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静静地吃完早饭,因为手腕使不上力,封黎直接放弃了继续工作的打算。

  心里又忍不住暗骂靳骁一顿。

  也不知道他从小是吃什么长大的,肾这么好,昨晚折腾了大半夜,今早起来又折腾。

  害的她今天手都抬不起来,嘴角还有些隐隐发痛。就连吃饭都差点拿不起筷子,动不了嘴。

  要不是她有具有欺骗性的面瘫表情掩饰,估计早就被靳梦佳和封陌双察觉出来了。

  吃完早餐,活动活动酸疼的胳膊,封黎还是转身上了楼,准备再休息一会儿。

  反正工作不急,她何必自己为难自己。

  看着封黎疲惫地上楼,靳骁歉意地瞟了一眼封黎离开的身影,饭都没来得及吃完,就跟了上去。

  才把门关上,就听见开门声,封黎下意识转身。

  看到那个人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倏然后退一步。

  “你要干嘛?”

  看着封黎防狼一般的动作,靳骁微微勾唇,“老婆大人这么累,我当然是来伺候你就寝啊。”

  望着靳骁痞痞的笑容,封黎下意识打个哆嗦,又后退几步,“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话音未落,靳骁就猝然箭步上前,直接把封黎扛在了肩头,就往里间走,“不行!昨晚累坏了你,我今天怎么也得补偿你。”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不需要。”

  “靳骁,你听到没有,放我下来!!!”

  “……”

  喊了半天也不见靳骁有反应,封黎无奈地锤了靳骁的肩几下,因为使不上力气,造不成什么杀伤力,最终还是放弃。

  她还就不信靳骁能干些什么。

  要是靳骁真想再干点儿什么,一不做二不休,她就勉为其难帮他断了烦恼根算了。

  ……

  一阵诡异的凉风从背后吹过,靳骁不由冒起一层鸡皮疙瘩,下意识皱眉。

  把封黎从扛着的姿势改为抱着,护在怀里,才继续抬步往里走。

  因为姿势的改变,封黎借着靳骁动作的间隙直接挣开了他的束缚。长腿落地,便立马闪到离靳骁远一点的地方。

  默默看了一眼封黎防备的动作,靳骁叹口气,无奈开口,“既然这样,那你先换睡衣,睡一觉。我去打点热水,给你热敷一下,这样会比较舒服。”

  说完,靳骁就直接转身往门的方向走去。

  看着靳骁离开的背影,封黎脑袋还有些卡机。

  半天才反应过来靳骁上来的意图真的只是为了帮她而已。

  想着靳骁一会儿还会回来,封黎速度地换了睡衣,就上了床。

  靳骁打水用的时间不长也不短,不过可能是因为太累了,躺在床上没过几分钟,封黎到底没等到那个人回来,就先睡着了。

  端着热水,刚推开门就听见里面清浅的呼吸声,靳骁不由微微屏息,小心翼翼的端盆进来。看着封黎熟睡的面容,歉意地皱眉。

  他到底还是没能控制好自己,把她折腾惨了。

  盯着封黎精致的小脸,靳骁微微捏了捏手,蹲下,从盆里捞起还滚烫的毛巾,不怕疼般的直接拧干。

  -f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永久P免{t费k看\*真人现金棋牌o0$m

  然后掀开封黎的被子,撸起衣袖,慢慢擦拭她的手臂各个关节处。全程都小心地尽量不发出声音。

  滚烫的毛巾接触到肌肤的那一刻,封黎忍不住抽了抽手,想要摆脱这个温度,却被强制抓住。

  虽然靳骁知道毛巾很热,毕竟,毛巾是他亲手拧的。

  但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关节的酸痛。

  反复地用毛巾把封黎的两条胳膊和手腕都热敷了一遍,看着封黎胳膊上被烫出来的红痕,靳骁还是忍不住心疼。轻轻低头,吻着被烫红的区域。

  可能因为热敷之后太过舒适,又可能是靳骁吻的轻轻痒痒,睡梦中的女人轻轻嘤咛出声。

  猫一般的声音让靳骁动作一滞,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正事没做。

  把封黎的衣服整理好,塞回被子里,发现盆里的水有些凉了,靳骁又换了一盆热水。

  如法炮制地帮封黎热敷了脸之后,拉上窗帘才离开。

  本来因为毛巾温度太烫而有些清醒的封黎又因为热敷之后过于舒适慢慢睡了过去。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还发出过声音。只在完全陷入沉睡之前,记住了靳骁帮她热敷的这件事情。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