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老爷……不好了……”

  树生已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边大口喘着粗气儿边说。

  “别急别急,你缓缓再说,怎么就不好了?”陶修文脸色有些不悦。

  别看他是这一带的乡贤,又是思想进步的读书人,但是对于这些不吉利的话还是很忌讳的。

  一听树生说“不好了”,他的心就下沉,平生最怕听到这些字眼儿。

  “来来来,树生你先坐下说,歇口气儿。”

  棺材铺的掌柜洪昌隆连忙把长板凳拖到树生身后。

  慕如烟也立即跑进屋舀了一碗水端出来递给树生。

  树生喝了一口水,气也顺了,抬头看看陶修文,又看看洪昌隆,欲言又止的样子。

  “哎呀,你快说事,洪掌柜不是外人!”陶修文急得就差跺脚。

  树生这才开口说道:“老爷……大少爷他,他出事儿了!”

  说完,他站起身来,垂着双手低着头站在陶修文的右边。

  “出什么事儿了?你快说呀,你要急死我呀你啊?”陶修文急得在树生肩膀一拍。

  “大少爷和陶七在回府的路上,打打……打死了人。”树生的眼泪掉了下来。

  他在为大少爷担心。

  “可属实?”陶修文有些站立不稳。

  “属实,属实,咱们府上的翠翠出来找您,半路遇上我,她告诉我快请老爷回府去商议大事儿。”

  “逆子!真是逆子!他怎么能又……又出人命啊!”

  陶修文捶胸顿首。

  洪昌隆连忙扶住他:“陶兄,你别上火,这情况咱们还不清楚,你快回府去,这儿有我呢。”

  “可这……”陶修文为难地看了看停放慕老爷的堂屋门。

  慕如烟一见,知道他是放不下心自己爹爹的事,连忙说:“陶老爷,您放心回府去处理事情,这儿您别担心。”

  “丫头,你别害怕,我回府就让管家派个人来陪你。”陶修文这才同意回去。

  他交代完洪昌隆几句话之后,就带着树生匆忙走了。

  洪昌隆领着自家伙计开始张罗慕老爷入殓之事。

  等到一切忙完就绪,院门外走进来一名婆子和一名丫鬟模样的女子。

  “请问……这是慕老爷府上吗?”婆子走进院当中问。

  “是是是,你们是……”洪昌隆赶忙接话。

  “我们是陶府的,我夫家姓阮,老爷让我和翠翠过来陪慕小姐。”婆子恭敬地对洪昌隆说。

  “你们来得正是时候,这边的事儿我也忙得差不多了,我正要去忙慕老爷墓地之事,你们来了我就放心了。”

  洪昌隆和伙计走了,简陋破旧的院子里只剩下阮婆子和慕如烟、翠翠三人。

  慕如烟此时并不知道他们所说的大少爷,就是在街市上救了自己的恩人。

  这一夜,如烟没有合眼,一直在父亲的棺木前跪着。

  阮婆子和翠翠则忙着在油灯下,缝制明天出殡时如烟穿的孝服孝帽。

  三人直到天快亮时,才靠在柱子上轮流打了个盹儿。

  快到洪昌隆算好的出殡时辰,洪掌柜领着一群穿戴着孝帽的哭丧队伍站在院外。

  棺材铺的八名伙计在洪掌柜大声吆喝“起棺”声中,抬起棺材走出院门。

  阮婆子和翠翠左边一个、右边一个,搀扶着已经哭得双腿发软、声嘶力竭的如烟跟在棺材后面。

  慕老爷的丧事算是办得还算体面齐整。

  下山后,如烟对着洪昌隆连连磕头致谢,慌得洪昌隆赶忙把她扶起:“慕姑娘使不得,使不得!”

