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亦然虽然觉得大皇子这么做,实在是十分的不好,可他到底欠着对方的恩情,眼下也不能直接甩手不管。

  再说了,当初他之所以会进京城来,都是为了报答大皇子。

  眼下大皇子受小人蒙蔽,一下子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白亦然自然理所应当告诉大皇子,正确的方向。

  他握拳微微咳嗽了一声,面色有些泛白:“在下一切都是为了大皇子考虑,眼下朝中,立储之事颇有争议,若是此刻,大皇子不明哲保身的话,只怕以后会陷入到左右为难的境地之中。”

  若是大皇子真的是个明智之人,便会知道白亦然此言非虚,若是大皇子真的为了此事偏私的话,只会让朝中那些反对他的人,就此抓住把柄,将他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可是大皇子刚刚听信了兔子的话,眼下白亦然的话显然已经晚了一步,大皇子又怎么能够听得清对方的规劝?

  大皇子听了白亦然的话之后,不仅不反思自己,不感激白亦然,这个时候还为他盘算。反而心中升起了一丝淡淡的怒气,觉得白亦然不应该这样忤逆自己。

  “此事是三弟助手,若是我当真袖手旁观,让手下的人给他抓住了把柄,那以后三弟岂不是会在我面前耀武扬威,退一万步来说,此事他若是赢了在父皇面前得了脸,打的却是我的脸,以后我在朝廷上面还有什么颜面立足?”

  白亦然原本还想再劝劝大皇子,心想着对方说不定能够迷途知返,听信了自己的话,对此事并以公正的态度,可听到大皇子这句话之后,白亦然在心中也明白过来,大皇子是个固执己见的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在说多少好话也没有用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若是不让大皇子撞一撞南墙,只怕他还不知道,因此偏私,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想到这里,白亦然的面色冷淡了下来。他的唇边露出了一抹微笑,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对方脸上常年苍白的缘故,不过眼下站在他面前的大皇子,都没有发现白亦然细微的表情变化。

  “既然大皇子心意已决,那在下无话可说了。在下还是那句话,大皇子若是想要留住人心,便要秉公处理。”

  说到这里,白亦然往外面看了一眼,笑道:“眼下已经更深露重,在下身体不好,是时候应该早些回去休息了,先下殿下告退。”

  大皇子当场就愣住了,他原本想要白亦然来替自己出主意的,可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干脆明了的拒绝了自己。

  若是往常胆敢有下人对她这样说话。只怕是大皇子早就已经怒气冲冲了,可是就在他抬起头来看见白亦然的那一瞬间,对方那一双古井无波的眼神,瞬间就将他所有的怒火卡在了喉咙里面。

  “你……”

  “大皇子不必相送,更深露重,请殿下多多保重身体。”

  白亦然丝毫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点头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抬脚走出了书房门外,观言已经等候多时。

  他担心的瞧了一眼自家公子的脸色,到底是不敢在书房外面就开口,同白亦然一起上了马车。

  “大皇子的性格,公子是知道的,又何必要与他这样说话,若是大皇子因此对公子怀恨在心……”

  最G?新章C节x上若#年网0%

  白亦然摇了摇头:“我相信大皇子此人就算是再猖狂,也绝对不会对我这般。”

  小狗无奈的撇了撇嘴,公子就是对自己太有信心了。

  大皇子李代公子,素来不过是因为公子能够在他身后出谋划策,为他办事罢了,今日公子,既然拒了他的请求,只怕是大皇子心里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呢。

  可他到底也知道,当年大皇子对白家有恩,救了白家上下满门,就算是今日公子不愿意,替大皇子在筹谋什么,白家的担子压在他身上,他也是无可奈何的。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公子坐在马车内,那靠着白色雪狐斗篷,脸色苍白的模样,小狗忽然有点从心里心疼他们家公子了。

  其实之前,涂新月和白亦然说大皇子并不是一个伯乐的时候,公子的心中也是有所触动的,却只有小狗知道,公子肩膀上的担子实在是太重了,并不是他能够自由选择为谁效忠的。

  白亦然闭上了眼睛,小狗说的这些她何尝不明白,可是他的的确确是没有选择,只希望大皇子经过这一次能够明白,这江山并不是他想要就能要的,他也得做出表率来,才能够让下面的臣民信服。

  不出小狗所料的事,在白亦然和他走了之后,大皇子的确是有些恼羞成怒,几乎在白亦然出门那一刻,大皇子就已经忍不住将桌上的纸墨笔砚全部都给挥到了地上。

  “本殿下这些年一直扶持百家,事事都为他们考虑,可是眼下,不过是让他帮我办一件事情都这样推三阻四的,既然如此,本殿下要这白家还有什么用?”

  大皇子满目阴沉,既然白亦然不给他出主意,他自然不可能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放弃,他已经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先把苏子杭给除去。

  不只是大皇子心中烦躁,就连他的正妃金言玉眼下也是火冒三丈。

  “这贱人原本以为出了这样的事情,他的恩仇算是到头了,可没想到她不过是跪在书房外面哭了一哭,殿下竟然又心软了。”

  “跪在书房外面后查的侍女来通报,说殿下已经答应了,要将那人的侄子给捞出来,只怕是此事,又要让他渔翁得利了。”

  边上的摸摸一边给金言玉捶腿,一边,悄悄的说道。

  她伺候正妃娘娘这么久,这么多年来金言玉,哪一次不是死死的被玉侧妃压在身下。

  原本以为这一次玉侧妃再也翻不了身了,可没有想到,不过是一个时辰的时间,对方竟然转眼又变成了枝头上面的凤凰,不仅是正妃,就连跪在下面的嬷嬷都觉得奇怪。

  “说起来那个贱人能有什么本事,不过就是站着在太子殿下的面前得了恩宠,所以格外的会撒娇罢了。”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