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玉这句话说的倒是一点都没有错,他是世家大族里面出来的名门闺秀,可是那个玉侧妃不过是勾栏瓦舍出来的小妖精罢了。

  既然是在那种花月场所呆久的人,跪一跪哭一哭,闹一闹,自然也觉得无所谓,怎么会跟金言玉一样,一举一动都要遵守名门闺秀的规矩。

  若是金言玉和玉侧妃那样的话,只怕是不出门,明天就会被京城里面的世家大族千金给笑死。

  可让人自相矛盾的事,有些男人偏偏就喜欢这种女子,觉得闺房之中多了乐趣,又觉得自己的尊严得到了满足。

  这么多年,大皇子对金言玉始终是淡淡的,每个月也没有几次是留宿在她房里的,反而玉侧妃这些年来倒是盛宠不衰。

  “瞧着这样的苗头下去,犯了事儿,都能得了殿下的宠爱,若是将来生下来,一儿半女的,这大皇子府中岂不是没有了我的容身之地。”

  她这句话虽然说的有点夸张,可是倒也八九不离十了。

  大皇子虽然不可能为了区区一个侧妃就休了她这个明媒正娶的妻子,可是若是将来玉侧妃越来越得意,那她在王府之中还有什么地位?到时候还不是让玉侧妃踩在脚底下面。

  “不只是他应该加紧生一个儿子,我也应该赶快喂,生下一个孩子来,到时候,不管是他再怎么闹,都不能翻出我的手心。”

  古代的女子就是这样,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和权力,常常迫不得已的去成为生子的工具,眼下,金言玉就是如此,他若是不早早的为大皇子生下儿子,只怕是将来,日子要过得苦巴巴的。

  “娘娘说的对,你眼下就别想撤回什么事情了,赶紧生下一个孩子才是正经事。距离娘娘上次小产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娘娘也该早点调理自己的身子,好让自己早点怀上孩子。”

  金言玉何尝不知道嬷嬷的意思,可是,生孩子这种事情,又不是他一个人说生就能生的,现在大皇子一心只惦记着玉侧妃那边,平常若是不去玉侧妃那里,就是去吃其他的侧妃那里,她这样年老色衰,怎么可能还留得住大皇子呢?

  “娘娘怎么能够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说出如此丧气的话出来,眼下,那边正因此事无法脱身,这时候娘娘就应该体贴的上前去,为大皇子分忧,到时候大皇子自然能够知道娘娘的好处啊。”

  金言玉皱了皱眉头,嬷嬷说的也没有错,只是她眼下,实在是不知道应该如何让大皇子再重新注意到自己。

  “算了算了,先不管这件事情了,你记得派人去盯紧玉侧妃,但凡他有什么轻举妄动的都回来回报。”

  听说玉侧妃很心疼他那个侄子,眼下他那个侄子正是牢狱缠身的时候,说不定对方会因为他,而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出来,到时候若是让他抓住了玉侧妃的小辫子,岂不是快哉。

  苏子杭和涂新月完全不知道在大皇子府里面,大皇子在书房之中已经和下属开始了对他的一系列谋划。

  次日她下了床之后,便和涂新月一起坐在庭院之中,一边晒着午后的太阳,一边道:“过几日,我带你去京城郊外的寺庙之中祈福。”

  涂新月长的眨眼睛其实她眼下肚子越发的大了,倒是不想再来回走动了。

  “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去寺庙里面祈福啊?呆在家里面不好吗?”

  苏子杭看了一眼涂新月的肚子,眼睛里面闪过一抹父爱的柔光,他眯起眼睛:“娘说了,6个月之后必得去寺庙里面祈福一趟,才能够保你和肚子里面孩子的平安。”

  到时候一旦生孩子就是在鬼门关周围徘徊,作为男子,苏子杭也做不了什么其他的。眼下他只能够但凡是听到什么对涂新月好的,便不遗余力的去做,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心安一些。

  “我们都是头一次,也没有什么经验,眼下娘说什么就跟着对方做什么吧。”

  苏子杭刚刚说到这里,余氏就已经从房门里面走了出来,虽然已经住到了京城里面来,可是余氏还是和乡下一样,凡事都喜欢亲力亲为,人家院子大了,他也打扫不了那么多,天天变,从外面买一些东西回来都是这,今日不知道是从哪来,弄得一些萝卜干,见天气好了拿出来晒晒。

  “苏子杭这句话说的没有错,现在你的生意已经快要7个月了,正好是出去拜拜佛祖的时候了,也好让佛祖保佑你,到时候母子平安。”

  涂新月听见这句话倒是挺感动的,自从她怀孕以来苏子杭和余氏从来都没有说过什么保佑他生一个儿子的话,反而每次都告诉他,千万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到时候只要母子都能够平安顺利,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他们都是高兴的。

  不过涂新月已经知道,她肚子里面的多半是一个白胖小子。

  “既然娘都开口了,反正我那天没有什么事情,就和你们一起去寺庙里面烧烧香吧,纯当是出去走走了。”

  余氏摇了摇头:“你们两个人去吧,我这个老婆子就不去了,家中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操持呢。”

  涂新月听见这话有些无奈。

  家里面明明有那么多的丫鬟,可是余氏一个都不用,非要自己亲自上手,到时候累到自己了怎么办?

  “娘这次好不容易来的机会到了京城之中,您还没跟我们出去走一走玩一玩呢,这一次就别闷在家里面了。”

  余氏听见这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家里面这么大,哪里能够闷住我呀?现在年纪大了,也不想出去走走看看了,还是你们自己出去吧,到时候,若是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给我带回来就行了。”

  涂新月虽然想让余氏跟他们一起去,可眼下老师竟然不同意,她也无可奈何,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正好她这几天忙着首饰铺的事情,也实在是累坏了。

  到时候能够和苏子杭一起出去散散心,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