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台阶不愧是叫做云间,但正是高耸入云,涂新月也算是身体强健,可怀了孕之后,运动走路总是有些不方便。

  比如现在不过是刚刚爬了一盏茶的功夫,他就有些不行了。

  苏子杭本来想弯下腰来,抱着他走一段路,毕竟涂新月虽然怀了身孕,可是依旧是身量纤纤,在苏子杭看来,对方估计也没有多少斤。

  HF若-A年D网首?发0x

  可是他刚刚弯下腰,就被涂新月给严词拒绝了。

  “还是算了吧,不必这样。”涂新月摇了摇头,“我歇歇再走,可以的。你要是眼下抱我,待会走路摔了,可怎么是好?”

  如果放在平常,涂新月也不会想这么多,可是眼下她怀着身孕,总是怕自己磕着碰着,到时候伤了肚子里面的孩子。

  苏子杭听闻此言,低声失笑:“我从前还以为你是个最无法无天的性子,现在看来是我想错了。也好,既然你要自己走上去,那我就陪着你上去。”

  其实涂新月这么点重量,在他看来根本就微不足道,而且,他又不是京城里面的文弱书生,他可是农村里面出来的,虽然平常在学堂里面念书,可是家里面一旦有什么事情,哪次不是他出力?

  抱涂新月上去不过轻而易举罢了,别说是会不会摔着了,就算是晃一晃,那也是不可能的。

  可是涂新月既然担心,苏子杭便也不强求了。

  两个人走一走停一停,没约也用了一个时辰才走上了寺庙,到了寺庙上面之后,涂新月已经无暇欣赏周围的景色,就想找个地方歇歇脚,休息一下。

  如果涂新月早就知道要来寺庙里面烧香拜佛,要走这么长的,台阶的话,他肯定是不会来的,现在他简直累得就像是一条狗一样,恨不得不顾形象直接坐在地上。

  “我们先去里面上香,添点香油钱,然后再到后面吃点斋饭。”

  为了保证诚信,两个人早上是没有吃饭就出了门的,路上涂新月好歹还吃了一两块的糕点,可是苏子杭却什么都没有吃。

  后面又爬了这么长的台阶,所以现在两个人,已经饥肠辘辘了。

  “我们不能先去休息一下吗?一定要现在进去上香吗?”

  涂新月有些无奈,其实她现在好累。尤其是一双腿,酸的都不像是自己的了,特别想找个地方坐一下。

  “现在若是不进去,待会再进去的话,就显得我们没有诚心了。”

  苏子杭也知道涂新月现在很累,不过,竟然来了一趟,自然诸事都要做的完美。

  他平常虽然很宠着涂新月,可是在这种事情上面,倒是十分的拎得清。

  涂新月点了点头,只能无奈答应了,两人一起进去烧香拜佛,顺便添了香油钱,如此一顿折腾之后,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

  涂新月累的只能抱着苏子杭的手臂,半靠在对方的身上。

  苏子杭见状连忙让小沙弥给他开了一间厢房让涂新月休息。

  “早知道要你这般受累,我就不应该让你和我一起来,我也是这孩子的父亲,让我来寺庙里面祈福也是一样的。”

  苏子杭的心中10分的后悔。

  涂新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反而伸出了一根纤纤玉指,指了指自己两只脚,整张小脸都皱在了一起。

  “你给我看看,我的脚怎么样了。我觉得好疼。”

  苏子杭连忙点了点头,帮涂新月将对方的鞋子给脱了。

  之前两个人刚刚成亲的时候,苏子杭每次给涂新月端洗脚水,涂新月都特别的不好意思,因为当时在农村里面,她怕自己的臭脚熏到苏子杭,到时候苏子杭会嫌弃自己。

  可是现在顶着这么大的肚子,涂新月就算是想要自己弯腰脱鞋的话那也是不可能的了。

  苏子杭生怕涂新月哪里弄疼了,连忙将涂新月的鞋子给脱了下来,而后将袜子也给脱了下来。

  但苏子杭看见涂新月,那肿的不成样子的一双脚之后,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

  涂新月怀孕之后,其他的倒是没有变化,可是一双脚水肿的厉害。

  这是怀孕的正常现象,就像是涂新月有空间灵泉也没有办法。

  平常涂新月都会和苏子杭说,他的脚肿起来了,苏子杭每次都安慰对方,没有关系,他不嫌弃她,因为朝堂的事情太忙,所以苏子杭从来都没有,仔细的注意过涂新月的脚到底有多水肿。

  眼下亲眼看见之后,苏子杭才觉得,自己之前做的事情真的是很不地道。

  “你的脚怎么肿成这样也不告诉我,以后我也不着急去上朝了,每天晚上我都给你按摩一遍。”

  看完这些话之后,苏子杭又觉得心中愧疚,其实涂新月是告诉过他的,只是他没有放在心上罢了。

  “都是我的错,不曾当过妇人,所以体验不了夫人怀孕的痛苦。”苏子杭把涂新月的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面,一边给对方揉着脚一边道:“斋菜待会就端上来了,等一下我让小沙明去给你要一盆热水来好好泡泡脚。”

  涂新月点了点头满足,不管做什么都不如热水来的实际。

  苏子杭给涂新月揉了一会儿脚之后,涂新月就觉得舒服很多了,很快小师傅也把斋饭给端了上来。

  涂新月早就饿坏了,虽然寺庙里的斋饭10分的简单,只有青菜和一个汤,可是涂新月依旧吃的津津有味的,还吃了两碗饭。

  就在她想要起来乘第3碗饭的时候,苏子杭忽然伸出手来拦住了对方。

  “不行,你可不能再去吃了。”

  苏子杭摇了摇头,伸出手来无奈的道:“你忘记了娘说过了现在,你吃饭不能吃这么多,应该少吃点,不然以后孩子大了不好生。”

  涂新月无奈的抱着碗坐了下来,郁闷的说道:“这么说来,这也太让人难过了吧。之前我刚刚怀孕的时候,能给我煮了好多好吃的,我就算是吃不下也得多吃,早就把胃给撑大了。现在我想吃东西又不能吃了,这不是存心让我难受吗?”

  “胡说,这都是为了孩子好。”苏子杭伸出手来捏了捏涂新月的鼻子,见她这个样子实在是可怜,心软了下来:“那好,那你再去盛半碗饭。”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