝一份?”

  拷贝?要是那么简单,秦栀还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这对于她来说是詹姆斯李的信任还有老板艰巨的任务,后果绝对很惨,也不知道明天太阳升起后会如何。

  “算了,我先走了!”秦栀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

  此刻的她如同丢了魂,拿起包,拖着沉重地步伐朝着门口走去。

  在一旁的刘萌萌看来,秦栀这种表情简直是大快人心,让她这些日子的气愤都缓解了不少,她手里拿着那个黑色的储存卡来回把玩,心想,一定要好好利用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第二天杂志社。

  秦栀坐在办公桌跟前敲打着键盘,从办公室走出来的刘萌萌恰好注意到了这道风景,忍不住站在走道上掐着嗓子说道。

  “哎呀呀,也不知道有些人怎么想的,昨天还在这里跟我兴致勃勃的对峙,说什么一定行,今天就跟个空气一样装缩头乌龟,千万别到关键时刻掉链子呀!”

  “主编,你在说谁啊?”有兴致的同事听后立马凑过去问道。

  “说的是谁,谁心里清楚,等下老板来了,看她怎么交差!”刘萌萌看着秦栀的位置冷哼一声,抱着胳膊转身离开。

  秦栀停下手上的动作,将包里的辞职信拿出来放在桌面上,这次的事情责任在于她一个人,所以最坏的结果也想到了,不过就是被开除。

  但是,她心里不服,自己就算是要走,也要把那个小偷揪出来再走,因为除了杂志社的人以外,其他人没有理由去拿那个储存卡。

  很快,刘得财开着小汽车来到杂志社门前,他今天还特意打扮了一番,不过在旁人看来,他每次来杂志社都要收拾的格外鲜艳,所以看起来也没多大差别。

  “老板,您终于来了!”

  刘萌萌见刘得财后赶紧跑过去迎接,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相比之下,刘得财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她,反而在四处寻找秦栀的身影,嘴里不由得问道:“秦栀呢?我今天可是专程过来等她给我好消息啊!”

  旁边的刘萌萌气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了,她暗地里嘟囔道:“你的好秦栀恐怕是早就躲起来了!”

  一时间,大家都在寻找秦栀。

  “老板,我在这里!”

  秦栀手里拿着一摞文件从人群后头走出来,脸色看上去有些不大好,因为她整夜没睡,试图寻找办法补救,同时也在盘算那个拿着储存卡的人会如何做。

  “秦栀,你是不是最近太辛苦了,看看,人都累瘦了!”刘得财见状心疼道。

  不过他很快清了清嗓子:“所有人会议室集合开会!”说罢,他转身先行离开,身后刘萌萌屁颠屁颠地跟随上去。

  花月看形势不太对,她走到秦栀跟前询问道:“秦栀,你还好吗?用不用等下给你帮忙?”

  花月心里知道,秦栀从昨天离开酒吧后就有点魂不守舍的,整个人仿佛心不在肝上,恍恍惚惚,让她又是愧疚又是担心,或许没有打那个电话,秦栀今天也就不用顾及刘萌萌那张臭脸,还要等着挨批。

  杂志社的人聚集在会议室。

  刘得财照常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的说道:“我今天来,为的就是我们杂志社的未来,大家的未来,对于这个采访,,我们先让秦栀给大家做个简单的汇报,鼓掌!”

  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