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凌声听了我的话之后也连忙冲了出去,父亲没有想到我竟然会以肚子里面的孩子相要挟劝说他来做这件事情,但也不得不说我真的说中了,他的心是肚子里面的孩子和我的身体对于父亲来说是最重要的。

  若是能够保全这两者,就算是让父亲一次头又有什么关系。当父亲来到老头子别墅门前时,头脑忽然之间清醒了一些,迟疑了下来,并没有直截了当地冲了进去。

  对于强者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老头子一向都能够敏锐的感觉到,但是这么清晰实在是太过熟悉,老头子在察觉到的那一刻,还有一些吃惊。

  甚至是不确定的打开了视频监控看到自己昔日的伙伴就那样站在门口之处一副犹豫不敢进来的样子,老头子心里面则是更加的激动。他们两个人之间就想有一个结果。

  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够把这件事情彻底的解决,看来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是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却又那么的熟悉,一直都在他们的脑海里面,甚至翻新了无数次。

  就像是昨天所发生的事情一样。傅凌声躲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岳父,第一次觉得他的心里面其实也有着很多敏感的地方。但是到最后父亲还是走了进去。

  我不知道在他的心里面究竟下得多大的决心,但是我知道等他卖出去的那一刻,就证明在之前的那些事情,父亲敢于去勇敢面对了。

  而老头子在看到父亲迈入的那一刻,整个人的心就像是被压制住了一样,甚至都不能够呼吸。父亲在迈入别墅之后发现别墅里面几乎是空无一人。

  根本就没有人来管自己,心里面还有一些恼火,心想老头子是不是有一些太过分了,竟然敢这样的忽视自己。

  “我知道你现在在看着我,赶紧现身吧,没有必要这样躲躲藏藏下去!”

  反观傅凌声在看到父亲迈入老头子别墅的那一刻兴高采烈的回到了家中,没有想到我竟然这么有办法这样激父亲,父亲竟然真的去找老头子了。

  “其实这件事情也并不全是我的功劳,父亲的心里面就想着把这件事情彻底的解决掉,这次来英国他就已经预料到了会有这一天,就算是没有今天的这件事情,他也会去的。”

  我和父亲虽然没有呆在一起太长的时间,但是我能够感觉到父亲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性格,甚至能够觉察到他心里面的一些想法,若是父亲真的不想面对老头子的话,也不可能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来到英国,既然已经来了,就注定有一些事情必定要去面对。

  “说白了,其实你还是了解岳父的,这一次激怒他也会有很大的因素,希望他可以面对自己的心魔吧。”

  我了解父亲,但是傅凌声也同样了解我。若不是在有保证的情况之下,我也绝对不可能会让父亲和别人争吵起来。老头子在见到父亲的那一刻,心里面就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解决这件事情。

  姗姗来迟,看到父亲的那一刻,老头子更加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苍老了很多,而他却还是那样的英俊挺拔。岁月在自己身上的痕迹仿佛就是在对于自己的惩罚,而眼前的人却根本没有任何的疲惫。

  “你今天怎么会过来?”

  老头子疑问道,虽然自己也已经猜到了一些来意,但是却不能够确定。

  “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两个人之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过节,我来找你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之前只不过是因为不知道你究竟在哪里,现在既然知道了你在这里我就应该为之前的事情讨回一个公道。”

  “往事如烟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你的心里面还一直耿耿于怀吗?就不能够大方一些把那些事情全部都忘记吗?!”

  老头子一听到这件事情,甚至心里面有一些生气,真是不明白为什么父亲能够一直对于这件事情牢记于心,尽管自己也一直没有忘记,但是老头子实在是不想和父亲因为之前的那些事情再次的宣战。

  “你说这些话难道就不亏心吗?你难道真的忘记了之前咱们一起经历的那些事情,而且我相信你没有忘记月儿的娘,究竟是怎么死的吧!我身为她的丈夫,有责任来为他的死讨回一个公道!”

  听了父亲的话之后,老头子直接震惊的把后羿他幸亏后面还有一张桌子能够给她一个支撑,不然的话老头子几乎都要摔倒在地上。

  而父亲看到他如此惊慌的模样,心里面则是更加的不齿,明明知道这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个禁忌,但是父亲仍然还是选择在这种时候提起了这件事情。

  虽然很不合时机,但是父亲已经没有办法再忍耐,见到老头子的那一刻,父亲就已经想过要把这件事情得到一个彻底的解决。

  “我们两个人在曾经的时候也是兄弟,但是你身为兄弟却做出了那样让人不齿的事情,你就没有觉得羞愧吗?现在还能够站在这里理直气壮的责怪我,甚至指责我的女儿,你又有什么样的资格?!”

  父亲说话更加的大声,甚至咄咄逼人。

  老头子就像是被别人揭了自己这一生最大的痛处一般,仓皇的想要寻找一个地方躲避起来。

  “我从未忘过!但那又怎样,那又能够改变什么吗?我们这些活着的人难道每天都要因为那些年轻时所犯下的过错而痛苦不堪吗?!”

  老头子忽然发起疯来,直接将屋内的桌木击得破败不堪。

  而父亲则是嘲笑一声,这是如此极易动怒的人,在怒气之下伤害了自己那一生最珍贵的宝贝,而如今他的这种怒气依然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变。

  “之所以痛苦不堪,那是因为你年轻时所犯下的那些错误没有办法被别人饶恕,而你又怎么可以擅自让你得到宽容?!”

  本就是应该活在地狱里面的人,又何必企图那一点点的光明。

  n更^n新最f快Et上B若T年◎网《0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