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郁!”夏天抬起头,灿若繁星的眸子里,都是耀眼的光芒。

  那光芒直接照到了常新郁的心中,照亮的同时,温暖了他的心。

  “天儿!”常新郁在她耳边呢喃着。

  明知道现在的任务是要采摘千年莲花,可他还是抑制不住的想要同夏天耳鬓厮磨。

  他低头与夏天的额头相抵在一起,两人的呼吸渐渐交织在一起,常新郁的呼吸都渐渐有些紊乱。

  夏天的脸越来越红,她更多的感受到常新郁心中炙热的火焰。

  此时此刻,两人的心中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秘密,像是透明的一般呈现在彼此的面前。

  而此时夏天意识不受控制地想到了红衣女子惨死前痛苦的模样,她的心狠狠揪痛了一下。

  同时揪痛的,还有常新郁,他痛的五官立刻扭曲在一起,身子都蜷缩在一起。

  “阿郁,你怎么了?”夏天急切地问道。

  常新郁的心在痛,夏天的心也在痛。

  “我没事。”常新郁忍着痛,用力地扯出一抹笑。

  夏天不再去想红衣女子,两人心口的绞痛也缓缓消失。

  常新郁扶着夏天的手臂站起来,深吸一口气道:“我们要尽快把它摘下来。”

  “嗯!”

  夏天将后背上的绳索拿下来就要绑在自己的腰间。

  常新郁伸手立刻制止,摇着头道:“你不能去,我去。”

  夏天笑着:“我身子轻,而且有你在,我不会有事的。”

  “不可以,这一次你必须听我的。”常新郁一脸的不容反驳,他不能让夏天去。

  夏天手下的动作依旧没有停下,她两下就把绳索绑好在腰间,拍着手依旧笑着:“你知道我的脾气的。”

  常新郁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双手拦在夏天的面前,这一次他说什么都不肯让步。

  “夏天,以后所有的事情,我都可以依你,但是这一次,绝对不可以。”

  他伸手就要去解夏天腰间的绳索,夏天立刻红着眼睛后退,紧紧地护着绳索。

  “我不听!”她倔强地说着。

  常新郁摇头轻轻一笑,“天儿,我从爱没有如此在乎过一个人,从小到大只有你给了我温暖,所以我不能让你有任何的危险,你懂吗?”

  “我从小带大从来没有像爱你一样爱过别人,要是你出事了,我这辈子还怎么活下去,你想过没有?”

  “那你要出事了,我怎么活下去?”常新郁忧伤地看着夏天。

  夏天哭着,却说不出话,她从常新郁的身上感受到他的坚决,她知道自己这一次无论怎么做,都无法改变常新郁的决定了。

  她哭着道:“常新郁,我命令你必须要把千年莲花和你安全的带回来,不然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我会忘了你,会永远的忘了你!”

  常新郁泪眼朦胧地笑着,“好!”

  绳索从夏天的腰间移到了常新郁的腰间,夏天哭着一直没有停下来。

  常新郁伸手擦掉她脸上的泪水,“小花猫,我不会有事的,我也不能有事,我要和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会的,一定会!”夏天坚信。

  她胡乱的用衣服擦掉眼泪,现在是至关重要的时刻,万不可掉以轻心。

  悬崖的一侧有一颗千年古树,夏天将绳子的一端拴在了树上,以免在她无法拽住常新郁时,能够有一个保障。

  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后,夏天站在常新郁面前,忍着不哭:“记得你对我的承诺。”

  常新郁伸手抚摸着夏天的脸颊,他的指尖带着浅淡的凉意。

  “我会的!”他的回答异常的坚定。

  夏天别过头还是忍不住落了泪,她快速擦掉深吸一口气,看着常新郁缓慢地靠近千年莲花。

  夏天拽着绳子,紧张地跟在常新郁身后,眼睛连眨都不敢眨一下,心早已悬在了喉咙口,仿若一张嘴就会跳出来一般。

  常新郁亦紧张的向前靠近,千年莲花长在悬崖边缘,且它的根茎支撑着千年莲花一直延伸到了悬崖的半空中悬挂着。

  那距离足有一丈多,而旁边根本没有可以借助的物体,只能够冒险去摘。

  常新郁趴在悬崖边上,伸手缓缓地却触碰千年莲花的根茎,企图将根茎收回来而摘到千年莲花。

  而常新郁收回多少根茎,千年莲花下就再次长出多少,根本不会影响它在半空中的距离。

  常新郁只能够铤而走险,身子渐渐地向外移动。

  越靠近千年莲花,它的光芒就越刺目,就能够更迅速的蛊惑人的心智。

  所幸吃了玄离子给的丹药,还能够支撑一下,可也撑不了多久,常新郁只觉得眼前已经变成了重影。

  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滚落下来,他的衣衫也已经被浸透。

  夏天在一旁屏气凝神地看着,手掌用力地攥紧,连呼吸仿若都停止了。

  常新郁身子渐渐地向前移动,夏天用力地攥紧手中的绳子,冷汗染湿了她的睫毛,她连眨都没有眨一下。

  眼看常新郁的手指就要触碰到千年莲花,眼看就要摘下来。

  夏天紧张的心怦怦直跳,身子都有些不自觉得在抖动。

  可就在将要摘下来的那一瞬,常新郁身下的雪和陆地立刻塌陷,他整个人都快速地掉下悬崖。

  “阿郁!”夏天大声吼叫着,用力地攥紧绳子,弓着身子向后企图将常新郁拉回来。

  可雪地湿滑,夏天不仅没有向后倒退,反而整个身子还在不断地向前滑。

  她慌了,真的慌了,巴掌大的小脸和此时飘扬而下的雪一个颜色,脑袋一片空白。

  “阿郁,阿郁!”夏天哭着喊叫着,双手被绳子磨出了血,依旧没有松开一下。

  “夏天,我没事!”空旷的山谷中,回荡着常新郁激动的声音:“我已经摘到了!”

  夏天喜极而泣,她大声道:“你坚持住,我马上拉你上来!”

  夏天拽着绳子背过身去,将绳子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用力地拽着。

  眼看就要把常新郁拽上来时,忽然大地塌陷,夏天的脚下踩空,整个身子猛地向下坠。

  “啊!”夏天惊恐地吼叫着。

  千年莲花依旧绽放着耀眼夺目的五彩光芒,将漆黑的夜晚照的亮如白昼,可那光芒似乎也在一点点的消失,一点点的暗淡下去。

  常新郁和夏天两人,紧靠着一条绳子支撑着,绳子的另一头,依然绑着那颗千年古树,可周遭却已然塌陷下去。

  夏天在绳子的上端,常新郁在绳子的下端,两人间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悬挂在山崖边上。

  若{$年网¤唯o一$正R版,√q其P;他(都p》是盗版0

  “夏天,你有事没有?”常新郁将千年莲花别在腰间,踩着山石急迫的向上攀爬。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独说:   今天先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