  洪掌柜这么礼待如烟是有缘由的。

  一是陶修文的面子,二是慕老爷生前人品不错。

  还有最主要的一点儿,就是陶修文的结发妻子亡故多年,他还一直未曾续娶,前阵子几位老友坐在一块儿喝茶时还提起过。

  洪昌隆和几位好友一个劲儿的劝陶修文要么续弦、要么干脆再纳一房妾。

  大家都知道陶修文家中有一房小妾,那是邻县周家的二小姐,只是这姨太太为人刁钻、斗大的字不识一个,做不得正房。

  当时陶修文听到续弦之事并没有拒绝,只说有合适的再说。

  眼下慕如烟这般遭遇,令洪昌隆有了撮合她嫁入陶家的想法。

  一来这姑娘也算有了个好归宿,有个好依靠。

  二来陶修文续弦之事也就成了。

  况且慕家是书香世家,慕老爷满腹经纶极有才华,想过去他的女儿也定是识文断字的,陶家正需要一个这样的贤内助。

  基于这些想法,令洪昌隆对慕如烟也多了一份尊重。

  “多谢洪掌柜的大恩!如烟定会……”

  如烟又准备下拜,被洪昌隆拉住了。

  “慕姑娘,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吗?”他决心先套套她的话。

  aw更《t新最快Y上)A若年,'网0

  “我……”如烟一个“我”字刚出口,眼泪就流了下来。

  如今家破人亡,自己孤身一人,还谈什么打算?

  她连往后想的勇气都没有。

  见她半天说不出话来,洪昌隆趁机问:“姑娘可曾许配过人家?”

  “没有。”如烟害羞地摇摇头。

  “我这儿倒是有一户好人家,只怕姑娘看不上。”他试探边查看着她的神色。

  阮婆子和翠翠见洪掌柜要为慕如烟说媒,借口进屋里帮如烟收拾屋子。

  如烟见院外只有自己和洪昌隆,红着脸小声说:“敢问洪掌柜,那是哪儿的人家?”

  如烟天生傲气,即便是沦落到这等地步,也不愿随随便便把自己嫁了。

  要活下去不是非得嫁人不可,她还可以去大户人家做丫鬟。

  “姑娘觉得陶老爷可好?”洪昌隆见她有意向,干脆开门见山。

  “陶……陶老爷?”如烟很吃惊。

  她想都没有想过,况且陶老爷既然是跟爹爹相识,那该是长辈了。

  洪昌隆见她神色有异,连忙解释道:“姑娘是觉得陶老爷年纪大了?陶兄不过是四十岁光景,年岁不大,却是知冷知热的年纪。”

  “不不……不是……”如烟有苦难言。

  洪昌隆是帮忙葬父的恩人,陶修文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更是替她安葬父亲的大恩人。

  在他们俩面前,她没有资格说“不同意”三个字。

  “既然姑娘不嫌弃陶兄的年纪,那我就替你们二位做主了!”

  洪昌隆转忧为喜,自认为办了一件两全齐美的大好事儿。

  如烟此刻无话可说,救命之恩本就应当做牛做马报答,以身相许也是应该的,她若是拒绝岂不伤了二位恩人的心?

  因此,这事儿就算有些勉强,她也只能任由洪掌柜作主了。

  不过,她也是饱读诗书之人,礼仪规矩她懂。

  虽然算是默许了,但她还是有她的想法,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戚戚地抬起头,朝着洪昌隆福了福身。

  他连忙阻拦:“姑娘有话要说?有何条件尽管提,我定然能为陶兄应承下来。”

  慕如烟这才大着胆子说:“如烟的确有件事儿想说,还请洪掌柜能答应……”

  微信搜“1 ”,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曼荷说:   嗨!让大家久等啦,说好的佛系更,大家尽管留着完本再看,真爱应该埋在心里对不对?哈~~感谢大家还在等着我!不会烂尾、不会太监,就是会比较慢,有时间我就会写上,大家也佛系好不好?爱我你就抱抱我,不许抛弃我哦!嘿嘿~~(对了,第5章有四处姓氏错了,好委屈,你们就没看我的书,都没人告诉我,我一直当局者迷来着,刚才我发现了,但是时间太久我已无修改权限,所以要周一请编辑帮忙改错。郑重的向大家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