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风雅有行动了。”

  “那就按照之前的计划做吧。”

  “是。”

  ……

  “老大,简月我们已经救了下来。那些人也已经招了,是风雅雇的他们。口供我已经录下来了。风雅转钱的物证也已经拿到手了。”

  “风颂那边如何?”

  “风颂那边,早几天就已经动手,被我们截胡了。只是还没有从她的嘴里撬出有用的信息。”

  “她不是信念坚定的人,把风雅雇人搞她的证据拿给她看看,如果还不说,就让她在鬼门外溜一圈。我可不信风颂是个硬骨头。”

  ……

  “老大,风颂招了。她把东西转交给我们了,风雅的那个秘密……”

  “把她放出去吧。趁着风雅还在外头这一两天,让她们来个偶遇。如果还能拿到她谋害风颂的证据,故意杀人和杀人未遂,我更喜欢前者……”

  ……

  短短的两天内,封黎就收到了两个好消息。

  自然该是无比的心情愉悦。

  该说风雅是她的敌人呢,还是助攻呢?

  每次做坏事的时间都是如此的恰到好处。

  这让她忍不住就想起上一次风雅和张景瑜在全贸大厦干的蠢事。

  这次又是这样。

  看着局势一步一步朝着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甚至比预想的还要来的更称心如意,封黎禁不住地扯唇。

  就算卢明浩明天没有拿到那块地的使用权,也够他吃一壶的。

  至于其他的嘛,没关系,她可以慢慢耗。

  ……

  明显地感受到封黎最近的心情状况,靳骁就连开车都忍不住偏头看她。

  他知道封黎到L国是带着目的的,也猜测过她的目的是什么。

  但是却从来没有派人佐证过。

  封黎不想说,他便不问,不查。

  这是她的秘密,是她的私人空间,他不会去触碰。

  等到封黎想要告诉他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他的。

  “我的脸上有花吗?你总是转头看我。小心出车祸。我还年轻,还不想死。”

  靳骁‘炽热’的眼神,封黎不可能看不见。

  在他第n次转头看过来的时候,封黎终于忍不住问出口。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笑起来很好看。”

  知道自己问封黎为什么心情好,封黎也不会告诉他,靳骁干脆不问。

  省得破坏自己的心情。

  毕竟,他今天的心情也是不错的。

  他不是一个爱凑热闹的人,但却不是不凑热闹的人。

  自家媳妇和自家兄弟同时想在一个拍卖会上搞人,他现在迫切地想知道到底是谁会赢到最后。

  不过扎心的是,这两个人都不告诉他,他们想弄哪个,不然他也好掺和一脚。

  “你喜欢我以后经常笑给你看啊。”

  因为心情好,连带的,封黎的说话方式和态度都和平常有了很大的差别。

  这让靳骁不由挑眉。

  开始深深怀疑起自己的魅力以及各方面。

  貌似封黎因为他的缘故笑的次数好像并不多啊。

  →_→

  得出这个结论让靳骁的心一秒被扎碎。

  “老婆,你想想看,咱们正式在一起也快半个多月了,你笑的次数屈指可数。因为我笑的次数更是少之又少。老婆,你这样让我自尊心很受打击啊。”

  “是么?我怎么看你好像还挺顽强的。”略微挑眉,封黎笑意吟吟地调侃靳骁。

  “那是你不知道,我的心已经碎成渣渣了。不信我掏给你看。”正在开着车,靳骁无所顾忌地丢掉方向盘,开始解衬衣扣子。

  一脸黑线地看着靳骁,封黎伸手把住方向盘,防止车偏离轨道,一边开口,“那你掏出来我看看(﹁"﹁)”

  “媳妇儿,你太绝情了。我要是真的掏出来,你可就没有男朋友了。”

  “男朋友这种生物,有和没有对我来说没有区别。”在靳骁略带哀怨和伤心的眼神里,封黎到底还是改了口,“有没有你,对我来说,才是区别所在。”

  男朋友真麻烦。

  h最`新H章》m节上yO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0)h

  有事儿没事儿还得哄一哄。

  傲娇╮(╯_╰)╭

  “媳妇儿……”被封黎一句话安慰道,靳骁作势就想亲上去。

  却被封黎一把推开,“好了,开你的车。一会儿撞车了,咱俩就等着去阴间做鬼夫妻吧。”

  “媳妇儿……”撇了撇嘴,靳骁幽怨地看了一眼封黎,委屈巴巴地握住方向盘。

  看着靳骁小怨妇的表情,封黎忍不住笑出声,安慰地凑上去在他的脸上印了一口。

  豆沙色的口红在靳骁冷色的皮肤上留下了鲜明的痕迹,看着自己的杰作,封黎忍不住盯着那个口红印笑眯了眼。也没打算帮靳骁擦掉。

  感受到脸上柔软的触感,靳骁转头,印入眼底的就是封黎弯弯的眉眼和菱形地唇。

  低头一口亲上,还顺带吮了一口,迅速离开。

  “老婆,真香。”

  被靳骁偷亲成功,封黎忍不住愣了愣神,旋即笑出声,“真香?”

  “那都是口红的味道。你这一口,可是吃掉了我一大早就辛辛苦苦化出来的唇妆啊。”

  “额……”没想到封黎会这么回答,靳骁傻眼了,半晌蔫蔫地回答,“老婆,我错了……”

  “停车。”

  “老婆……”

  “我说停车!”

  看着靳骁最终还是乖乖地把车停在了路边,封黎伸手就勾过靳骁的脖子,“反正口红也让你吃的差不多了,那你干脆就全吃完吧,一会儿我重新化一个”

  细碎地气息扑在裸露在外面的脖颈上,引起靳骁一阵鸡皮疙瘩。但更重要的还是封黎刚才说的话。

  这该是她第一次这么主动地开口……索吻……

  盯着封黎清亮的眸子,靳骁终究有些呆滞和气息不稳。

  沉默良久,确定封黎不是在开玩笑,才急切地吻上近在咫尺的唇,温柔又略带攻势地撷住封黎的唇瓣,扫荡着她口里的每一丝气息。

  这真的是封黎第一次这么主动地开口。

  从他们确定关系到现在,每一次都是靳骁黏着封黎。

  虽说之前还有一次是封黎主动亲上来,但那是行动上的主动。

  靳骁知道,封黎其实很多时候在感情方面还是有些内敛,不像有的女人那般比较开放,所以他都尽可能地主动。

  但没有人会喜欢这种得不到回应的感受。

  他以为自己还要坚持很久。

  可能会到真正地结婚之后。

  可能会到更久更久。

  没想到……

  两分多钟地深吻让两个人的气息都有些不稳。

  看着怀里脸色泛红,眼底还有些薄雾和迷茫的女人,靳骁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没忍住兽性又一次亲了上去。

  最终,拍卖会迟到了十多分钟。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