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这些东西发给警察,让他们去找薛冰清。”吩咐给高助理,郑凛北看着窗外的风景,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第二天,因为江棉受伤,整个拍摄进程也被耽误了,导演没办法只好找先拍配角的戏份正好到了薛冰清的戏份。

  正好到了薛冰清的戏份,薛冰清脸上挂着笑,只因在刚才戏份中被导演夸耀演技不错,薛冰清又变得得意洋洋起来。

  中场休息时,所有人各自围成三五个小圈有说有笑的。

  忽然出现了三五个警察,有人发现了立刻跑去找导演,导演也是吓了一跳,这好端端的怎么警察也来了,也来不及细想导演赶紧跑了出去。

  面对警察的询问,导演一头雾水,“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只听到有警察说道:“我们是接到人举报说薛冰清涉嫌故意杀人一案,现在要带薛冰清离开。”另外几个警察早已将薛冰清拷了起来。

  面对突然出现的警察,薛冰清慌张中不停的挣扎着,“你们凭什么抓我!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

  几个警察摁住了薛冰清,“我们也是收到了有人交上来的证据,具体的跟我们去警察局里说。”

  若?}年y网Q唯!一=正MY版m@,其他都x是盗版0lT

  薛冰清顿时白了脸,用尽力气挣扎着,“我不去,有本事把证据拿出来让大家看,凭什么无凭无据的抓我!”

  薛冰清疯狂的模样让所有人感到可怜,导演也有些看不下去了,“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真的抓错人了?虽然我知道薛冰清以前做的那些事情,确实容易让人怀疑到她头上。可是在跟她相处的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她确实没有做过一件坏事,大家对她的形象也都还不错,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具体是不是搞错了,等到了警察局一切都会清楚。”说完在薛冰清的挣扎下,其他人的注视下警察带走了薛冰清。

  到了警察局,薛冰清仍旧像个疯子一样又喊又骂的,警察实在拿她没办法,只好先将她关了起来。

  另一边,柳若心发现,这段时间郑凛北似乎又变得忙碌起来了。

  除了公司上班的时间,双休日都是将自己关在书房里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整个人有些神秘。

  一开始她并没有很在意,可是知道前几天她发现郑凛北对江棉的事情格外上心,从那之后柳若心心里便开始有所怀疑,总觉得郑凛北和江棉还有什么往来。

  今天柳若心趁着郑凛北出去的时间,偷偷的进了郑凛北的书房。

  柳若心不停的在里面寻找着什么,找了半天仍旧没发现什么。柳若心不相信,一定是郑凛北把他跟江棉之间联系的东西.藏起来了,翻箱倒柜的又找了半天仍旧没有发现什么,柳若心这才停下来,难道真的是她多心了吗?

  不小心将桌上的纸弄在地上,柳若心吓了一跳,慌忙整理时发现,竟然是跟江棉有关的东西。

  柳若心拿起来仔仔细细看着里面的内容,越看心里越发的来气。

  难怪郑凛北这几天忙进忙出的,原来是江棉被人弄伤了,他去帮忙给人家找证据,将这些东西放回原处,柳若心从郑凛北的书房里出来。

  坐在沙发上,柳若心越想越觉得江棉这个女人不能留,更何况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还有半年时间她就可以跟郑凛北结婚了。

  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什么差错,她绝对不允许有这种情况发生!

  她不能让郑凛北离开她,也更不能让江棉得到郑凛北,江棉不在的时候郑凛北的心都在她身上。

  只要江棉一出现,郑凛北的视线就没在她柳若心身上,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让江棉消失,只有这样郑凛北才能永远属于她。

  就在她拨通一串电话号码时,柳若心突然挂断了。

  如果说抛开这一点,其实郑凛北对她也挺好的,虽然依旧是冷冷淡淡的,但是对于她的要求郑凛北几乎都满足她,对于小玖更是没话说。

  可她现在却产生了这种可怕的念头,她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柳若心不知道,至于江棉,她先暂时放过她,如果以后她继续变本加厉,到时候就别怪她心狠手辣!

  ……

  这几天警察局的人几乎都拿薛冰清没办法,无论好说歹说薛冰清都不配合。

  只要有人要去询问她,就像是点燃了炸弹一样,大哭大吵大闹,警署里的人对薛冰清真的是束手无策了,无奈之下只好先将薛冰清单独关了起来。

  这天,警署的人又派几个女警察去查看薛冰清的状况,薛冰清依旧和之前一样,极度不配合。

  只是这次薛冰清却要求联系王总,警署的人没想到薛冰清会一反常态,更不明白薛冰清要求联系王总做什么。

  本来他们是不允许薛冰清这样做,但是考虑到她这几天一直在这里又吵又闹的,警署的人害怕薛冰清又会像之前那样便同意了薛冰清的请求。

  警察将手机给了薛冰清,她一把将手机抓过来好似抓到了一颗救命稻草一般,颤抖着双手摁了好几次才将王总的手机号摁对。

  当手机里出现王总的声音,薛冰清激动的快要哭出来了,王总肯接她电话这就说明她还是有希望从这里出去的。

  “喂王总,拜托你把我从这里弄出去吧。”对于薛冰清王总现在也是十分头疼,这个女人太不省事了,三天两头的惹事,要么就是事找她,当初他真的是瞎了眼怎么会花钱去捧这个女人。

  “薛冰清,你能不能给我省点事?三天两头的惹麻烦,你能不能安分点?”

  薛冰清急了,“王总,你听我说,这次真的不是我在惹麻烦,是江棉在拍戏时候受了伤,他们却说是我干的,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我带到警察局里了。”

  这次王总有些疑惑了,既然不是薛冰清干的,那警察会无缘无故找上她?

  “你说的是真的?”薛冰清慌忙点头道:“当然是真的了,如果王总你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剧组里的其他人他们都可以为我作证的。”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