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苏子杭商定了之后,涂新月便决定现将手头上面的事情放一放,随同苏子杭一起出行。

  眼下距离,赏花大会还有一段时间过了,涂新月也不着急去见姜文,这段时间他在京城之中忙着找首饰铺的位置,也算是费尽的心思。

  之前在平洲的时候,她从白家拿了15万两银子,原本以为这些钱就算是她花一辈子,也花不完,可真正到了京城之中后,才知道这些钱在京城里面不过是九牛一毛。别说花一辈子了,若是想要在京城里面花费,不过一段时间也就一干二净了。

  之前记着买房子,加上添置了许多家具,又买了几个丫鬟,总共用了2万多银子。

  眼下涂新月又想要开首饰铺,还不知道要多少钱。

  京城之中的首饰铺和平洲的首饰铺可就相差得太远了,就先说在京城之中若想要盘下一个店面,可真是贵的不得了。

  之前涂新月觉得他们买下这个大院子已经够贵的了,可是店面远远要比这个院子贵得多。

  只不过涂新月虽然肉疼,可是这店铺还是不得不买的。毕竟他不像苏子杭一样,要在朝为官,他在京城之中,人生地不熟的,若是不给自己找点事情来做,以后只怕是会成为无所事事的深宅妇人。

  这样的生活当然不是涂新月追求的,所以即便是再麻烦,涂新月也要将首饰铺的店面给盘下来。

  而且之前在平洲的时候,他已经开了一件首饰铺,对着门行业有所研究。

  等到首饰铺开张的时候,她再琢磨出几样养颜润肤的,到时候自然能够打出名气。

  怀了身孕以后,涂新月脾气不仅没有变差,反而比以前更好了。不论是什么事情,她都不骄不躁的,总是能够想到最好的办法。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苏子杭和涂新月一起去郊外寺庙里面祈福的日子。

  与苏子杭亲自出去叫了一辆马车回来,小心翼翼的将涂新月给扶上了马车。

  “媳妇儿,你现在怀孕了本来不适合赶路的,不过幸好郊区的寺庙离这里也不远,一路上都有我握着你的手待在你身边。”

  \¤看C》正。版章b节上d若I!年@网0d

  苏子杭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始终不离涂新月的肚子。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涂新月的肚子比前些日子又大了许多。

  “再过三个多月就要生了。”苏子杭伸出手来下意识的摸了摸涂新月的肚子。那动作很轻,仿佛怕是伤了女子一般,就在他贴在涂新月的衣服上的时候,只觉得涂新月的肚皮好像微微的鼓起来了一下,他的掌心也有所触动。

  苏子杭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连忙惊喜的抬起头来,瞬间像一个小孩子一般。

  “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刚刚好像感觉到,这孩子在踢我?”

  “不是你的错觉,是真的。”涂新月无奈的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了一抹轻笑。

  自从她怀孕之后,经常能够感觉到,肚子里面的胎动,可是每次,她让苏子杭的手伸过来感觉的时候,这孩子偏偏顽皮了一把,愣是不闹出半点动静。

  故而长久以来,苏子杭难免失望。有时候苏子杭还经常会和涂新月开玩笑“还没有从你肚子里面出生的,便已经向着母亲了,以后若是真的生出来了,眼中岂不是没有我这个爹爹了。”

  “都是在朝为官的人了,竟然还要跟我一个小小女子吃醋。”涂新月掩嘴轻笑一声,对,苏子杭这种小心眼的行为有点无语。

  是苏子杭却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

  “媳妇这句话可就说的非也非也,不过不管带着孩子向着谁,我心里你总是最重要的?”

  不是快要当父亲的人了,竟然还如此肉麻,忍辱有点无语,不过无语的同时,她心里其实也10分的欣喜,心中不知名的角落已经软成了一片。

  虽然涂新月没有生过孩子,但是在现代那种信息量爆炸的时代,随便一点鸡皮蒜毛的小事,都能够在网络上面找到的环境,涂新月知道,有些人生下小孩之后,心思就全部放在了孩子的身上,眼中就再也没有自己的妻子了。

  虽然她知道苏子杭不会是这种人,可是听到对方这么说之后,她的心中还是十分感动的。

  “我是盼着以后,能和孩子和你一起,在京城里面安家落户,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就可以了。”

  苏子杭点了点头。

  这不仅仅是涂新月的心愿,也是他的心愿,眼下正是多事之秋,到处都乱成了一片。

  别的不说,就说是大皇子和三皇子的夺嫡之争,只怕就不知道要牵连多少人。

  眼下整个大齐可谓是内忧外患,这段时间恐怕是平静不下来了,可苏子杭希望将来能够看见一个长治久安,国泰民安的局面。

  如此也只有在这种大环境之下,他才能够和涂新月,幸福安乐的生活在一起。

  否则像是他这种在朝为官的人,终究还是不可能独善其身的。

  苏子杭眸色渐深,心中存着事情,一路上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不过他对涂新月倒是10分的体贴,一个时辰的路程里面,又是给涂新月端茶,又是给涂新月果子点心吃的。

  快到寺庙山脚下的时候,苏子杭还担心涂新月身体会不会吃不消,想让车夫停下来歇歇脚,在茶社里面坐一坐。

  可涂新月觉得自己并无大碍,不需要如此麻烦,两人这才在中午之前赶到了山脚下。

  抬起头来,望着眼前高耸入云的台阶,涂新月,差点就惊呼出声了,他转过头见台阶的边上,竖着一根石碑,上面写着云梯。

  两个大字苍劲有力,虽然从那石头上的痕迹来看,这两个字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的风吹雨打,此刻看起来却依旧透着一股威严端庄的气息。

  “这么高的台阶走上去,爬到了山顶之后,我们也能够去吃午饭了。”

  涂新月倒是没有第一时间抱怨,山这么高他可能爬不上去,而是耸了耸肩膀,转过头去和苏子杭开玩笑。

  “待会你若是累了的话就告诉我,我背你上去。”

  苏子杭伸出手来握住了涂新月的手,两人十指相扣,走上了台阶。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