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清扯了扯嘴角,道:“我特意把易门内的环境和道路熟悉了一遍,就想着今日带着你离开,却没有想到还真的派上用场了。”

  “所以你今天你是有备而来的?”玄七七问。

  寒清抬头直视着玄七七的双眼,坚定地说道:“是!我是要去抢婚,以前我明知道你喜欢我,可我还是在躲,是因为我怕我配不上你,会让你受委屈,可得知你要嫁给别人,我才知道当初的我有多么傻,我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喜欢你,我,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玄七七听闻这番话,心中如暖阳照射一般,她开心地笑着。

  她真的满足了,哪怕这辈子不能和寒清在一起,她也满足了。

  “七七,我们……”

  “二师兄,过去了,就真的过去了!”玄七七再次打断了他的话。

  她不能,不能和他在一起,他们不能不管玄门那么多人的性命,因为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而断送,她做不到。

  看着玄七七坚决的态度,寒清也不再说什么了。

  玄七七打算等着天黑以后在回到易门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还没有到晚上,玄七七忽然就病倒了,整个人都发着高烧,很快意识都模糊了。

  “七七!”寒清抱着玄七七,隔着衣服都能够感受到她身上灼热的体温。

  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发高烧了。

  寒清抱着玄七七就要去找大夫。

  “她不过是中毒了,短时间还不会要了性命,你不用那么着急。”身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寒清立刻转头,看着岳之名被一个人扶着走过来。

  岳之名自那夜被易水阳毁了眼睛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是不是你?”寒清怒视着岳之名。

  岳之名没有隐瞒,道:“是我。”

  “给我解药!”寒清厉声道。

  岳之名只是冷笑一声,站在离他不远的对面,道:“解药我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要做一件事情,我才能够给你。”

  “什么事情?”寒清问。

  岳之名道:“拿到寒毒秘籍,杀了玄离子!”

  “我不会杀了我师父!”玄离子是他的师父,他绝对不会杀了他。

  这答案岳之名似乎早就知道了,他只是笑了笑,不疾不徐地说道:“不杀也可以,那你就赶快给玄七七准备后事吧,她活不过明天晚上,而且玄七七一死,你就会成为杀死玄七七的凶手,你说玄离子会不会杀了你?”

  “卑鄙小人!”寒清咬牙切齿地说着。

  岳之名不以为意地笑着,道:“当初你找我合作时,你就应该知道我岳之名并非什么正人君子,你想要杀死易立给自己的父母报仇,我已经帮你做到了。”

  说着,岳之名拍了一下身旁人的手,那人立刻点点头,将手中提着的一个白色包裹扔在寒清的面前。

  g最X新$章.节☆&上M若U年|*网;x0S…

  只听“砰”的一声,白色的包裹带着血滚落在寒请的面前。

  “这是易立的人头,我给你拿来了。”岳之名顿了一下说道:“那你是不是也要替我做一件事情,才算是公平交易?而且我也绝对不会让你白做,寒毒秘籍拿到以后,你娶我的女儿为妻,就可以成为统治整个武林的人,你可以拥有武林中最高的权利,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既然你要寒毒秘籍,为什么还要我师父的命?”

  岳之名笑着道:“如果他不死,你又怎么能够和玄七七在一起,你逼迫玄离子交出寒毒秘籍,就等于是背叛了师门。如果玄离子要是知道你从一开始杀死易门的人时,就是你和我设计的一个阴谋的开始,想必他也容不下你,只有他死了,你才能够真正和玄七七在一起,到时候我们就说是玄离子去救易门的时候被别人杀死,绝对不会怀疑到你头上。我也绝对不会把你和合作的事情说出来,玄七七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她知道的只有你救了她,而且去救玄离子时受了伤,却没有救活,她反而会感激你。”

  是,从寒清一开始杀死易门的五个人,其实就是他和岳之名合作的开始。

  因为寒清调查了好多年,终于知道易立才是当初杀死自己父母的仇人。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自从他知道这件事情以后,就没有一天能够睡着觉。

  他出生低微,不仅不能够给父母报仇,还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没有办法追求。

  那个时候的寒清没有一刻不渴望权利,如果他站在那至高无上的位置时,又有什么事情是他无法办成的。

  仇恨、权利在他的心中作祟,无时无刻不煎熬着他的内心。

  最终,仇恨和权利占据了他的心。

  这时,江湖中发生了一件大事。

  岳之名杀死了武林盟主,同时伤着了前去讨伐的易立。

  放眼整个江湖,也只有岳之名能够杀死易立。

  岳之名要的是寒毒秘籍,同时答应给寒清至高无上的权利,并帮他杀了易立。

  只要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利,他就可以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他可以报仇,也可以和玄七七在一起。

  人一旦心中有了邪念,就根本不会受控制。

  所以寒清为了自己的仇恨,不惜布了一个天大的局,他利用玄离子,利用了风临等师兄弟之间的手足之情。

  他知道即便他杀死了易门的人,玄离子也不会把他逐出师门,而易门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绝对会找易门要一个交代。

  易水阳在玄门没有讨到好处,于是就勾结了江湖人士,把玄门陷入了不义之地。

  原本做只是想要从玄离子手中夺取寒毒秘籍,可万万没有想到,岳之名竟然也和易水阳勾结,易水阳将离花散交给岳之名,告诉岳之名只要将这离花散给玄离子服下,绝对可以把寒毒秘籍弄到手。

  可没有想到,半路易水阳竟然杀出来,不仅伤了岳之名的眼睛,还设计让玄七七嫁给他,顺理成章成为了玄门的继承人,同时成为寒毒秘籍的拥有者。

  “不,我不能这样做。”寒清用力地摇头,当初他成为孤儿一无所有时,是玄离子收留了他,他不能忘恩负义。

  “我从来不强人所难,你自己做决定。”他惋惜着道:“只是可怜了玄七七了,为了你闯下的祸不得不加给易水阳,现在也因为你,要香消玉损了。”

  寒清怀中的玄七七,身体越来越滚烫,脸颊被烧得通红通红。

  岳之名依旧不疾不徐地说:“而且,明日江湖中人就会知道你杀了易立,为了把玄七七从易门抢出来,不惜毒死了易门所有人,还有那些所谓的英雄豪杰,你说你还能够在江湖中立足吗?你还能够保护你想要保护的女人吗?”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