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他们来到家里就全是客人,我特意的让赵伯为他们沏茶。

  而他们作为回报也是将主任如果作案的过程全部都告诉了我,让我也更加的清楚自己并非是这所有厄难的源头。

  “无论如何我都很感谢你们今天能够来到家里和我解释这一切,尽管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已经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但是我内心的想要发出感谢。”

  “其实林小姐,我们应该和您道歉,之前的事情的确是对不起了,而且我们也受别人所托,希望您可以尽快回到学校里面,学生们是真的很想念您。我们也因为他们的拜托,所以才会更加的希望您回去。”

  两位警官所说的那些话紧紧的触动着我的心弦,若是说不想念那些可爱的学生是不可能的,可是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愿意去找警官。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尽管他们忽然从自己的包中掏出来一封信。

  “或许您不会相信他们只是一群小小的孩子,并不会做出这种让人感觉温暖的事情,但这封信的确是他们写的,您可以看一看。实在是没有必要,因为之前的事情就耽误了您和孩子们的相处。”

  我小心翼翼的将信收了起来,这都是孩子们带给我的心意。

  两位警官也并不打算多做停留,直接就从家里面离开了,但却因为他们两个人的到来,在我的心里面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之前的时候我已经和林老师说过,自己不会再回到学校里面,因为有些事情实在是让我觉得没有必要,但却没有想到,这些可爱的孩子们竟然给了我这么大的惊喜。

  父亲和小花在旁边默默的看着我们,并不说话。

  而此时的我更加希望他们能够给我一些意见,因为我的心里面早就已经没有了正常的思绪,在之前的时候我也已经答应了傅凌声,绝对不可能再回到学校里面,可是现在又面对着这种情况。

  “父亲,你难道就没有一些话想要告诉我们,哪怕是阻止我去做这件事情也好啊。”

  我撒娇着倒进父亲的怀中,可是父亲却直接将我推开。

  “你千万别给我这个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在你的内心深处早就已经有了答案,又何必去在意别人的看法呢,你自己开心不就是最好的吗?如果要是傅凌声不同意的话,我再去和傅凌声说。”

  “可是你刚才也已经说过了,我的身体并不是那般的正常,如果要是再引来一二连三的麻烦,到最后还不是傅凌声来为我收场。”

  而父亲则是一般傲娇的模样,听到我这么说,反倒是觉得我真的很没出息。

  “让他给你收场又怎么了,他本来就是你的丈夫,为你做这些事情本来就是理所应当的,你难道感觉有一些不对的地方吗?!”

  而父亲刚刚说完这句话之后,傅凌声也恰巧回到了家里。

  傅凌声现在心里面别提多后悔了,早知道自己的岳父会这么说,就不应该将她和小花叫过来,不帮自己就算了,还每天都在诋毁自己。

  “你们又在谈论些什么?看上去好像还有一些高兴的样子。”

  傅凌声的一句话,让我们之前讨论的话题戛然而止。

  更新S。最快!C上tO若~!年'√网0m。

  “行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和小花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我们就直接回去了。还有小花现在的训练项目并没有完成,以后没什么事情就不要老来打扰我们。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的有时间。”

  傅凌声自然清楚父亲所说的这句话是冲他来的,所以也并没有怎样。

  “鬼面,送他们走。”

  父亲本来想拒绝,但是看到我的面庞之后就同意了。

  日子依然还是要继续过下去了,总不能够每天都那样的争吵。

  “我刚刚在门外的时候看见一辆警车过去,是不是那两位警官又过来找你麻烦了,如果要是这样的话,你就直接告诉我,我再派人去和他们商议,总不能够每天都让他们如此打扰到你的生活。”

  傅凌声一边脱衣服一边说道,我能够察觉到傅凌声现在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我将傅凌声的衣服收起来之后,一副吞吞吐吐的模样,欲言又止。

  凭借着傅凌声对于我的了解,傅凌声早就已经能够察觉到我身上有着很严重的心事,但却感觉是因为父亲刚才所说的那些话,所以才会让我心里面不舒服。

  “父亲刚才说的话的确是有道理的,我本来就是你的丈夫,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我都应该支持你,并且承担你所做的事情的后果。”

  我吃惊的看着傅凌声。

  “这么说你是同意了?”

  现在反倒是傅凌声有一些不太理解我究竟说的是什么事情。

  “同意什么?”

  “今天那两位警官过来是想要给学校求情的,希望我可以尽快回到学校里面工作,而且孩子们也表示很希望我可以回去继续当他们的老师。”

  果然傅凌声在听完我说的话之后,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越来越觉得傅凌声仿佛就是那变幻莫测的天气,根本就不给人反应的时间。

  我低着头绕过傅凌声回到房间里面不用说,傅凌声刚才的那个表情就已经给了我一个答案。

  傅凌声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怎么做才是最正确的,既不想让我伤心,可是又不能够真的不将我的安危作为考虑因素。

  “你现在有时间吗?咱们两个人老地方见一面,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

  傅凌声拨通电话之后,也不等那个人有一个反应,直接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听到傅凌声开车离去的声音,我的心仿佛就像是沉入到了大海。

  想必傅凌声应该是生气了,所以才会想要尽快的从家里面逃脱吧,可是我又能够怎么样呢?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地方可以逃避。

  心中犹如被打碎了调味瓶一般酸苦。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