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皇子皱了皱眉头,眼睛微微眯着,狭长的双目,被睫毛挡住了,也不知道在心中盘算着什么。

  倒是坐在他怀中的玉侧妃已经忍不住掩嘴,目光有些嫌弃的开口道:“看来那苏家夫人也不是个安分的,他若不是听从了苏大人的话,所以背地里和三皇子往来,就是他和三皇子之间有什么不干不净的地方。”

  毕竟身为妇人,对自己的名誉是最为看重的。若是真的传出了什么风言风语,那便是万劫不复,被别人的唾沫淹死也是有可能的。

  可眼下那位苏家夫人竟然敢有恃无恐的和三皇子说了那么久的话,显然,如果不是对方的夫君知道的话,那便是,他们暗地里早就有什么龌龊。

  “听说那位苏家夫人已经怀孕了,难不成她腹中的孩子竟然是三皇子的不成?”玉侧妃真是越说越离谱。

  大皇子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自己怀中的玉侧妃,若有所思。

  倒是下面的下属连忙说道:“不管这个苏家夫人和三皇子到底是什么关系,总之他们苏家和三皇子牵扯不清是真的。眼下这苏子杭还为这三皇子,故意和大皇子作对,大皇子可不能轻易的放过对方。”

  “自然是不能轻易的放过对方。”大皇子眯了眯眼睛,眼中闪过一抹狠,之前他前去客栈,想要让苏子杭站在自己这边,可是苏子杭却拒绝了他。

  现在想来,只怕是苏子杭早就和三皇子达成了共识,反而将自己给耍的团团转。

  “苏子杭是新科状元,现在虽然官位不高,可是将来一定会大有作为,而且父皇对他也十分的赏识,若是此刻不将他给除掉,将来他只怕会成为三皇子的左膀右臂,到时候,想要除掉他,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说到这里,大皇子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看向自己的下属。

  “你去把白亦然给找来,我有话要对他说。”

  “这眼下已经夜深了,只怕是白亦然照就已经休息了。”

  “他是我的幕僚,理应为我办事,如果不是我救了他,他现在早就没有命活着了。”大皇子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气闷,只不过又想起来,白亦然素来聪明,是他身边最得力的人,他的语气又轻柔了许多:“若是白亦然真的睡着了,你就好言好语的把他给请过来,就说我有要事和他商量。”

  下属点了点头,一刻也不敢耽搁,连忙走了出去。

  玉侧妃今日来,一是想要在大皇子的面前哭一哭,二是想要顺事,留在大皇子的房间里面,毕竟她虽然得宠,可眼下腹中也没有个孩子,毕竟没有什么依靠,若是将来有了孩子那向来眼高手低的正妃,岂不是也要让到一边去。

  可是眼下,大皇子有话对白亦然说,想来自己也是不能留在书房里面了,所以玉侧妃连忙识趣的站了起来,对大皇子福了福身子。

  “既然殿下有要事要办,那妾身就先走了,殿下注意身体,妾身明日再来看殿下。”

  “你素来是个懂事的,你放心,你侄子的事情,本殿下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绝对会把他给救出来。”

  玉侧妃连忙跪在了地上,给大皇子深深的磕了一个响头。

  “妾身,在此多谢殿下了,妾身先行告退。”

  其实跟玉侧妃比起来侧妃里面也有许多十分貌美的,只不过玉侧妃下来有眼力劲,不会一味的抓着大皇子不放。

  这么聪明的女人在后宅之中素来是吃得开的,所以在这群女人中间,大皇子也最喜欢她。

  玉侧妃走了之后,下属很快就把白亦然都给请了过来,其实白亦然已经休息了,只不过,他对大皇子素来都是勤勤恳恳的,即便是大皇子最依仗的谋士,也从来都没有大皇子的面前甩过什么脸子?

  “不知道大皇子深夜叫我前来有什么事情?”

  虽然经过涂新月的调制,白亦然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体内的毒也清除得一干二净了,只是长年累月的累积下来,他的身体还是有些累咯,眼下踏夜而来,又受着寒风,吹打了许久,所以一进门就先咳嗽了起来。

  大皇子连忙迎了上来,一脸心疼的说道:“真是辛苦先生了,大半夜还让您过来。”

  “大皇子对我有救命之恩,无论你有什么事情,我自然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大皇子点了点头叹息道:“先生所料未嫁我,眼下的确是有一件难事。”

  “不知道大皇子说的是不是您的侧妃侄子一事?”白亦然料事如神,早在来大皇子服之前,他已经知道了此事。

  大皇子眼中适时的露出了一抹惊讶,随即点了点头:“先生真是料事如神,您说的不错,正是此事。”

  “不知道大皇子有什么考量呢?”虽然白亦然的心中已经有了主意,可是眼下他还是想要听听大皇子到底有什么想法。

  大皇子连忙说道:“虽然我这个侄子的确是罪该万死,可是,他到底年纪还小,也不至于那般严重,不知道先生能不能替我想想什么办法……”

  白亦然摇了摇头,忽然说道:“殿下可知道,皇上一向看重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此时此刻若是殿下偏私,您的亲戚,只怕是,皇上的心中会有所不满。”

  O^若年l网nR唯F一正'Z版@C,)O其他都%。是盗T版DG0I

  大皇子眉头一皱,此事他自然知道,所以他才会找白亦然来,想让对方想出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到时候既不让父皇厌弃自己,也不会让自己在三皇子面前吃了暗亏。

  “毕竟对方年纪小,想必也是可以网开一面的。本殿下今日只想问问先生,有没有什么办法。”

  白亦然摇了摇头,不是他没办法,而是他不想把办法告诉大皇子。

  对方已经草菅人命,且将此事闹到了御前,不管怎么做,大皇子,都不能维护对方眼下,他最应该做的就是,大义灭亲,如此才能在朝晨的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

  可眼下大皇子竟然如此糊涂,还想要保住他侄子的命,实在是让白亦然有些失望。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