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繁星自从那天和他不欢而散,这几天都一个人在外面,从来没有回过家。

  帝星铭虽然知道她在哪里,住在哪里,每天都过着怎么样的日子?但是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去找她。

  帝星铭觉得应该给彼此一个人静的时间,这几天虽然思念如狂,可还是没有去打扰她。

  叶繁星坐在一家五星级的咖啡厅里面喝咖啡,对面坐着一个她特别熟悉,又特别仰慕的人。

  “今天怎么有时间请我出来喝咖啡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请我帮忙?”

  蓝羽喝了一口面前的咖啡,抬起头来,面带笑容的看着自己的这个粉丝,同时也是她特别欣赏的一个歌手。

  “我就是觉得很无聊,叫你出来聊聊天。”

  “我记得你不是有很多朋友,为什么会找到我陪你呢?”

  “他们一个二个都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根本没有时间陪我。”

  “按照你这么做的话,你打电话给我,让我来陪你,是因为你没有人陪吗?”

  叶繁星听出了她语气里面的不开心,立刻抬起头来,露出一抹灿烂至极的笑容,笑眯眯的说:“怎么可能呢?咱俩关系都已经这么好了,怎么可能是因为没有人陪?才会打电话让你来陪我呢?”

  “那你倒是跟我说清楚,你为什么打电话叫我来?”

  蓝羽清楚她一时半刻找不到答案来回答自己,心里面早就已经在偷笑,表面上还是故作非常严肃,又生气的说。

  叶繁星把自己这段时间的所有不开心的告诉给她听,说完她还颓废地靠在桌子下面,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办?

  “其实我觉得你应该找一个机会和他把话说清楚,两个人冷静一下,好好的想一想该怎么做?”

  蓝羽不了解感情,因为从来也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相信爱情,听了她说的这些话,刚开始的时候是沉默了许久才开口。

  “可是我和他,我不知道我到底应该和他聊些什么。”叶繁星是真的非常迷茫,经过这一个月的观察,她发现那个男人是真的想让自己冷静一下。

  “其实我觉得既然你们两个打算要过下去的话,就应该给他一个机会,两个人商量着来。”

  蓝羽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她发现她真的很很爱那个男人,在心里面想了一下措辞才说。

  叶繁星几乎想都没有想,就直接点头,十分肯定的回答:“当然是要过下去的,我和他好不容易在一起,怎么可能会轻易分开呢?我们只不过是因为一点不愉快,闹矛盾而已,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和好的。”

  自己好不容易才和他在一起,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就和他分开呢?

  上半辈子是他一直在售后守护着自己,下半辈子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只能自己去守护他,难道是这个道理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愿意,愿意去守护他,愿意去爱护他,因为这些都是她欠他的。

  w◇若{“年网E首.发;0ho

  蓝羽发现坐在自己面前的女生想通了这一点,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端起面前的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微微皱了皱眉头,开口:“今天我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处理,我就不在这里继续耽搁下去了,你自己想清楚也尽快回去,不要让家里面的人担心。”

  叶繁星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嘴角勾起一抹灿烂的弧度。

  叶繁星就在咖啡厅里面差不多一个小时,喝了差不多三杯的咖啡,才结账走出了这家咖啡厅。

  走在咖啡厅的路上,也许是因为想通了的原因,心情特别的好,走路的时候都是蹦蹦跳跳的。

  走了差不多一条街,遇到了一个特别熟悉的人,这个人看到的时候内心特别的欢喜,可在同时让她有些烦恼,只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来。

  “白哥哥,你今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叶繁星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这个高大英俊帅气的男生,露出了一抹非常灿烂的笑容,语气甜甜的说。

  白鹭看着她的那个笑容,实在是没有忍住伸出自己的手想要落在她的脸颊上。

  可是手伸到半空中,想起现在两个人的关系,还是无奈的垂了下来。

  说话的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如果你仔细听的话,可以听得出来她语气里面的一丝丝失落。

  “我今天有一点工作需要处理,路过这里,听说这里有一家早餐特别的好吃,就走过来想要买一点尝尝。”

  叶繁星是值得这个地方有一家早餐店非常多美味,可是这个时候早餐店早就已经关门了,她忍不住摊了摊手露出一抹无奈的微笑说:“可是你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吧?现在都已经快要到晚上了好吗?”

  白鹭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所以根本不知道早餐店是早餐才会开门的,此刻他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无奈:“虽然我知道那是一个早餐店,可是我还以为晚上中午都会有卖的呢?”

  叶繁觉得他是自己在外面最好的朋友,同时也是帮助自己很多的一个人,如果对方遇到什么困难的话,她是一定要帮忙的,所以实在是没有忍住像自己心里面的想法说了出来。

  “下次如果你不知道的话,可以发信息或者打电话和我说一声。”

  叶繁星站在他的面前,杨起自己巴掌大的小脸看着他,笑容甜甜的说:“我准备回家了,要不去我家坐坐,我做早餐给你吃,我做的还行。”

  白鹭是真的非常想要和她一起回去,尝一尝她亲手做出来的东西,可是他知道他不能这么做,因为她在家里那个男人十分肯定是呆在家里的。

  其实就算那个人没在家,他也根本不可能和他一起回去,因为他过不了自己心里面的那道坎。

  语气虽然轻松,但忽视不了他的失落:“虽然我很想尝一尝你的手艺,但是我今天还有一点事情需要去处理,今天我就不去了,改天有时间的话一定到门拜访,你觉得怎么样?”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