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六七八岁的样子,具体多大我看不出来。”

  傲古说的是实话,要知道他可是个没有带过孩子的人啊。

  特别是有些孩子长得快些,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

  而有些孩子长得慢一些,就比实际年龄小。

  “六七八岁的样子?”青念边嘀咕边沉思。

  想了老半天,他脑海中似乎有个模糊的印象,但是却又不敢确定。

  于是只好算了,干脆懒得去想,先解决眼下的问题再说。

  “你能确定是谁打了虞悦吗?”青念又回到正题。

  “咱们这儿对虞悦不满的就是思情小姐,其他人应该不会吧?”

  别看傲古长得大块头,但绝不是傻大个儿。

  人家头脑可灵活着呢。

  “思情...”

  其实,青念心中猜想的也是思情。

  只是没有证据指证她,她难免会赖账。

  但是,这么大的事,他不会就此罢休。

  在自己的别墅里发生这种令人不能容忍的事,查出来天王老子都保不了。

  “不然您以为还会有谁无故对虞悦这么大的怨气?”傲古气呼呼地说。

  他内心在为虞悦抱屈。

  要不是他和芷瑶今天回来,虞悦和青念恐怕就无端消失了。

  他和图灵山、玄天幻境就永远都不知道青念去了哪里。

  想来还真是有些后怕。

  “傲古,交给你一个任务,你一定要完成,这些天你负责监视思情和白蕊,查出今天打虞悦的人是谁!”青念咬牙切齿地说。

  “好,我保证完成任务!”傲古大声说。

  就算青念不把这个任务交给他,他也会去暗中查明白。

  他对虞悦有着很深的亏欠,总想以实际行动来弥补。

  可苦于总是没有机会,为她做不了什么有用的事儿。

  今天这事儿正好给了他一个弥补过失的机会,他要把打虞悦的人找到,以赎自己当初找虞悦来给青念双|修的罪过。

  傲古出去后,青念关紧房门,坐在床边看着熟睡中的虞悦。

  之前为了把金丹还给芷瑶,又不能被虞悦看见,他才让虞悦睡着了。

  算算时间,再过一会儿她就该醒来了。

  他看着虞悦的脸,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偷偷亲了她一下。

  虽说他和她的儿子墨轩都好几岁了,但是虞悦到现在还不知道墨轩就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最p新',章~节上Fs若年xO网0S

  而青念除了那一个月里稀里糊涂的双|修之外,今天算是和虞悦靠得最近的一次。

  虞悦这一睡又是老半天。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太阳渐渐地隐去,街上的路灯一盏盏亮了起来。

  她转动了一下身体,感觉头有些闷闷地疼。

  大概是睡过了头的原因吧,她这么认为。

  经常午睡时间过长,醒来时就显得特别的疲惫。

  她突然发现不对劲儿,这床怎么比自己的床要软得多。

  她吓一跳,立即坐了起来。

  “你醒了?”

  一个温柔的声音在旁边问。

  她转过头,晕黄的墙灯亮着,青念正冲着她微笑。

  “董事长?这...这是哪儿?”她惊骇地问。

  同时把身体朝床的另一边退缩,尽量远离青念。

  她不明白,平日里那个看见自己跟看见仇人似的董事长,这会儿怎么笑得这么温柔。

  “这是我...我们家。”他低声说。

  “我们家?我...”虞悦本来想说这不是她家,更不是什么“我们家”。

  但她突然想,这或许是他的口误,所以没必要纠正。

  就当自己没有听见好了。

  “你怎么样?哪儿不舒服?”他柔声问。

  她摇摇头,然后不安地问:“董事长,我怎么会在这儿?”

  “你去给人献血,晕倒了,医院正好离我家近,所以我就把你送回家来了,想起来了吗?”青念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这个动作可能是青念情不自禁、或者是下意识的。

  但是在虞悦看来,却是暧|昧无比。

  她的脸瞬间就红到了耳根。

  “我想起来了...”她心里有些后悔。

  当时要在医院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是董事长把我救回来了。”

  她想到那个及时把自己抱住的怀抱,原来是董事长。

  幸好当时董事长赶到,不然自己那一摔,可就麻烦大了。

  旁边的人都冷漠地围观,没有一个人伸手帮她一把,真是世态炎凉啊。

  “我不放心你,所以就跟到了医院,在门口等着你出来。”

  他庆幸自己当时把虞悦赶下车去之后,气很快就消了,所以才想去医院门口接她。

  他知道刚抽完血的人身体虚弱,尤其是虞悦这身体。

  “董事长,谢谢您!我...我要回家了。”

  虞悦从另一边下了床,头还有些晕,但是她觉得自己还能撑住。

  “虞悦,你等一等!”

  青念的声音有些颤抖......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