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因为你们两个人之前的事情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候贺阳出现了,因为他的出现让林悦心里比较好受一些,可是你拿出来的这些东西把贺阳在林悦心里的形象完全颠覆了,林悦接受不了这样的落差,才潜意识里告诉自己这是你在撒谎。”

  这么一说,夏于朦总算是明白了,“所以我应该继续坚持下去是吗?”

  江棉和朱凝凝齐齐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林悦今天只是无法接受才会这样,等她接受了一切都会好的。”

  夏于朦叹了口气说道:“希望是这样吧,也谢谢你们今天过来陪我想办法,不然我一个人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今天你们两个就陪我喝喝酒吧,就当做是陪我解解闷儿吧。”

  江棉和朱凝凝知道夏于朦心里苦,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夏于朦。

  三个人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吧。

  夏于朦整个人就像是要把这段时间心里的不舒服彻底发泄出来喝个不停,一开始江棉和朱凝凝还会劝他,到最后三个人差不多都喝醉了。

  好在江棉和朱凝凝还有意识,劝夏于朦不要再继续喝下去了。

  江棉和朱凝凝两个人摇摇晃晃的回到家,朱阿姨闻到两个人身上这么重的酒味儿,整个人又生气又无奈。

  气的是两个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乱来,无奈的是这两个人喝的烂醉,就是想说几句她们也听不进去。

  扶着两人睡下,朱阿姨很快给两人倒了两杯蜂蜜水,免得她们第二天早上醒来头疼,两个人早已经睡了,朱阿姨只好将两个人喊醒让她们喝了蜂蜜水再睡。

  本来很轻松的喝水,但是伺候这两个人喝水少不了一番折腾,好不容易让两个人喝完水,朱阿姨也出了一身汗。

  看着躺在床上的两个人,朱阿姨无奈的叹了口气。

  最SX新章节z上$N若¤年*a网S0,,

  第二天一大早,朱阿姨和往常一样早早地起了床,忙活着自己一天要忙的事情。

  江棉迷迷糊糊的醒来看着四周的环境半天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她的卧室,而且头疼的要死让江棉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撬开。

  朱凝凝还在睡,江棉看了一眼朱凝凝,下床去找自己的衣服,昨天她们说是陪夏于朦喝酒解闷儿,没想到到最后她们也跟着喝醉了,直到现在江棉都想不明白她们两个为什么也会喝醉。

  “棉棉,你醒了?”

  江棉眯着眼看了眼朱阿姨,愣了一下才回答道:“阿姨早。”

  朱阿姨看了眼还在熟睡当中的朱凝凝,翻了一个白眼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睡!”

  江棉来不及阻止就看到朱阿姨大步上前一把掀开了朱凝凝的被子,然后在朱凝凝的屁股上狠狠地拍了几巴掌。

  瞬间就听到朱凝凝的哀嚎声:“哎呀!到底是谁啊!能不能不要打扰我睡觉啊!”好好的觉被打扰醒,朱凝凝整个人都觉得很不爽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睡是不是。”听到熟悉的声音,朱凝凝一个激灵哪里还有困意,在朱阿姨的唠叨声中两个人动作迅速的下了床,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两个人一边吃着一边听朱阿姨在旁边唠叨着。

  “我说你们两个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喝成这个样子,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孩子啊想怎么喝就怎么喝是吗?看看你们两个人现在这个样子,眼睛肿的像什么似的,说话问半天也反应不过来,你们还想怎么样?”

  朱阿姨抱着轩轩,嘴上唾沫星子吐个不停,江棉和朱凝凝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乖乖的听朱阿姨一遍又一遍的唠叨声。

  跟朱阿姨相处的时间久了江棉就发现,只要朱阿姨唠叨的时候乖乖的听她说完之后保证再也没事了,如果在她唠叨的时候插了嘴,这一天都别想好过。

  唠叨了半天朱阿姨带着轩轩下楼买菜去了,两个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耳边总算是清净了。”

  朱凝凝好似躲过一场大劫似的说着,而江棉也在一旁附和着,以前她只是听凝凝这么说,没想到今天总算是被她碰上了,还真的就像凝凝说的那样。

  两个人喝了酒,身体本来就不舒服,索性就待在家里哪里也不去。

  江棉趁着朱阿姨不在又躺在床上休息起来,只是这一次她是睁着眼睛的,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江棉陷入了沉思。

  记得很久以前在她爸妈还活着的时候,那个时候江棉也会出去喝酒,每次喝酒回来的时候他们都会一脸严肃的和她说个不停。

  那个时候她只觉得他们很烦,不就是喝酒嘛,又不是什么大事,直到后来他们去世后,江棉仍旧像以前那样喝酒,可是回家后除了空荡荡的房间和无边的孤独再无其他。

  很多次面对这样的一个家,江棉后悔了很多次,哭了很多次,后悔自己没有珍惜和爸妈在一起的时光。

  哭为什么老天对自己这么不公平,她只是想和爸爸妈妈永远的在一起,为什么老天连这么一个简单的权利都要剥夺呢?

  而今天朱阿姨早上唠叨的那些话,那种感觉好像又让她回到了爸妈还在的那个时候,那种熟悉亲切的感觉让江棉鼻子酸酸的。

  朱凝凝发现江棉的不对劲,便问道:“棉棉,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哭啊?是因为我妈妈说了你了?”

  江棉忙擦干眼泪说道:“凝凝,没有那回事儿,只是因为阿姨的唠叨让我想起了我爸妈还活着的时候,不禁有些感慨,所以才有点想哭。”

  就在这个时候朱阿姨回来了,正要问是怎么回事,江棉突然对朱阿姨说道:“阿姨,我想认您当我的干妈可以吗?”

  突如其来的事情让朱凝凝和朱阿姨纷纷愣在原地,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好孩子,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事情了?”

  江棉吸了吸鼻子说道:“阿姨,早上您说了我几句,不由得让我想起了我爸妈,我爸妈还在世的时候他们也像您一样的说我,那个时候我不懂事,现在懂事了可惜他们也离开了我,而且轩轩又这么喜欢您。”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