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从没想过周楚南有一天会主动背他,虽然他的言辞听起来十分的愤怒,但是对于张小来说,心里还是隐隐约约有一丝温暖的。

  因为喜欢安笙,他曾很长一段时间介意过周楚南的存在,更加介意的是他的态度,他明白周楚南优秀,可是若是对苏安笙不够好,在他眼里多优秀都没有意义。曾经的周楚南是连苏安笙都不会多看一眼的人,更别提他了,如今他能够用这种方式关心自己,足以说明苏安笙在他心中位置的转变,所以他爱屋及乌……

  周楚南背着张小下楼时没有想过张小会想这么多,当时他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不要再让这个人缠着苏安笙了,刚刚一直用各种方式向苏安笙撒娇,又用各种方式惹得苏安笙担心,他真是看的累了,他绝不允许任何一个男人如此粘他家的苏安笙,要不是看在他生病的份上。

  苏安笙对于周楚南的举动也有些震惊,不过她只偷笑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挽着刘慈的手跟在身后!

  “安笙,蓝家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套路这么深,而且感觉现在蓝家分成了好多股的势力,马上就要分崩离析了似的呢?”

  刘慈皱着眉头向苏安笙问道,之前的她从没有向苏安笙询问过蓝家的事,不知道这次为何突然问起。可能是因为为张小做过治疗之后突然意识到了苏安笙的处境有多困难了吧。

  “这个我也不清楚蓝家到底怎么了,我只知道蓝家在找一个孩子,原因我不清楚,我只知道那个孩子曾经在我们周家!可是我从未见过这个孩子,我父亲也从未同我说过!”

  苏安笙用力的思考了片刻,依旧没有想通,这个问题在张小回来之前她就想过很多次了,从蓝若云要杀她到蓝婷要保护她,这一桩桩一件件都让苏安笙觉得很困惑。

  “那你有没有想起过什么?比如说小时候对那个小孩子的印象,毕竟记事记得再晚,潜意识里应该也有一点印象,可是每当我为你做催眠治疗时我发现你这部分的记忆竟然是空白的,你脑海里真的一点都想不到嘛?”

  刘慈医生挽着苏安笙的手,认真的询问,仿佛像平时治疗似的,表情十分严肃!

  “想不起来,一多想就觉得头疼,疼的天昏地转的,脑子里就只想着疼了,完全没有别的想法了!”苏安笙伸出冰凉的手指,轻轻的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看着她说道。

  刘慈眉头紧锁,良久才缓缓问道:“安笙……那我没次给你治疗时,你脑海里会不会有一个声音仿佛提醒你不要信我的话吗?”

  “声音吗?我印象里并没有什么声音,你怎么突然想到这个事情了?”苏安笙转过头看着刘慈轻声问道,“我……我……刘慈看起来有点迟疑,良久深吸一口气说道:“安笙,不是我不相信你,只不过我担心你也被心理干预过,而且那个时候你还小,心里接受程度高,更任容易什么都记不起来!”

  听到刘慈的话,苏安笙震惊不已,她吃惊的睁大眼睛,愣神了片刻后赶忙摇摇头,坚决的说道:“不可能啊,绝不可能,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呀,你给我治疗的时候,我一深入的去想神马,就只有头疼的好困,别的感觉根本没有,更别提什么别的声音了,我觉得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心理暗示,再说我那么小给我心理暗示做什么呢!”

  听到苏安笙的话,刘慈沉默着不说过,跟着她一同上了去往医院的车后,依旧不说话,静静地坐在那里,良久才仿佛想起什么似的,看着她着急的说道:“我知道我之前一直陷入一个思维怪圈,是什么思维怪圈了,就是我总想着你的潜意识里会出现什么主动的暗示标志,完全没有想过,头痛也是一种暗示,一种生理上的暗示啊,有能力的人他们可以从主动暗示改为这种更加隐藏的暗示,即便是我这样的心理医生都很难察觉,只还以为病人不过是生理反应呢!”

  一直在前面开车的周楚南听到刘慈的话也心生疑惑,他确实也有想过苏安笙儿时记忆的问题,毕竟在刘慈这里就诊很久了,而且刘慈又号称心理方面很权威的专家,为何对于苏安笙的心理治疗差很多,他曾一度认为苏安笙的儿时的记忆是不是根本没有问题,不过是被别人夸张了一直说有问题,又查不出来,反倒让人紧张!

  “那你是说有人很早就预料到今天发生的事,所以在安笙小时候将她的记忆抹去了,让她也不知道苏家到底做手术的那个孩子是谁是吗?”

  这还是周楚南第一次主动同刘慈说这么多话,之前他们只有过几次简单的沟通,而且每一次沟通都是和苏安笙有关……

  “没错,我怀疑是这样!只不过现在想想又觉得有几分悖论,毕竟若是安笙的记忆被蓝家人动了手脚,那也说不通,他们现在本来就一直在寻找那个孩子,若是他们抹去了安笙的记忆,不是反而不利于自己吗?”

  yd若年A网(正Z版首Kp发$0

  刘慈皱着眉头分析着蓝家人的心理,从她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怎么想怎么有问题!

  “也就是说还有人参与到这件事情之中了,而且参与进这件事的人很大程度上知道那个做手术的孩子是谁,而且他是和蓝家的不同势力,他不想让蓝家找到那个孩子,所以抹去了安笙的记忆!”

  周楚南一边说,手指一边轻轻的敲打着方向盘,良久终于再度缓缓开口:“如此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安笙小时候一定知道那个做了手术的孩子在是谁,他在哪里!”

  “没错,就是这样……”刘慈附和的点点头。

  苏安笙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大脑飞速的运转着,良久她的脸色变得十分不好,抬起头盯着周楚南犹豫的说道:“楚南……我好像知道那个孩子是谁了……”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