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傲然的站在哪里,绝美的脸上洋溢起一抹灿烂的笑容,缓缓开口:“时小姐,可别忘记了你在搜身之前说的话,要开记者会公开向我道歉。这话大家都听到的,我想,以时小姐的性格,这种事不可能只是随口说说吧?”

  她的笑容那么绝艳,透着一丝嘲讽,透着一线妖魅。

  她也不想一直在这件事上扯着不放,可这一次不给时念一点小教训,这个女人是学不乖的。

  以为家里有钱就能肆意妄为吗?

  “你.....”听到江小白那不紧不慢的话,时念气提瞪着眼睛,没想到她记得这事。

  “我怎么了?我只是好意的提醒你,别忘记自己说过的话。”江小白一脸无辜,耸耸肩,目光扫过全场的人:“大家都是证人,都听见了,时小姐记性不会这么健忘吧?”

  她又不明讲,就是那样模棱两可。

  反正,大家都不是瞎子,聋子。

  如果她还想保住自己的明星身份,她不得不开记者会。

  众目睽睽之下是时念把话说得那么绝的,她自然无话反驳,只是扯唇笑道:“江小白,我算是领教你的本领,你够狠。”

  “我的本领还有很多,你想领教的话,有的是时间。”江小白淡然一笑,一副无所谓的神色,“只是你别忘记了,记得开记者会。”

  时念听着她的话,看着她脸上的笑容,脸色愈发的难看,只能哑巴吃黄连,把这个亏给硬生生吞下去。

  她也不想跟江小白继续废话,转身走出了拍摄场地。

  刘璃哭着跟着她一起离开。

  罗锋离开的时候,还意味深长的对着江小白礼貌一笑。

  见人都散了,江小白脸上的笑意才渐渐褪去,低沉道:“今天所发生的事你们不能泄露半个字,若是外面有关于的今天报道,你们这里的人全部都要背负着失业的风险,另外我也会告到底。”

  这是警告。

  虽然今天的事跟她无关,她是-被人陷害的。

  但她不想任何人知道一个剧场发生这种无聊的事情。

  所有人听到了,并没有人敢说什么。

  做这一行都知道,保密最重要。

  见没有人再反对什么,她直接离开了。

  离开剧场后,她一颗凌乱,孤助无援的心,才慢慢安定下来。

  在里面的时候,她理清思路,找到办法为自己辩解,解出嫌疑,但幕后那个人是针对她呢?还是针对时念呢?

  时念并不是一个傻子,就算是她指使了刘璃将花粉放在自己的包里,但也不可能傻到要花粉去毁掉自己的脸。

  若不是脸上那么严重,若不是一口咬定花粉在她的包里,时念也不会说出那种狠绝的话。

  就因为她的一句话,江小白知道了放花粉的人是时念自个儿设计的。

  可那放花粉在颜料的人,心思更慎密,细致。

  “戏,拍完了?”江小白一边去停车场一边给敖少野打电话。

  如果他今天在的话,又会来解决这一件事呢?

  “出了一点小意外,我已经准备回家了,你呢?什么时候回来?要不我做饭等你。”

  “什么意外?”敖少野只听到她的前一句,“你受伤了?”

  听到他的关心,她心里一暖,“不是,等你回家了我再告诉你,现在你告诉我想吃什么?我去买菜。”

  “现在几点了?还买菜?”

  “我去超市,这个时候没有关门。”江小白看了眼车上的时钟表,已经晚上7点过了。

  “我在怀疑你会买菜吗?会做菜吗?毒死我怎么办?”敖少野电话里嘿嘿一笑。

  “怎么可能呢?我不会直接看百度就行了,再说你没出现之前我不也是一个人做饭吃吗?也不见毒死自己。”

  若年E网j:唯W一\d正p版,●F其他都b是A/盗+版?@0k“

  “就是吃方面那些没营养的吗?看看你吃得有些地方都营养不良了。”

  “什么地方营养不良了?我身体一直很好的。”江小白急急的辩解后,才发现他是话中有话,顿时停了下来。

  这家伙又在口无遮拦了。

  “哈哈哈....”感觉她听出来他话中的意思,电话里敖少野那响亮好听的笑声就那样响起。

  “很好笑吗?”江小白问的时候,嘴角也忍不住弯起了唇。

  她已经到了停车场,拿着钥匙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好,我不笑了,你去做饭吧,一会儿老公就回家了。”

  与敖少野挂断电话后,她将手机放在一边,直接启动着车要离开。

  “江小白。”

  车窗外忽然响起郑智的声音。

  闻声,江小白抬头朝车窗外一掠,看到了郑智走了过来。

  “车坏了,方便就载我一趟。”郑智走近后,谦和一笑,淡漠开口。

  很少看到他那张严肃的脸上看到如此谦和的笑容。

  这倒让江小白有些惊讶,可别人提出这种请求,作为投资人,作为工作关系,她也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上车。”江小白没有拒绝。

  郑智坐上车后,江小白就启动车缓缓行驶在道上。

  “送你回哪里?”

  “工作室。”

  “你的车怎么坏了?”江小白边开车边找一点话题来说,原本两个毫无交际的人,却有一句没有一句的聊着。

  “我想它坏,它就得坏,不想它坏,它就必须好好的。我只是不想开车,想搭一下顺风车。”郑智转头看着她,淡淡道。

  “没关系,反正也顺路。”江小白回答,专注的开着车。

  似乎与他和话题,也就是那么简单,乏味。

  “你为什么不揭穿我呢?”郑智突然开口,声音低沉了几分,似在质问,也似在疑惑。

  闻声,江小白一怔,放慢速度转过头看郑智浅浅的笑着,那双眼弥漫着一抹迷惑,让她看不懂那是什么样的情绪。

  “.....”江小白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哪怕知道他为什么问,也知道他的意思是什么。

  “为什么呢?我想不通,你明明知道那个是我,你怎么不当着大家的面揭穿我呢?”

  “我不想他伤心。”江小白回答,然后转过头继续开着车。

  不想他伤心?

  听到这短短的几个字,郑智心猛然一抽,有些疼。

  她口中的他,是指敖少野吗?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